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01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瞬间,张文定就感觉自己进入了两难的境地。
  推荐人选吧?一时之间定不了合适的。不推荐吧?这就是对市委太不尊重了。
  但是,再怎么为难,张文定也没有时间过多的考虑了,只能张嘴应道:“推荐的人选,县里有几位同志还是不错的,到时候等把林业厅的同志们送走,我们县委就正式向市委推荐,请书记和市委定夺。”
  没办法,张文定实在是怕到手的肥肉被搞丢,只能再一次把林业厅这个挡箭牌扯出来,让佟冷海投鼠忌器。
  “嗯。林业工作,你们多重视。”佟冷海冷着脸点了点头,都不想再多说什么了,这个张文定,实在是太可恨,三句不离林业厅,没点眼色。
  张文定可不管佟冷海心里怎么想,他只要得到佟冷海对这事儿的认可,心中大石头落地,也再不贪多,很光棍地表态:“请书记放心,县里的同志们,都是很大局感的,我这就回去,随时跟进!”
  从市委出来,张文定想了想,还是又去了一趟市政府。

  不管怎么说,先前曹子华给他打了电话,而他现在来了市里,总要去一趟市政府汇报工作的——他的职务还是县长呢。
  在曹子华那里,张文定没再要到什么额外的好处,然后便打道回府了。
  一回到县里,张文定就把县公丨安丨局长吴山为叫了过来,淡淡然道:“山为同志,公丨安丨工作的重要性,想必你是清楚的。你到县里来也有一段时间了,对县里的情况也相当了解了,我呢,有这么一个想法。”
  说到这儿,张文定就停了下来。
  吴山为就看着张文定,一脸严肃地说道:“有什么工作,请您指示。县局坚决听从您的指挥!”
  对吴山为这个表态,张文定还是很满意的,便摆摆手:“是这样,县政府班子还有待充实,我呢,觉得这对你也是个机会,只是,上次发生的事情,这个影响……”
  上次那个事情,指的自然就是武云差点死掉的事情了。
  对于那事儿,吴山为除了自认倒霉,也没别的办法了。他也觉得冤,可是这冤却没处去说,县里发现了这种事情,他这个公丨安丨局长,难辞其咎。
  若不是张文定保了他,他早就被调整工作了,绝对会成为燃翼建县以来任期最短的公丨安丨局长,没有之一。
  现在,张文定提到这个事情了,吴山为心里那份郁闷就别提了,只能很诚恳地道歉并且表忠心:“上次的事情之后,县局认真总结,对全县进行了摸底排查,严抓枪支收缴工作……有了县长的支持,县局有信心、有能力保证广大干部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张文定点点头:“县里可以向市委推荐你,但你们公丨安丨系统内部的影响,还要你自己想办法消除。县人大……你身为公丨安丨局长,也要多跟人大代表们交流交流,听听他们的意见。”
  吴山为大喜,这事儿说白了就只是张文定一句话的事儿,市委根本就不会反对的。至于说公丨安丨系统内部,更不可能反对了,上次那个事情的影响,系统内部保护都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坏事?
  吴山为知道,这是张文定送给他的大人情,他得领。
  他也知道,自己在燃翼,以后就只能听张文定的话了。
  毕竟是张文定保了他的位置,现在又推荐他兼职副县长,如果他敢不以张文定为尊,那肯定会被全县的领导干部认为他人品有问题,而市委和省厅,也会对他敬而远之——谁也不愿意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啊!
  至于说县人大,这个他倒是不怎么担心了,市委定下来的调子,县人大的人吃饱了撑的唱反调?当然了,他也会去人大那边走动一下——花花轿子人抬人嘛。
  想着自己到了燃翼之后的点点滴滴,吴山为对张文定真是万分感谢了,心中也明白,自己再无退路,好在干丨警丨察的,还是很有几分果断的性子,知道自己现在除了紧跟张文定之外,再没别的选择了,便很干脆地说道:“谢谢老板!你看我的行动吧!”

  这一声老板叫出口,标致着从此以后,县公丨安丨局就任由张文定指挥了。
  当然了,张文定也不会因为这样,就真的完全相信了吴山为,他还要把钱海重用起来,让吴山为感到一些压力才行。
  “林业厅的同志们,你们要保护好,但也不能给他们的工作造成困扰。”张文定点点头,淡淡然道,“如果他们没遇到危险,叫同志们就不要露面了,只有遇到危险的时候,同志们就要展现人民丨警丨察的雄风!”
  吴山为也听明白了,张文定这是要他让林业厅的人遇到些危险呢。
  这一瞬间,吴山为的内心是沉重的——这种事儿不好做啊!
  然而,不好做也得做,自己刚刚才叫张文定老板,这转瞬间,就不听老板的吩咐了吗?
  唉,看来,免不了要交个投名状啊!
  吴山为能够在公丨安丨系统中混到现在的位置,自然明白很多时候,有些事情该做那就要做,只不过掌握好分寸就行了。
  所以,他没有犹豫什么,便点点头,道:“老板您放心,他们有危险的时候,县局的同志们一定会挺身而出的。”
  这个话,算是很露骨了。
  其实,吴山为只要说一句“我明白了”这样的话就行,但他今天毕竟是正式投靠了张文定,生怕自己说得太隐晦了万一张文定没听出来呢?
  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是,只要有个万一,那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他干脆把话说得露骨一些,尽管会显得自己说话没什么水平,可能够让张文定听明白其中的意思,那就值得了。

  再说了,干丨警丨察的,话说得糙一点,也正常,血性汉子嘛,没那么多弯弯绕,只要活儿干得不糙就行了。
  吴山为走了之后,张文定又开始考虑起来,还有谁最适合充实到县领导班子里来。
  不过,很显然这不是一两天之内就能够决定下来的。
  晚上,余世文跑到了张文定家里,二人小喝了两口,谈了一个多小时——没办法,张文定虽然胆子大,但余世文还是有些后怕。
  毕业是林业厅啊,那是个正厅级的单位啊,而且,林业厅的款子还是有一些的,余世文怕以后燃翼从林业厅再也要不下来款子了。
  对于燃翼这种穷县来讲,每年林业厅的那点款子,都算是相当大手笔了。
  张文定自然是要安慰一下他,同时也要给他信心,让他强硬一些,副手如果拉稀了,那他硬扛林业厅的时候,底气都会弱一些——班子成员都没统一思想,这一把手当得也太失败了吧?

  第二天一上班,副县长吕万勋就到了张文定的办公室:“班长,又要到用电高峰期了,县电力局这个限电计划很不靠谱啊!”
  吕万勋由于刘浩的关系,现在跟张文定走得很近,自从张文定主持县委全面工作之后,他就不叫张文定县长了,而是叫班长。
  这个称呼,比较笼统一点,有那么点书记的意思,但又不犯忌讳,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马屁吧。
  张文定对这个班长的称呼坦然受之,可是对于他说的内容,也是一阵头大。
  日期:2017-03-10 06: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