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8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韬继续说着,“从这一点来看,空中突击部队中的步兵分队,就得按照特种兵的标准来训练,甚至要更高。毕竟我军中的特种部队,不全都是可以适应所有地形作战的。”
  杨杜桥认同地缓缓点头,说道,“这么说,你脑子里是有一个明晰的思路的。”
  “首长,我保证不会让猎户小队的训练方向产生偏差。”陈韬凝重地说道,“并且,一个月前,军区已经确定,猎户小队将会作为全军区的特种部队和侦察部队的磨刀石。基于此,以更高的标准对猎户小队进行训练,也是非常有必要的。退一步说,刚刚谈过的,猎户小队是第一批带有试验性质的兵员,哪怕他们出来之后不是最合适的空中突击步兵,那也能够为我们探索出一条合适的训练路子来。从这一点来看,其实不管如何,猎户小队都是具备了存在的价值。”

  “这话说得好。”余小强点头,竖起大拇指,说道,“这第一批人员,本来就是一个摸索的阶段,不怕高于标准,就怕达不到标准。军区首长提出把猎户小队建设成全军区特种部队侦察部队的磨刀石,特别的蓝军部队,是高瞻远瞩的,是考虑到陈参谋提到的可能性的。”
  谷刚强笑着看了看余小强,说道,“的确如此。但是有一个现实的问题是要引起重视的——经费的问题。”
  顿了顿,留给别人一点反应时间,谷刚强看向陈韬,笑着,“陈参谋,光是猎户小队,一个月的开支就相当于一个步兵营的开支,还没算上看不见的资源。我在想,如果没有一个上限,集团军压力很大啊!”
  陈韬笑着,一时半会不知道怎么回答。猎户星小队的经费开支是记在特大头上的,实际上就是用特大的钱。特大是集团军的直属部队,谷刚强吐苦水,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事实上,特大的王政委不止一次向谷刚强诉苦——特大那点家底儿都快见底了!
  这是一个不能不考虑的问题,军区的首长可以站在高度上看问题,他作为分管特大的参谋长,却是不能不接地气地考虑柴米油盐的问题。
  不要忘了,当初把这个改革试点放在集团军里的时候,集团军可是向军区表态了的——集训队的经费集团军自行负责。
  这都搞到集团军参谋长亲自叫苦了,可想而知猎户小队花钱的厉害。

  花钱这些,大头兵们当然是没有什么概念,反正他们的工资不会有变化,顶多就多个岗位补贴啊伙食补助啊,没几个钱。但是陈韬是清楚的,猎户小队消耗的、使用的等等东西,都是远超其他普通单位的,关键还在于,猎户小队消耗的频繁超高!
  谷刚强这话,陈韬是真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因为完全超出了他可以发表意见的范畴。
  实际上,谷刚强在这里说出来,目的不是给陈韬听,而是杨杜桥。变着法向军区首长诉苦要钱。
  自然,杨杜桥不可能听不出来,当然,他也是心里有数的。
  他说,“改革的路子刚刚开始走,最初的阶段付出的代价大一些,正常的嘛。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小队,开销等于一个连队,这种标准,也不是没有过先例。有困难,就克服困难,没有困难,就快马加鞭。”
  杨杜桥不可能当场明确表态,一来他只是副参谋长,这副的和正的,差距可是很厉害的,二来,相当于多养一个连队而已,集团军就叫苦了,这肯定是不可能的。
  谷刚强真正的意思,按照杨杜桥的猜测,还是担心猎户小队的风头太强劲,把特大的光彩掩盖了去。
  要知道,特大是本集团军的最响亮的招牌。
  听到杨杜桥这么说,谷刚强呵呵笑着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这个话题就过去了。接下来聊的就是猎户小队每一名成员的表现了,这一部分,好像才是最让大家关心的,起码余小强的发言就比刚才的积极。
  三次实战任务刚刚过去,再加上猎户小队来西北之前执行的几次任务,这支小队堪称久经沙场了。

  别的不说,这么短的时间里,单单是怎样来评功就是一个非常头疼的问题!
  其他人还好,李牧这个非典型,绝对是很令领导伤脑筋的,这一次,考察小组也带着这样一个目的过来,深入了解一下具体情况,然后回去之后,三级机关是要开会讨论的!
  看了看时间,陈韬说,“首长,马上到饭点了,是不是先用餐,下午再汇报李牧的情况?”
  杨杜桥点了点头,说,“按照连队一日生活制度来,不要搞什么特殊。”
  “明白,那我安排下午两点半。”陈韬说着,便站起来,“首长,先用餐吧。”
  陈韬就陪着几位领导走出去,一边走一边笑着交谈着朝饭堂走去。余小强和陈韬走在一起,余小强低声说,“陈参谋,李牧的一等功是没跑了,下午的会议,主要讨论的是荣誉称号的问题。李牧在大西北的反恐作战中的表现,完全能够担得起荣誉称号。但目前军区还在考虑当中。”
  “余旅长,请你放心,李牧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兵。”陈韬一句话就表态了。
  下午两点三十分,会议准时在小会议室里举行,参加会议的人员和上午的一样。当然,武警机动师的领导是没有必要出在这里的,毕竟系统不同。
  “李牧的情况,有两个比较复杂的地方。第一,执行任务的频率很高,尚且没有这种先例。而且每一次任务都有立功表现。”谷刚强开口说道,看向余小强,说,“余旅长,李牧还在第三旅的时候,获得了一个二等功一个三等功。”
  随即看向陈韬,“参加了集训之后,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之内,按照评功的规定,他最起码是一个一等功和一次二等功。如此看来,他是符合获得荣誉称号的标准的。加上刚刚处置的丨炸丨弹危机,说服力,我个人认为是比较充足的。第二个复杂的地方,是李牧这个兵,仅仅是一个刚刚留转的新士官。”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拥有那么多战果,并且又是刚刚留转不到三个月的新士官,这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若是说,同样多的功劳,在几年之内被同一个人陆续获得,那么属于正常,若是都集中在两三个月之内,就显然不正常了。
  并不是说有什么阴谋,而是说,李牧这个人,似乎在这一段时间之内爆发了所有的潜力。
  “关键在于,这个兵敢拼,而且并不是盲目的拼命,他很聪明,他知道怎么样能够在残酷的战场环境之中生存下来并且成功地打击敌人。这一点,非常的男的,我认为也是我们应该重视的一个方面。”
  陈韬沉声说道,“距离上一场战事,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十年的时间。随着经济实力的提升,人民生活安康,部队硬件这个方面我个人认为并不是需要担心的方面。需要担忧的,恰恰是曾经我们引以为傲百战不殆的战斗精神、红色精神。而这一方面包罗的战场意识方面,是我们当前许多部队的薄弱项。非战争年代首先要做的是让兵们相信战争会在明天爆发。有那种紧迫感,增强部队的忧患意识。事实上尽管这些年一直在搞增强忧患意识的专项教育,但是收效并不明显。我个人的看法是,专项的思想教育一定要建立在相应的军事训练之上,否则空口白谈效果显然不行。”

  日期:2016-04-28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