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4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原来是这事,来人既喜且惊,喜的是对方不是揪着那件事不放。惊的是对方小题大做,分明还是公报私仇,分明是找茬报复。更让他惊的是,楚天齐当时在台上,竟然从三百多人的会场看到了自己不经意的动作,分明这是刻意盯着自己,分明是要收拾自己。
  稳了稳心神,来人急忙辩解:“局长,前天开会时,我的确是有那么一个动作,可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怎么敢公然挑衅《条例》,怎么敢藐视会场纪律呢?就是给我一百个胆了,我也不敢无视局领导呀。那天也是事出有因,我在聆听您的报告时,被您高瞻远瞩的见识所折服,为您高屋建瓴的见解所倾倒。
  我深深感受到了您的一颗拳拳爱民之心,为您的高风亮节所感动,不由得心情激动,忍不住热泪盈眶。当我发现自己已经感动的泪流满面时,便急忙找纸巾去擦,情急之下就做了不当的举动。本来散会后我就想找您表达心情,又担心打扰接风晚宴,更担心我情绪不稳,难以表达清楚。于是,我匆匆赶回所里,连夜写了这份书面报告,又经过昨天一昼夜润色,今天起早赶到了您这里。”说着,他从包里取出一沓打印纸,递了过来。见对方没接,就又放到了桌上。

  真是个人才,编瞎话的人才,楚天齐被这个家伙的思维震撼到了,他好气又好笑,“嗤笑”道:“听你的意思,那还赖我了?还昼夜润色,那就是说你连着一天两夜没有休息?”
  “局长,我怎么敢赖您呢?至于休息的事,说的稍微有点夸张,我还是睡了有两、三个小时觉。”说着,他再次把纸张向前推了一下,“这份报告我写的肯定还不到位,肯定没有完全表达出我的心情,请局长不吝赐教。”
  报告?你能写出什么东西,还不是大白天说鬼话?虽然不准备看“鬼话”,尤其不准备现在看,但楚天齐还是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当他看到纸上的第一行文字时,不由得一楞,抬头看向来人,沉声道:“你叫什么名字?在哪工作?”
  来人上前一步,恭声道:“局长,我叫陈文明,任秋胡镇派出所副所长。”
  是了,就是他了,果然不是好东西。原来这个用枪指着自己的家伙,竟然就是杨二成说的“陈土匪”。楚天齐不由得握紧拳头,眯起了眼睛。
  看到对方脸上冷厉的神色,陈文明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心中惊慌不已,他可是见识过对方一些手段的。忽然,他发现对方脸上的冷色渐渐散去,嘴角还浮现出一抹笑意。
  给陈文明留下一个“尾巴”,楚天齐让对方走了。并不是他不想收拾那小子,更不是找不到合适理由,但楚天齐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便暂且放了那小子一马。
  说实在的,当看到那张胖脸的时候,楚天齐就想给对方大脸印上一个大脚印,但他不能那么做,因为他现在是公丨安丨局长,是那个家伙的上级领导。如果真那样做了的话,自己不但有失*身份,也似乎是知法犯法。
  楚天齐当然明白那小子为什么而来,但他却故做糊涂,以备为一会儿讲说调查那小子留下借口——我是公事公办,不存在公报私仇。当然,他说出让孟克调查,也并不是真要拿警服的事把对方怎么样,其实也不能怎么样,他不过是要给对方脖子上勒个套而已。如果就以警服擦汗一事大做文章的话,难免会给人诟病,让人们品评局长找借口报三年前之仇。
  就在思考如何对付这小子的时候,这家伙却奉上了所谓的“工作汇报”,楚天齐才知道这小子就是陈文明。那天杨二成在讲说秋胡镇派出所时,提到了陈文明,并把陈文明称之为“陈土匪”,楚天齐就把“陈文明”三个字印在脑中,一直想了解一下这个人。只是近一段时间,办公室主任杨天明去**市两次,每次都好几天,楚天齐也就一直没有看到陈文明的资料。昨天在和周仝通话时,本来要问到这家伙的时候,周仝手机却没电了,楚天齐也就只得做罢。

  原来陈文明就是三年前诬陷自己的人,想必局里人慢慢也会知道,如果再找办公室专门看那小子资料,难免引起他人联想,对自己的名声反而不好。不如还是找周仝问一下情况,想到这里,楚天齐拿起手机,拨打了周仝的号码。手机响了两声,就被挂断了,楚天齐放下手机,停止继续拨号。
  不多时,手机响了,正是周仝的号码,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周仝的声音:“楚局长,有什么事吗?刚才孩子正在睡觉。”
  怪不得挂断电话呢,原来是怕吵醒孩子。楚天齐知道,周仝的孩子才一岁多,平时是放在公公家,由婆婆带着,周末才能接回家。于是说道:“没把孩子吵醒吧。”
  “没有,现在他爸爸正看着呢。”周仝回答,“我现在是到别的房间打电话”

  原来丈夫在家,怪不得称呼的那么正规。想到这里,楚天齐也用正规的语气道:“周科长,想和你了解一下陈文明这个人。”
  “咯咯。”周仝轻声的笑了,“我以为你老早就会问到,结果却拖到了现在,你还真沉的住气。今儿个怎么想起来了?”
  “今天陈文明找我了……”楚天齐大致说了刚才的事情。
  “那家伙还真是个人才,真是口吐莲花,怪不得都说他能把死人说活,原来脸皮那么厚呀。”感叹过后,周仝说起了陈文明的事,“陈文明以前是许源镇派出所所长,在发生敲你竹杠那件事后,他被记过一次,免去所长职务,调到秋胡镇派出所做普通警员。当时的处理决定,拖了很长时间,还是在市局督催下,才最终落实了。

  我对陈文明了解不多,但他以前总和我套近乎,话里话外想见我叔叔。我只是礼貌的回绝了他,他后来也就没再找我提这个事。当时秋胡镇派出所高所长刚死了,所里只有教导员、户籍警和他。前年冬天,教导员也被调走,所里就剩下他和户籍警。没过几天,他被任命为副所长,同时又补充了一名协警,局里没有再派去所长和教导员。对于这种安排,当时局领导美其名曰让他‘继续接受教训’,为当年的错误做法承担后果。”

  “这不是大权在握吗?怎么成继续接受教训了?”楚天齐很疑惑,“我不太理解。”
  “好多人都不理解,但局领导振振有词,说什么‘让他干两人的活,挣一份的钱;让他享受副所待遇,承担所长和教导员的责任’。至于是哪个领导说的,谁也不清楚。有人说专门有一个这样的文件,上面还有局长签字,但是我从来就没见过。从那时开始,反正秋胡镇派出所就一直是这么个安排。”周仝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道,“我和陈文明接触不多,他在我面前也没有乱说话,就是能奉承人。不过好多人都说,别看陈文明只是个副所长,但却是个大能人。”

  是啊?真是个大能人,就冲那副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就冲脸皮那么厚,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楚天齐很认可“大能人”这个评价,只是觉得这个词太褒义了,应该换一个贬义词形容才更贴切。
  日期:2017-03-10 18: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