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72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前面说了,是历史遗留问题,”包飞扬说道,“之所以造成现在这个局面,问题主要出在价格双轨制上面。”
  价格双轨制是指华夏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过渡中的一种特殊的价格管理制度。
  在改革开放之前,华夏国实行的是计划经济体制。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物资分配体制以行政区划为界,以行政指令为手段,通过层层申请、层层分配,并在此基础上有组织有限制地订货,价格完全由国家有关部门控制,结果是企业被管死,产品“多年一贯制”,物资和资金周转缓慢,各种浪费严重。
  从1981年开始,国家允许在完成计划的前提下企业自销部分产品,其价格由市场决定。这样就产生了国家指令性计划的产品按国家规定价格统一调拨,企业自行销售的产品的价格根据市场所决定的双轨制。
  价格双轨制具有两重性,既有积极的作用,又有消极的作用。
  在积极作用的一方面,它是实现华夏价格模式转换的一种很好的过渡形式。它开辟了在紧张经济环境里进行生产资料价格改革的道路,推动了价格形成机制的转换,把市场机制逐步引入了国营大中型企业的生产与交换中,促进了主要工业生产资料生产的迅速发展。
  可是在另一方面,价格双轨制又有着很严重的消极作用。当经济过热,供求矛盾尖锐、计划价格与市场价格之间高低悬殊的时候,某些不法之徒,大搞权钱交易,钻双轨制价格的空子,时而将平价的商品转为市场出售,时而又将市场的商品变为平价商品,通过这种“平转议”或“议转平”,从中渔利,大发其财,成为暴发户。
  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市场经济的建立和不断完善,国家逐步取消了绝大部分商品价格计划价格,统一按照市场价格出售,双轨制也就自然消失了。
  “我记得国家正式取消钢材价格的双轨制,放开钢材价格,是在一九九三年。”包飞扬说到这里,扭脸问坐在前座的刘泽铠,“刘总,我的记忆没有错吧?”
  “没有错!”刘泽铠点头说道,“当时国家下发的通知中规定,以一九九三年三月份为时间节点,除了国家铁路专用刚才、军工专用钢材依旧实行国家指导价外,其他钢材价格一律取消国家指导价格,以市场调价格为准。”
  见刘泽铠证实了自己的说法,包飞扬才又继续说道:“根据我在江北省所了解的情况,从一九九三年四月一日起,江北省所有国有钢铁企业的钢材售价都没有了国家指导价这么一说,统一随行就市,按照市场价格出售。”
  “本来呢,我以为枫林市这边也是同样的情况,可是当我做过调查之后,吓了一跳,”包飞扬说道,“我查阅到的资料,甚至到一九九六年年底,枫林市所属的钢铁企业还都按照国家计划价格对外调拨钢材,这中间也包括枫钢集团。而一九九六年的时候,市场上的钢材售价已经高达三千二百元一吨了,而枫钢集团调拨出去的钢材,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数量却只能执行国家计划价格,一吨一千零五十六。这一来一回,每吨就存在两千多元的价格差别。枫钢集团一九九六年钢材产量为八十万吨,其中七十六万吨是以国家计划价格调拨出去,按照一吨损失两千元来计算,七十六万吨钢材损失就超过一亿五千万。从一九九三年到一九九六一共四年时间,枫钢集团仅仅因为国家计划价格调拨钢材损失就度过了六个亿。”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刘总再努力再勤奋,工人们再吃苦再耐劳,又怎么去弥补这六个亿的亏空?”包飞扬反问道。
  “飞扬同志,能够发现问题固然重要,但是社会主义事业更需要的是能够解决问题的干部!”或许是被包飞扬这一句反问给噎着了,舒青华开始给包飞扬挑刺了,“你说的这些情况,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问题不在于发现这些问题,问题是我们应该怎么样去解决这些问题?总不能因为是双轨制造成的历史遗留问题,我们就把解决问题的责任给一把推开吧?”
  “市长,我可没有说要把解决问题的责任一把推开,我这不是在回答您对我的考较嘛!”包飞扬说道。
  “好了好了,包飞扬同志,我向你承认错误行不行?我不该考较你!”舒青华苦笑起来,“行了,前面的问题到此为止,不管是谁的责任,枫钢集团已经陷入目前的经营困境当中去了。你就谈一谈,你打算如何解决枫钢集团目前的困境啊?”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把枫钢集团给卖掉。”包飞扬说道,“找一家愿意承担枫钢集团债务的企业,让他们在做出不对枫钢集团现有工人进行大规模裁员的基础上,把枫钢集团转让他们。这样枫钢集团的工人们既抱住了饭碗,也盘活了枫钢集团沉淀的巨额资产。”
  “飞扬同志,既然你下功夫对枫钢集团进行研究过,应该明白枫钢集团的光荣历史以及这个企业对枫林市的特殊意义。”舒青华说道,“北方省和枫林市有很多老干部都出身于枫钢集团,他们对这家企业的敢情很深。如果找一家国有企业来接盘枫钢集团,不改变枫钢集团的国有企业的性质,这些老干部们估计还没有什么意见。如果是找一家民营企业来接手枫钢集团的话,别的不说,我和之超书记的办公室,估计要被这些老干部们给拆掉。”

  “市长,您的意思是说,枫钢集团除了可以出售给国有企业之外,其他性质的企业,包括外资,一律不可能出售吗?”包飞扬问道。
  “只能选国有企业接手,而且还必须是行政级别比枫钢集团高、企业国模比枫钢集团大的国有企业。”舒青华点了点头,问包飞扬道,“你手里有没有这样的大型企业介绍过来?比如说江北省凤湖钢铁集团,他们有没有兴趣接盘枫钢集团?如果他们有兴趣的话,价格好商量,甚至银行方面还可以提供一部分收购贷款。”
  听舒青华这么说,包飞扬又哪里不知道,市委市政府早就考虑过出售枫钢集团的问题了,否则舒青华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撂出这么痛快的优惠条件。
  摇了摇头,包飞扬说道,“凤湖钢铁集团我不怎么熟悉。我对江北造船总公司都是非常出息,可惜他们的精力都在造船工业上面,对收购钢铁企业,应该没有什么兴趣。如果您同意海州船舶工业公司来收购的话,我倒是可以在中间牵牵线,不过海州船舶工业公司只是一个正处级企业……”
  “那就绝对不行!”舒青华一口打断包飞扬的话,“也许南方省份没有那么多讲究和忌讳,在北方省来说,小吃大是一个特别忌讳的事情,在那些老干部老领导那边阻力会非常大。一不小心,我和之超书记就会被他们当成败家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