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4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当时真怕你喝多了,可又不能明着拦你,我试着给你眼神,可又觉得不妥,只得做罢。万幸你没事,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喝了,喝多伤身。”说着,周仝忽然疑惑道,“我还是有些犯糊涂,你喝有不到一斤的时候,我就见你脸颊发红,眼皮也好像有点发沉。怎么后来越喝越精神了,不是你有什么特异功能,或是神功护体吧,要不就是有什么可以快速解酒的灵丹妙药?”
  “你的想像力也太丰富了,我要有特异功能的话,还用成天上班呀?我早去发大财了。对于今天的超常发挥我也很惊讶,这可是第一次。至于你看到我脸红,眼皮发沉,那不过是为了迷惑他们而已。要不怎能揭穿他们的阴谋,又怎么能让那两人‘现场表演’呢?你可能还不太了解老同学的性格,我这人越是面临压力的时候,潜能就越会被激发,压力越大,我的潜能反弹力就越大。今天不过是有二、三十人围攻的车轮战,要是有二、三百人的话,没准我能喝十斤也说不定。”楚天齐神侃着。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周仝“嘁”了一声,调侃道:“不过你这次肯定酒名远扬、蜚声许源县了,市里应该也知道许源县公丨安丨局有个‘楚三斤’,说不准省里都知道有这么一个‘酒局长’呢。没准到时省里还会给你发一个‘酒精考验’奖牌,号召全省领导干部向你学习呢。八成酒厂也会请你做明星代言,迅速把他们产品推向全国、走向全世界,让这款白酒屹立在世界酒林的。”
  “你就损我吧,不就想说臭名远扬吗?”楚天齐倒很有自知之明,然后话题一转,“老同学,现在能告诉我一些人的关系背景了吧?”
  “好吧,你问谁,我知无不言,但这仅是一家之言。”周仝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楚天齐道:“先说说班子成员吧,说说他们的上下关系承接。”

  “可以,不过我只说他们隶属的派系,至于他们的为人处事我不做评价,也看的未必准,还请你自己慢慢观察吧。”声明完毕,周仝说起了主要内容,“政委赵伯祥和政法委萧书记走的较近,常亮和赵伯祥是一系。曲刚应该是属于……”
  曲刚迷迷瞪瞪睁开眼,看着眼前场景就是一楞,对着妻子大声道:“我……怎么啦?”
  “还有脸说,你自己看看怎么啦。”妻子怒声道。
  看到妻子的“凶相”,曲刚选择了闭嘴,再次看看床头衣架上的输液瓶和手上的输液针管,努力回忆着,然后道:“哦,我喝醉了?谁把我送回来的?”
  妻子没好气的说:“在单位众干警面前醉成那样,丢不丢脸?你真是越来越……”
  通过妻子叙述,曲刚知道了一些事情。原来自己喝醉后,张天彪和柯晓明、胡成送自己回了家,见自己醉的厉害,便要去医院。妻子见过自己醉酒的样子,知道没有大碍,同时又担心给自己丢人,才采取了折中之策——让医生到家里输液。

  自觉理亏,曲刚陪笑道:“你考虑的就是周全。天彪他们去哪了,说什么没有?”
  “我让他们走了,估计他也去输液了。他没说什……对了,他说这是局长给的。”说着,妻子从床头柜拿起一卷钱,“正好一千。”
  “局长给的?一千?”曲刚自言自语着,然后用手一拍脑袋,“丢人哪,丢人。”他想起了一些片段,隐约记起楚天齐塞给自己钱,也记起了当时自己说的一些混帐话,忍不住自责起来。同时他还觉得窝心,本来花了五千多,本来还想着到时报销。这可倒好,人家楚天齐只出一千块钱,反倒让众人记了“局长请客”这个情。其余的四千多都得自己倒贴,而自己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因为这个数是自己亲口说的,也怪不得别人。

  指着手中的钱,妻子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喝酒奖励?还是慰问金?这你可有理了。会不会有记者专门采访你,让你声名远播啊?”
  “采访个屁?”曲刚咬牙道,“还声名远播呢,是臭名远扬。”他心中暗暗发恨:小子,咱俩没完。
  “算你有自知之明。”甩下一句话,妻子拿着钱,出了卧室。
  结束通话,把手机放到床上,楚天齐擦干双脚,倒掉洗脚水。然后脱掉衣服,躺在了床上。

  刚才和周仝通话,至少有一个小时,手机都热了,而洗脚水却由滚烫变得拔凉。
  在刚才的问答中,周仝较详细的说了局里这些人的关系、靠山,也回答了部分县领导的关系脉络。当然她说的主要还是县局领导班子成员,还有局直机关这些科室、队的负责人,那些派出所的人她只知道一部分。
  在周仝讲说内容当中,局里这些人互相之间的关系,和楚天齐平时观察的差不多。但这些人背后县领导是谁他还是刚知道,至于县委、县政府领导间的关系他更是第一次听说。
  在周仝的讲说中,隶属曲刚的人很多,光是科、室、队所的负责人就占全局股、科级干部的四成。今天喝酒活跃,屡屡以各种理由让楚天齐多喝酒的人,基本都是属于曲刚。
  在周仝讲说的这些人中,杨天明的隶属关系不明朗,但可以肯定的是,和赵伯祥不是一伙。周仝直言看不懂杨天明,说这个人平时和谁好像都不远不近,但却历经三任局长不倒,稳稳做着指挥中心主任、办公室主任,到楚天齐这里是第四任。对于杨天明这个人,楚天齐对其第一印象还可以,但却也看不透这个人。
  还有一个谜团,是周仝帮着解开的。当时在酒桌上的时候,经侦队长江胜男只礼节性向自己敬了一小杯酒,没有再另外多敬一杯,更是没有敬其他领导。楚天齐当时觉得奇怪,认为江胜男的做法多少有些欠妥。经周仝一说,他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奥秒,原来江胜男是现任县委书记的亲外甥女,有这么一个舅舅,江胜男自是没必要拍这些副科、正科的马屁了。
  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情,想着周仝刚才说的这些话,楚天齐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今天在酒场上,楚天齐以一已之力,抵御了二、三十人的喝酒围攻,还成功把对方两名主官当场打败,结果比较理想,按说是应该值得庆幸的事。但想到整个过程,想到背后的原因,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楚天齐知道,今天在拼酒战斗中,曲刚可以说是大败,自己也可以说是精彩完胜,但却反映了一个现实问题——曲刚势力强大,而自己几乎就是一个光杆司令。喝一顿酒不过只是一个小战役,而在县局拥有强大人脉才是战略问题,无论做什么事都要靠人去完成,而人脉积累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