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21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根苦着脸思忖片刻,道:“好吧,我说,我说,不过在说之前,我想先问问你们,你们是如何怀疑到我头上来的?”李睿问道:“你是想问,我是怎么发现我大哥是被人害死的吧?”梁根连连点头,道:“对,就是这话。”
  李睿也不瞒他,将最早谢杜仲怀疑黄兴华死因的随口之语讲了,又说出自己怀疑的三点。
  梁根听说是自己偶然间的一次无良眼神引起了他的注意与怀疑,懊恼不已,叫道:“你也太敏感了吧!”
  李睿道:“我没有那么敏感,只是觉得你不像你表面表现出来的那样忠诚温厚,当时并未怀疑你是凶手。直到我请市公丨安丨局一位法医朋友,帮我检测了我大哥遗体血液,才知道他果然是被害死的,我又与那位朋友一起推理,与黄大小姐求证,这才慢慢追查到了你这里。”
  梁根既怨愤又无奈,恨恨地道:“谁都不知道老家伙死得异常,偏你多事,要不是你多事,他过几天就被火化了,谁又知道他的真正死因?!可恶,实在可恶!”骂完又悲伤无比,痛苦哀嚎道:“我的两千万啊,两千万!美金!美金呀!”
  李睿心头一跳,两千万美金,折合成人民币就是一点五个亿,好家伙,是谁这么大的手笔,用近两亿人民币雇佣他这个杀手?冷冷地说道:“行了,赶紧老实交代,我耐心可是不多。”
  梁根目光怨毒的看着他,口角哆嗦不停,竟然还被他气得够呛,过了好一阵,才开始讲述谋杀内幕。
  “等下……”
  梁根刚开始讲,李睿就叫停了他。梁根非常奇怪的看向他。
  李睿掏出手机,打开相机程序,设定为拍摄模式,将摄像头对准梁根,道:“行了,说吧。”说完按下了开始按键。梁根气愤的叫道:“你在干什么?你拍摄我?你想做什么?”李睿道:“不想做什么,只是留个证据,免得你事后反口。”梁根瞪眼叫道:“我怎么会那么做?你不要拍了,我老实交代还不可以吗?”李睿道:“少废话,赶紧说,要不然开水可就浇上去了。”
  梁根闻言,下意识看了看旁边虎视眈眈的徐达,口唇抿了抿,一脸委屈的继续交代。

  黄兴华有三子,老大黄之山,老二黄之海,老三黄之河,这三人每人各有若干子女。三兄弟中,黄之山性情宽厚,有大哥风范;黄之海精明睿智,有经商天赋。黄兴华最看重这两个儿子,对他俩也是最好。老三黄之河则因从小娇生惯养,性格暴烈跋扈、青年时期干过几件大错事,而一直不被黄兴华所喜,尽管也在家族集团中作为内部董事,被分得一些股份,却仍是三兄弟中最差劲的那个,甚至还不如第三代几个侄儿。

  黄之河也自知德行有亏,对于所得到的待遇没有任何怨言,但他没有怨言,不代表他的儿子没有怨言。他膝下只有一子,名叫黄惟谦。黄惟谦出生时黄之河年纪尚轻,仗着父祖宠爱,整天作恶,有一次醉酒后,竟然跑去堂弟家里,趁他不在,把他的老婆也就是弟妹强行凌辱了,而类似这样的恶事,黄之河在之后的十来年里干了很多。黄惟谦跟在这样一个父亲身边,耳濡目染,自然也就变成了除去好事不干什么都干的花花公子。

  这样过了几十年,黄惟谦慢慢从一个只知花天酒地走马章台的少年公子,变成了阴沉冷鸷、心有财狼的中年大叔,他的父亲黄之河也已是六旬老人,祖父黄兴华更是垂垂老矣。黄惟谦日常生活所关注的重点,也渐渐从美酒佳人转到了祖父黄兴华的庞大财产上面。黄惟谦清晰的认识到,祖父的财富会全部留给三个儿子,而三个儿子中,自己的老爸黄之河最不受老人家所喜,估计能分到的财产也是最少的那个,如果他分到的已经是最少,那当他死时能留给自己的也就不会有多少。

