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1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听了,连忙切了切她的脉搏,然后就呆愣住了。
  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大条——喜脉。
  他的医术不说当世无对,至少是顶尖,这么基本的脉象,不可能看错。
  也就是说,那一晚,他一炮就把夏晚秋点炸了。
  呵呵哒。
  他该自豪呢还是自豪呢——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我没想过要你负责。你跟倾城是我看着走过来的,我不会让你为难,大不了、大不了我明天就离开好了。”夏晚秋深呼吸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不想让自己表现得跟那些个她素来不齿的蠢女人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要不就是拿这件事情来胁迫陆羽什么的。

  那天晚上的事情,陆羽没有意思,她是清楚的,她跟陆羽都有责任。
  陆羽不该喝那么多酒,她也不该迷迷糊糊就在他的房间睡着了,但她觉得,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她自己,从一开始,她的反抗就不怎么坚决。
  甚至隐隐有些期待,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交给这个她欣赏的、倾慕的、也心疼着的小男人。
  如果一个女人最终的宿命就是把自己交给一个男人,那为什么不是他呢,为什么不可以是他呢。大不了,事后她谁也不告诉就好了。
  这就是当时夏晚秋的想法。
  很自私,也很不自私。
  人本身就是在矛盾中生存的。
  “晚秋,你怀孕了。”

  陆羽将她拥入怀中,“傻女人,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好傻,我妈都没你傻。”
  “那——那怎么办?”
  夏晚秋那个没来,起先只是怀疑,现在陆羽帮她确认了,现在彻底乱了分寸。
  陆羽表现得很镇定,继续说道:“我看过你的脉,你小时候应该受过一次很严重的风寒,导致你体质比较弱,所以你别动要去拿掉的想法,我不会让你冒这种生命危险。再说,即便你身体没问题,也不可能。我能感觉到这个小生命的律动,他既然出现了,哪怕是孽缘,小爷也认了。这是我陆长青的命,也是你夏晚秋的命。”
  陆羽曾以为,自己这辈子唯一的女人就会是自己的妻子——也就是苏倾城。

  自己孩子的母亲,当然也只会是自己的妻子。
  但一场酩酊大醉,一个荒唐夜晚,造成了一个弥天大错。
  命运没有给他改正的机会。
  夏晚秋怀孕了,那是他陆羽的种,老陆家的种。
  无论如何,他都得给这个傻女人一个交代。

  他可以确定,自己是爱苏倾城的,那夏晚秋呢?
  他能否认他对这个女人没有那么点猥琐的小心思么?
  不能。
  苏倾城陪他看了许多动人风景,夏晚秋也陪他看了许多同样精彩的风景。
  他初入江海,一无所有,被苏家上下歧视、看不起,是这个女人细心地给他铺路,教他为人处世的道理,怎么学着去做一个成功的男人。
  她比苏倾城成熟,比苏倾城稳重,比苏倾城看得长远。
  对他很好,从未有过的好。
  陆羽没有亲生姐姐,但他想,即便是亲生姐姐,也不定能做到夏晚秋这样。
  从一开始,他就是亏欠她的。
  现在还发生了这种事情,美人恩重,他这个狗犊子,该拿什么去报答?
  夏晚秋依偎在陆羽怀里,感觉从未有过的温暖,她喃声说道:“长青,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不起,那天晚上,我不该去迎合你的。可是——可是我真的喜欢你,从未有过的喜欢。”
  “小时候在家里面感觉不到亲情,后来嫁给了苏少商,一起过了十年,也丝毫不知道什么叫爱一个男人,认识你之后,我脑袋里就开始想着你了,无时无刻,你都在我脑海里调皮捣蛋,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拿你这孙猴子怎么办。本来都决定不回江海了,可不在你身边,我连觉都睡不好……那天晚上,看你那么难受,我、我又怎么能去拒绝你呢?”
  陆羽没有说话。
  他低下头,擒着夏晚秋娇艳的红唇就吻了上去,气息迷乱。
  夏晚秋很快动情,激烈的回应起来。
  屋内,一朵盆栽里的昙花正在悄悄绽放。
  屋外,月儿躲进了层叠的云朵里面。

  此时此刻,两人想法都是如出一辙。
  要下地狱,那就一起下好了。
  在陆羽忍不住要上下其手的时候,夏晚秋把陆羽推开了,“长青、不行——不能在这里。”
  夏晚秋脸颊绯红一片,眼眸媚态悄然晕开,慌乱整理着凌乱衣衫。
  胸口衬衣纽扣都被这家伙扯掉了一半,春光透过罅隙露了出来,她慌乱遮挡着。
  心里,一半是羞怯,一半是忐忑。
  夏晚秋毕竟不是少女,在这种当口,总是比小姑娘要更理智一些的,但也好不了多少,但她明白,即便她怀了陆羽的孩子,她跟陆羽之间,还是隔着一道天鉴。

  脑海中苏倾城三个字化作了一泼凉水,将她浇了个透心凉。
  那是一个很小就死了妈妈的姑娘,善良,大方,聪慧,一朵遗世的白莲花,要叫她一声夏姨,她又怎么可能去伤害她?
  跟自己比起来,显然苏倾城跟陆羽,经历的要更多一些,陆羽又怎么能够去伤害她?
  陆羽见她拒绝,也不强求,将她拥着,说道:“晚秋,倾城那里,等她回来,让她捅我两刀好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就不用再纠结了,身子差,又有失眠的老毛病,要再郁结在心,会出大毛病的。”
  “可是,可是你怎么跟倾城解释?”夏晚秋问。
  心里还是很忐忑不安,但在陆羽说出那句“交给我”之后,她那颗悬着的心就妥帖了不少。

  这就是她深爱的男人。
  至少他没有退缩,那她做得一切,就是值得的。
  “解释个屁,只说事实。”陆羽苦笑,“她肯定不理解,会记恨我,我也确实做错了事情。但发都已经发生,总不能咱俩儿这位奸-夫-淫-妇买个猪笼一起浸死在倾城面前吧。”
  “去你的,鬼才跟你是奸-夫-淫-妇。那丫头怎么舍得你死,但她会恨死我。”夏晚秋叹声道。

  “不可能,倾城不是那种女人,她肯定不会恨你,一大半,她会怪自己,一小半,会怪我。”陆羽叹了口气。
  苏倾城也是一个傻姑娘。
  跟夏晚秋一般无二的傻。
  叫他如何是好?
  看来这事儿他须得无耻一点才行。
  “好了,多想无益,时候也不早了,你有身孕,可不能熬夜,你要出什么毛病,我爷爷得从八宝山跳出来把我揍成小饼饼。夏娘娘,小的伺候您沐浴更衣就寝吧。”陆羽浅笑道。
  日期:2016-09-02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