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1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是一个年轻男人才有的桀骜和狂野,让她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让她知道了原来做一个女人,可以的那么的快活。
  冰箱里食材很多,陆羽做了一道拿手的绿豆排骨汤,炒了几样小菜,便招呼安洛和刘西瓜下来吃饭,一顿饭吃得还算其乐融融,刘西瓜估计是被安洛教训过了,也没有再说什么叫陆羽娶安洛姐姐做老婆的话,吃完饭安洛就要告辞,陆羽起身,说我送你吧。
  把安洛送到别墅门外,安洛问道:“陆哥,明天我还来不来给你补习英语?”
  “来啊,怎么不来。活到老学到老,我总不能一辈子做土包子吧。”陆羽浅笑道。
  “哦。”安洛点点头,“陆哥——”
  她欲言又止模样。
  “怎么了?”陆羽疑惑道。
  “没、没什么。”

  不知怎的,她脸颊微红,眼神也有些闪躲,“陆哥,你快回去吧。不用再送我了。”
  陆羽想了想,摆了摆手,别墅门口一个叫阿东的保镖走了过来。
  “少帅,有事情么?”
  陆羽把杰普车的钥匙扔给他:“送安洛小姐回去,送到了给我回个电话。”
  “好的。”阿东点点头。

  “陆哥,不用了吧?”安洛有些不好意思。
  陆羽笑道:“你一个女孩子,长得还这么漂亮,大晚上的,我不放心。对了,有时间请你吃顿饭吧,你帮我把西瓜照顾的那么好,我都还没谢谢你。”
  “唔,不用了吧,西瓜很可爱很懂事的,我很喜欢她。”安洛说道。
  “看得出来,她应该也比较喜欢你。”
  “陆哥,西瓜刚才说得话,真的不是我教她说得——”安洛突然说道,微微低下头,一抹嫣红爬到了耳根子,耳光下的小梅花鹿,怯弱楚楚,格外动人。
  陆羽捧腹大笑。
  “额,陆哥,你笑什么?”安洛羞了个大红脸。
  “没,没啥。那我回去了,记得明天早点来,安洛老师。”陆羽一本正经道。
  “陆哥,你又取笑我……”安洛脸颊更红了,在陆羽促狭目光下,小跑着走了,马尾辫在月光下一跳一跳,让陆羽蓦地想起了一个比安洛还几岁的小姑娘,不知道这个要去观世界走天涯的小姑娘,现在可好?
  回到别墅,夏晚秋在收拾碗筷,刘西瓜在看她最爱看的一档动画片,陆羽要去帮忙洗碗,夏晚秋把他推开了,说你一大老爷们儿做菜也就罢了,洗碗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吧,要不这要是传出去,你不怕你手底下那些个弟兄们笑死你呀?
  “笑个屁,我是个坚定地女权主义者,谁笑我削他!”陆羽眯起了眼睛,做出很凶悍的样子。
  “滚一边去,西瓜还在呢,动不动就削,别吓坏小孩子。”夏晚秋白了他一眼,继续洗碗,挽起了衣袖,露出了白皙的手臂。

  陆羽瞅了一眼,眼瞳一缩,顿时惊觉。
  不见了。
  夏晚秋手腕上的小红点——也就是守宫砂——不见了。
  那岂不是意味着……

  刘西瓜还在,陆羽心里就是泛起惊涛骇浪,也没有表现出来,过去陪小姑娘看了会儿动画片,小姑娘也就困倦,依偎着陆羽沉沉睡去,陆羽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到卧室,给她脱了鞋子,调好了空调温度,方才出了房门。
  到了书房,点了一支烟,微锁眉头。
  他不是不谙世事的小破孩,而是一个男人。
  小爷姓陆名长青,求得就是一个问心无愧。
  有些事情,不管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发生了,就要负起责任。
  问题是——他陆长青负的起这个责任么?
  心里无来由烦躁,把烟头狠狠掐灭在烟灰缸里,拿起一本诗集随意翻看起来,是仓央嘉措的一本诗集,不经意就读到了这样的字句。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心里更是莫名烦躁。

  狠狠把诗集砸在了书桌上。
  妈拉个巴子,一团乱麻。
  书房门被推开了,夏晚秋走了进来,在陆羽书桌旁边放了一杯茶,她知道陆羽习惯,看书时候,是要喝点茶才能沉静下心思的。
  见陆羽这个样子,她疑惑道:“长青,你怎么了,难得见你这么心浮气躁的样子。”
  陆羽起身,将书房门关上,直勾勾看着夏晚秋,夏晚秋嗔了他一眼,“喂,这么看着我干嘛?”
  “姐,你跟我说实话,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陆羽盯着她,语气严肃。
  夏晚秋心跳急剧加速,脸颊刷得一红,“什么那天晚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我说的是那天晚上。”陆羽正色道。
  “神经。”
  夏晚秋白了他一眼,“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去睡觉了。”
  转身欲走,然后夏晚秋呀地一声叫了出来。
  陆羽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拉到了自己怀中。

  她脑袋顿时一懵,结巴道:“你……你干嘛?”
  再怎么强大的女人,在一个强壮男人的这种压迫下,都很难淡定下来。
  “别动。”
  陆羽眯起了眼睛,开始脱她的衣服。
  “你——陆羽,你混账!”
  他扬起手就给他一巴掌,陆羽狠狠挨了一下,还是面无表情,冷声道:“别逼我点你的穴道。”
  夏晚秋被吓住了,然后外套就被陆羽脱了下来,心跳的很快,呼吸急促,脸颊更是滚烫的可怕。陆羽这狗犊子接着倒是没有继续脱她的衣服,而是解开了她袖子上的纽扣,往上撩了起来,露出了白皙粉嫩的手臂,太台灯下白生生晃眼。

  “陆长青,我是你姐,你不要太过分。要不我真生气了。”夏晚秋嗔骂道。
  一半是羞怯,一半是愤怒。
  这狗犊子,哪根弦搭错了。
  按理说,陆羽这狗犊子,有时候混账归混账,但骨子里其实骄傲自矜得很,一直都是对她敬重有加的,怎么做得出这么唐突自己的事情?
  夏晚秋倏地惊觉。
  难道——他发现了?
  想到这里,她反而舒了口气,不用自己瞒着那么辛苦了,只是心里更加纠结,愈发不知这事该如何面对。
  “不见了。”陆羽正色道。

  现在他可以确认了,那天晚上,不是自己的一场荒唐春-梦。而是确确实实地发生了关系。
  “什么不见了?”夏晚秋还是不太想承认。
  “守宫砂。”陆羽吐出三个字,“那天、那天晚上,我们是不是发生关系了?”
  他豁出去了。

  首先要确认这个事实。
  至于以后,那就再说吧。
  活人还能给一泡尿憋死了?
  “没有!”
  夏晚秋脸颊通红,很是坚决的摇头,“不见了就不见了,说不定——说不定是我自己一不小心……一不小心蹭破了,它就不见了!”
  “你当我傻?守宫砂是用处-子-元-阴凝结而成的,跟生理上的处-女-膜没有关系,只有男女交-媾、阴阳两济,才能消散。”陆羽沉声道。
  “那——那就是你姐我在外面找了男人,反正、反正跟你没关系。”夏晚秋说着,自己就哭了起来,两滴晶莹的泪珠儿顺着脸颊滑落。
  “别闹。”陆羽温柔的帮她擦拭眼泪。
  夏晚秋身边有没有男人他还不清楚?
  他就是唯一的那个男人。

  “好吧,我承认,那天晚上,我们是发生了关系。”夏晚秋叹了口气,咬了咬嘴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