  换句话说,想让自己从父亲那里得到更多的遗产,就要先让父亲从祖父那里得到更多的遗产。黄惟谦明确这一点后,苦思数月,终于想出一个自认为是天衣无缝的计划,并且开始实施。他首先做的,是买通祖父黄兴华的身边人,最开始收买的是管家戚凤池,但戚凤池对他的示好从不接受,甚至连出去吃顿饭都不答应。黄惟谦意识到这个管家不是可以收买的,便转而对梁根下手。
  他本以为梁根也像戚凤池那样对祖父无比忠诚,并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哪知道稍一试探,梁根就有闻弦歌而知雅意的表示。接下来,黄惟谦使用酒色财,很快就将梁根那颗贪婪的心收买了,梁根也从此成为黄惟谦安插在黄兴华身边的一个间谍。黄惟谦给梁根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盯在祖父身边,一旦老头出现身体不行的症昭,就马上告知他。
  梁根也很听话,始终跟在黄兴华身边,时刻等待他身体出现问题的那一刻。这次黄兴华来华,先是生了场重病,又被检查出肺癌,梁根先后悄悄知会给了黄惟谦。黄惟谦知道以后,也没什么动作。后来,梁根又把黄兴华打算一直在青阳接受治疗直到去世的决定,告诉了黄惟谦。可黄惟谦还是没什么动作与指示,但就在前天晚上,他突然约梁根见面,并下达了最新任务,梁根这才知道他已经无声无息的赶到了青阳坐镇。

  黄惟谦先交给梁根一份伪造的遗书,让他找机会替换掉黄兴华自留的那一份。梁根告诉他这样干不行,因为遗书一式三份,黄兴华自留一份,律师顾问费英贤那一份,费英贤所在的律师事务所还要留一份存根,只换掉黄兴华手中那份的话,到时与费英贤手中的遗书对不上,也就没有任何用处。黄惟谦却告诉他不用管这事,只消将黄兴华手中那份替换了即可。梁根只能答应,却也由此揣摩出来,费英贤也已经被他收买。

  这个任务吩咐下去以后,黄惟谦又交给梁根一小瓶无色的液体,让他在顺利替换遗书之后,找机会在黄兴华临睡前,将液体倒入黄兴华的水杯中。梁根尽管背叛了黄兴华,却也不想谋害主人,当时质问黄惟谦这液体是否是毒药。黄惟谦告诉他不是,说只是一种限制心肺呼吸功能的药物,黄兴华若是服下后,不会立即死去,而会在睡梦中慢慢丧失呼吸功能,自己死去,不会有任何异状,等他死后,只说他因肺癌晚期导致的呼吸衰竭而死,别人肯定不会怀疑,再有家庭医生的确认,就更加不会有问题了。

  即便如此,梁根还是犹豫着不肯答应。黄惟谦这时祭出了杀手锏,许诺他若将此事办成,事后给他两千万美金作为酬劳。梁根被巨额财富所诱惑,内心的良知敌不过贪婪,最终答应下来。事实上,梁根回去以后就动手了,他趁黄兴华接受艾灸治疗后去洗手间洗浴,管家戚凤池贴身服侍的短暂空当,在黄兴华的卧室里翻出遗书,将自己带过去的那份伪造的与之替换掉。
  要说起来,黄兴华有些大意了,自以为身边人都是可以信赖之人,便没有产生戒备提防心理,再加上旅居故乡,也不方便将遗书妥善保管,便只把遗书随便放在了衣柜里,这才被梁根轻易翻到替换,也最终导致了悲惨的结局。假如他能把遗书保管到银行里去,便不会这么快被人害死。
  日期:2017-03-10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