《市里的大红人》
第2220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在前走着,就听后面黄之河怒气冲冲的质问黄之海:“二哥,你既然早发现那畜牲与他继母有染,你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
  黄之海也不说话,仿佛没听到似的。
  黄之河也真不怕丢脸,居然再次问了一遍。
  黄之海语气淡淡的道:“告诉你如何,不告诉你又如何?反正我们的黄家三少也不是长情之人,娶个老婆过不了几年也就踹了。”

  黄之河气愤愤的道:“我可没把依萍当成普通女人,我是真心爱她,要和她白头到老的。”
  黄之海道:“是吗?可你如今已经白头了,她陈依萍却是风华正茂。”
  黄之河被他这几句话噎得不行,却也没有辩驳反骂,哼哼唧唧的说道:“过会儿见到那个畜生,千万别被我知道,他真和依萍……否则我非得活活打死他不可!”
  黄之海冷笑道:“他害死了父亲,你百般为他说话;他不过是勾引了你新娶的明星老婆,你就要活活打死他,敢情在你眼中,父亲还不如你新娶的老婆。老三啊老三,你这个样子,也怪不得父亲最不喜欢你。”
  黄之河没再说话,不知道是没把二哥的话放在心上,还是在想别的什么事情。
  几百米路,很快便到。
  李睿带四人走进酒店,前台的服务员马上打招呼:“您好几位是一起的吗?”

  李睿道:“一起的,我们来拜访朋友,请问二零九房间怎么走?”
  那女服务员对他的话没有任何怀疑,摆手指向走边,道:“上楼梯,右拐,第二间就是。”
  李睿谢过她,带黄家四人寻去,找到楼梯,爬上二楼,很快站到了二零九房门口。
  李睿眼看黄之河气势汹汹就去敲门,急忙将他拽回两步。黄之河恼恨的回头看他,道:“你拽我做什么?”李睿小声道:“你就这么敲门,他知道是你们找过来了,不仅不会开门,反而还可能逃走,那时我们可怎么办?”

  黄之海点头道:“这样,我们躲在旁边,小睿你去敲门,等那个畜生把门打开后,我们再过去。”
  黄之山嗯了一声,转身走到楼梯口那里,贴墙而立,避开二零九门口的视线角度。黄之海与黄之河对视一眼,也跟了过去。
  黄惟宁看了李睿一眼,想说什么,又闭上嘴巴,转身走向父叔那里。
  李睿这才抬手叩门,门声响起后好一会儿,里面传来一个男子较为生硬的国语声:“是谁在外面敲门?”李睿道:“我是梁根梁大哥派来的,他让我过来找你,说有急事要向你报告。”那男子叫道:“梁根?他为什么不自己来?”李睿道:“情况有变,他无法脱身。”那男子没再问什么,打开门锁,将门打开一道缝隙,盯着门外的李睿打量半响,道:“你是梁根派来的?我没见过你啊。”李睿对他一笑,抬手招呼楼梯口的黄之山等人过来,对黄惟谦道:“你肯定见过他们吧?”

  黄惟谦不疑有诈,探头出来,顺他扬手方向看去,不看还好,一看是父亲与两位伯伯面带怒色的走来,面色遽变,失声叫出一句,缩头就想躲到屋里去。
  李睿猜到他的打算,抬腿就是一脚,正踹在门上。黄惟谦猝不及防,不仅没关上门,反而被门撞到脸上,疼得大叫一声,掩面倒退,却也把门户让了出来。
  黄之河第一个冲进门去,上前想要揪住儿子的衣领,却发现儿子根本没穿衣服,只在腰间围着条浴巾,只得放下左手,右手扬起,一个耳光狠狠抽在他脸上,口中大骂道:“你这个畜牲,我打死你!”说完又是两个耳光上去。
  黄惟谦本就心虚,被父亲打了三个耳光,更是惊慌失措,转身就往卧室里跑。黄之河拔步追上,后面黄之山几人也快步走了进去。李睿最后一个进屋,反手把门关了。
  几人走进卧室,都被面前的一幕吓到了,只见两个长发披肩、浓妆艳抹的风尘女子躺在床上,一丝不挂,正用被子掩住身体要害部位,面色惊惶紧张的望过来,旁边椅子上散落着二女的裙衣与包袋。比较扎眼的是,床下地上丢弃着两个扯开口的安全套包装袋。这二女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正是操持皮肉生意的小姐。
  李睿从未见过黄惟谦,也不知道他的品行,之前对他所知一切都是从别人嘴里听过来的,眼下见他招妓也是一下招俩,终于算是亲身体验到了他的放浪淫邪。
  黄惟宁忽然开口问那两个小姐:“他付钱了没有?”

  二女对视一眼,都有些不知所措,其中一个棕红头发、略有几分姿色的女子大着胆子道:“给了,来了就给了。”黄惟宁道:“好,现在你们可以走了,我们有家事要处理!”
  二女如蒙大赦,扔掉被子,下床站到那椅子前穿衣。二人从事的生意特殊,也就不惧人看,当着李睿等四个大男人的面就穿戴起来。
  李睿自然不会盯着她俩看,偏头转移了视线,不偏头不知道,一偏头才发现,黄惟宁正看着自己。二人对视一眼,黄惟宁低垂眼皮,转回了头去。
  等那两个风尘女子离去后,黄之河走到黄惟谦身前,恶狠狠的叫道:“你这个小畜生,我问你,你……”
  他话刚说到这,就被黄惟宁打断了:“三叔,你让他先穿好衣服。”
  黄之河哼了一声,道:“你先把衣服穿上!”
  黄惟谦惊恐万状,目光从几人脸上依次扫过,最后战战兢兢走到床边,将衣服穿好。这个过程中,黄惟宁低目垂眉,如同老尼入定一般,自然是避免看到他的丑态。

  黄惟谦穿上衬衣,还没来得及系好扣子,黄之河已经忍耐不住,上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喝问道:“畜生,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勾引了你的后母?”
  黄惟谦听得面色一变,下意识看向黄之海。
  黄之河通过他这个小动作,便猜到黄之海所说非虚,心下大怒,抬腿就是一脚,重重踹在他小肚子上,骂道:“你这个混蛋,连后母都不放过,真是禽兽不如,我怎会生出你这么个畜生来,今天我非得活活打死你不可……”
  黄惟谦借他这一脚之势,踉跄着倒退两步,抬手护在身前,哀求道:“爹地,你搞错了,不是我勾引后母,是她勾引我……”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黄之河当着众人的面,更觉脸上无光,心口一热,嗓子一甜,差点没被气得吐出一口老血,伸手去拿桌上的烟灰缸,就要砸向身前的亲儿子。

  这时黄之山发话了:“老三,住手!你不要忘了,我们是为了什么来的,当下大事要紧,你们家的龌龊事等大事解决了再说!”
  黄之海上前两步,将黄之河扯到身后,沉着脸问黄惟谦道:“我问你,你什么时候来的青阳?”
  黄惟谦刚才还以为,父亲与两位伯伯来找自己大动干戈,是自己和后母陈依萍的私情曝光了,心下暗松了口气,可现在一听,还有件大事,乱母之事比起这件大事,仿佛不值一提,只惊得三魂出窍、七魄离身,目光扫过最后面站着的李睿,想想他刚才骗开门时的话语,心下越发惊乱,想了想,不答反问,讷讷的道:“二伯,你……你们是怎样知道我在这里的?”
  日期:2017-03-11 18: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