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13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认。”
  “我按照规矩办了你,你服不服?”陆羽继续问。
  “服。”
  陆羽拔出百子切,“是我来还是你自己来?”
  不容置喙的语气。
  规矩立起来,那就必须遵守。
  要不现在是欺压百姓,以后就敢杀人放火。
  “我自己来。”
  赵二虎咬了咬牙,激发了骨子里的狠劲。
  陆羽把百子切递给他。
  赵二虎深吸了口气,噗,一刀捅在自己大腿上,下手极狠,对穿对缝。
  他疼得额头青筋一突一突,却是忍着没有叫出来,拔出刀,接着就是第二刀,捅在另一条腿,还是对穿对缝,
  脸色惨白,赵二虎死死咬着牙,还是把百子切拔出了出来。

  道上的规矩,三刀六洞,还差最后一刀,是要捅在肚子上的,是死是活,就看天命。
  “娘,孩儿不孝。”
  赵二虎没有犹豫,第三刀捅向自己肚子。
  这一刀没有捅下去,他的胳膊被陆羽拉住。

  “少、少帅……”
  赵二虎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
  “第三刀,就当你先欠着我。”陆羽叹声道,“赵二虎,这一刀我不让你捅,是看在你那六十多岁两鬓苍苍的老娘份儿上。不是我心狠,我现在不把你打住,以后你早晚都是吞枪子的命,明白?”
  “谢少帅。”赵二虎低下了头。
  陆羽掏出银针,几针下去,帮他止了血,摆摆手吩咐道:“把你们虎哥送医院吧,送江海最好的医院,别怕花钱,算在公司账上。”
  “谢少帅!”
  其余弟兄连忙七手八脚的,把赵二虎抬起来,送医院去了,还留下几人,听陆羽差遣。
  “把那胖子给我架过来。”陆羽吩咐。
  两人过去,把周宗昌带了过来,周宗昌直接就哭了,“少帅,我真不知道是您老人家啊,您就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吧——”
  “妈拉个巴子,小爷能放出你这么大坨屁?”
  陆羽哭笑不得。
  “放心吧,你不是道上的人,我不会拿道上的规矩来办你,你还不配。我就是跟你讲讲道理。”
  “少帅,您吩咐。”

  “周宗昌,晚秋酒吧的装修,我还是交给你,该付的钱,我一分不少的付给你,只有一点要求,你得把事儿给我办漂亮了。有没有意见?”陆羽淡声道。
  “没,绝对没意见。”周宗昌连忙说道。
  “那就行。”陆羽点点头,“滚吧。”
  周宗昌当真躺在地上,就要滚出去。

  “妈拉个巴子,老子没叫你真滚,别怕地板砖给我压坏了。”陆羽擦了擦冷汗。
  周宗昌连忙爬起来,屁股尿流,很快就消失不见。
  “你们几个,不是主犯也是帮凶,不过念在赵二虎算条汉子帮你们把事儿扛了,我就不深究了,回去都给我写一份五千字检讨,都得自己写,少一个字我都会很生气,明白?”陆羽看着剩下的几个混子。
  “是,少帅!”

  “少帅——读书少,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
  “是啊,少帅,真不会写——”
  “不会写就给我抄中学生守则。”陆羽没好气道。
  众人得令,不敢逗留,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姐,走吧,跟小爷回家,煲汤给你喝。”陆羽看着夏晚秋,笑容灿烂。
  夏晚秋点点头,眸子里流光溢彩,分外迷人。
  又见识了这个年轻男人凌厉果决的御下之道,那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会为之心折神往的一面。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这是只有权势才能带来一个男人的魅力。
  陆羽跟夏晚秋两人回到别墅,发现安洛也在,夏晚秋解释,说是她太忙了,没时间照顾刘西瓜,才叫她来帮忙的,对于安洛这个钟天地灵秀、梅花鹿一样的女孩子,夏晚秋还是极为喜欢的,估计是想起了十年前的自己了吧。
  “陆羽哥哥!”
  刘西瓜扑到了陆羽怀里,陆羽挠了挠她的脑袋。
  “陆羽哥哥,你以后娶安洛姐姐当老婆吧。”小姑娘突然说道。
  一句话让屋里面三个大人都红了脸。
  “刘西瓜,瞎说什么呢?”夏晚秋没好气道。
  “夏晚秋,安洛姐姐比你聪明,而且比你年轻。”刘西瓜很是严肃的说。

  陆羽擦了擦冷汗。
  万恶的童言无忌。
  “陆哥、夏姐——我带西瓜去做作业了。”安洛羞了个大红脸,臊得不行,也尴尬得不行,连忙拉着刘西瓜去书房做作业。
  就剩下陆羽跟夏晚秋两人,陆羽嘿嘿一笑,露出两排雪白牙齿。
  “都怪你!”
  夏晚秋气不过,狠狠给了陆羽一拳。
  陆羽捂住胸口,脸色发白,不是装得,而是真疼。
  先前那场伏击战,他挨了许多枪,虽然有防弹衣,但身上还有许多淤青的,好在筋骨强健,没有被子丨弹丨震断肋骨,但肯定还是很疼的,身上可都缠着绷带。
  “喂,你敢不敢演的再像一点?”夏晚秋白了他一眼。
  陆羽这狗犊子皮糙肉厚,有多抗揍夏晚秋是知道的,她一个女人,一拳能有多大力量,能把这家伙打成这样?
  “演你妹啊,我身上有伤。”陆羽没好气道。

  “受伤了?”
  夏晚秋皱着眉头,靠近陆羽,解开他的衬衣,捂住嘴巴,里面果然全缠着绷带,肯定伤得不轻。
  她有些心疼了,轻轻一碰,问道:“疼不疼?”
  “不疼——”
  陆羽眯起了眼睛。
  夏晚秋要看他的伤势,整个人基本上贴在他身上,软玉温香在怀,还可以从她胸口女士衬衣的罅隙中看到隐约浮现的几抹动人春色,那叫一个秀色可餐,完了,要流口水。
  他连忙深呼吸,鼻端传来的味道也是极为好闻,不是他熟悉的任何一种香水,淡雅幽澈,暗香浮动,格外勾人。

  夏晚秋察觉了,狠狠白了他一眼。
  “姐,你用的什么香水啊,真挺好闻。”陆羽正色道。
  他不喜欢太过馥郁的香水,像这种清淡的幽香,才比较符合他的品味。
  “我……我没用香水的习惯。过敏……”
  夏晚秋微红着脸解释。

  然后陆羽就懂了。
  居然是……体香。
  夏晚秋看他那猥琐的小样,气鼓鼓地说道:“看你这样子伤得也不重,害我还白担心你,你不是要去煲汤么,要不要我帮你?”
  “那倒是不用,我怕你把厨房给点了。”陆羽正色道。
  夏晚秋哦了一声,坐到沙发上看电视。
  她确实不会任何厨艺,也就不去瞎添乱。
  微微皱着眉头,她在想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昨天就该是她那个的日子,但是……没来。
  那天晚上,她确实是跟陆羽发生了关系。
  如果仅是这样——那晚陆羽并没有什么意识,她已经下定决心隐瞒这件事情,要不然,怎么面对他?更严重的是,以后怎么面对倾城?

  但是现在问题变得极为严重。
  那个……没有来。
  这意味着什么?
  前所未有的纠结,心乱如麻,去死的心都有了。
  想到这里,她恶狠狠地盯着在厨房忙活的陆羽。
  这家伙,怎么就那么准?才一次,她居然就中招了?
  想到那个荒唐凌乱的夜晚,她脸颊又是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