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21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与徐达也不理他,只是看猴戏一样的看着他。
  梁根见说不动二人,又苦口婆心的对李睿道:“小睿,你是不是吃错药了?老爷的保温杯,你为什么管我要?我只是一个保镖,我根本不知道他水杯在哪。你不要闹了,赶紧放开我,你放开我,我看在老爷的份上,可以不和你一般见识,要不然,哼哼,我和你没完。”
  李睿道:“你要是看在我大哥对你信任有加的份上,就把该说的话都说出来,我不难为你。”
  梁根脸色变幻,叫道:“我该说什么啊?我自己为什么不知道?小睿你不要闹了,再闹我可要翻脸了。”
  李睿叹了口气,闭上嘴巴,任他说什么也不理他了。

  等了几分钟,电热壶里的水终于咕咕的开了,徐达走到桌前,从超市袋子里掏出那个红色的塑料漏斗,吩咐李睿道:“把漏斗插到他嘴里。”
  李睿看看水已经沸腾的电热壶,又看看他递过来的漏斗,再想到他的吩咐,心下又惊又喜,心说这位老弟果然够狠,这种刑罚手段都能想得出来,不过对付梁根这种口风紧的家伙,这种手段也正合适,接过漏斗,蹲到梁根头旁,一手卡在他下巴上,拇指食指一用力,便将他嘴挤开了。
  梁根心知不妙,失声叫道:“不要,你敢,李睿你……”
  李睿不等他说完,便把漏斗往他口中插去。梁根紧咬牙关,不许漏斗入口。李睿已经认定他是害死大哥黄兴华的凶手,也不想对他客气,冷冷地道:“你再不开口,我可就硬塞了,到时戳破你的嘴或是戳掉你的牙,就是你咎由自取。”说完提起漏斗,做出狠狠戳下去的样子。
  梁根吓得脸色大变,哪敢硬扛,忙开启牙关,张大嘴巴。
  李睿看他这副怂样,心下大定,估计今晚可以从他嘴里掏出想要的内容来了,微微一笑,将漏斗塞到他口中。
  那边厢徐达已经拿起电热壶,走到梁根头部另外一侧蹲下,道:“我们兄弟给你从实招来的机会,你最好是知道什么就赶紧吐出什么来,如若不然,我这电热壶里刚刚烧开的沸水,就从你嘴里的漏斗倒进去了……”
  梁根只听得怒目圆睁,脸上却没有半点愤怒之色,有的只是惊惧与恐慌,嘴里乌鲁乌鲁的作响,却是谁也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
  徐达又道:“倒的时候你千万不要扭头,不然开水就要倒在你脸上了,我想你咽喉被开水烫熟之后,肯定不想再被毁容吧,那样可就真变成活鬼了。”

  李睿暗暗好笑,脸上强自忍住,冷肃说道:“梁根,你不要说我误会了你,如果你本身清清白白,我也不会找到你头上。我为什么找你问保温杯,因为你在保温杯里干的勾当我已经全都知道了。”
  梁根忽然激动起来,嘴巴“啊啊”的连声大叫,眼睛也不断眨动,似乎要说话。李睿便将漏斗暂时提了出来。
  梁根惊惶的叫道:“李睿你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在保温杯里干的勾当?我什么都没干过好不好?你不要冤枉我,我可是好人啊。”
  李睿冷笑道:“都这当儿了你还想抵赖?不过你既然不死心,那我就跟你说说我的发现,让你死心。我大哥遗体里的血液经过检测,发现了神经安定剂、催眠镇静剂这两种本来不应该出现的药物,而昨天晚上最后一次给我大哥接水的人是你。”
  梁根立时叫道:“不是我,不是我,你怎会知道是我?是大小姐,是大小姐!”
  李睿嗤笑道:“你说的没错,最开始是黄小姐想给我大哥接水,但要出卧室的时候被你接过了杯子。哼哼,还想抵赖?你也不想想,我不确认这一点,怎么敢找到你头上?你不说是吧,不说我们可就往你嘴里灌开水了。”

  徐达接话道:“你不要心存侥幸,以为我们只是吓唬你玩,要不然真伤了你,你脱身之后会报警抓我们,到时候我们也好不了,但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我告诉你,我会玩真格的,如果不小心伤到你,你以为我还会放你走吗?我会直接把你拉到青阳西北太行山的大山上去,把你从山顶扔下去。”
  梁根又惊又怕,色厉内荏的叫道:“我不信,你……你敢随便杀人?”
  徐达面带淡定笑容,道:“别人不敢,但我敢,为什么,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是国家最秘密的特工,配有杀人执照的,就和英国的零零七一样,我就算杀了人,警方也拿我无可奈何。我就说你是马来西亚派出的间谍,再往你身上丢个罪证,你也就死得理所应当了,我照样过我的幸福生活,你信不信?”
  梁根叫道:“我不是马来人,我是香港人,我是中国香港人。”
  徐达笑道:“那又如何?香港人就不能被受雇于马来西亚情报局了?我还可以说你是日本派出来的间谍,更加的该杀。”
  梁根惊得呆住了,半信半疑的看着他,口角轻轻颤抖起来。
  李睿哼了一声,随手把漏斗塞到他嘴里。徐达手持电热壶,将壶嘴凑近了漏斗口,微微倾斜电热壶,眼看着白色的水蒸气就先于滚烫的开水冒了出来。

  梁根只吓得满面骇色,下意识转头躲避,这一转头,嘴上的漏斗口自然也就歪了。李睿大怒,正要给他一顿拳脚,却听徐达道:“你可以躲避,没关系,但我还会往下浇开水,现在你耳朵遭殃了!”
  他话音刚落,梁根忽然间撕心裂肺的尖叫起来,身子也跟着颤抖挣扎,活像是一条放在煎锅上的平鱼。
  原来,徐达说完那话的同时,右手已经控制电热壶倾倒出了开水,虽然只有一瓶盖左右的量,但落在梁根左耳上,还是给他造成了无法忍受的剧痛。
  只这一下,就让梁根彻底明白,对方在玩真的,自己若是抵赖耍奸,今晚上就要被这壶开水烫成猪头了,因此他剧烈反应过后,立时叫起来:“啊……喔……喔……嚯……”
  李睿听他似乎在说“我说”,便将漏斗从他口中提了出来。
  “嘶……啊……啊……嘶……疼,疼死我了……好烫……”
  口中没了阻碍之物,梁根终于可以叫出疼来,却已经痛苦得面色惨白,额头与鼻翼上冒出豆子大的汗珠。

  徐达将电热壶放到地板上,淡淡的道:“你可以不说,继续扛下去,没关系,我手段还多得很,譬如,你想不想尝尝,被烧红的烟头捅到鼻孔里的滋味?或者,我买瓶丨硫丨酸,滴到你的眼睛里……”
  梁根只吓得头皮发麻,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恐惧,失声叫道:“我说,我说,我宁愿被判终生监禁,也不要被你折磨!”
  李睿听得一怔,道:“终身监禁?”徐达点头道:“香港没有死刑,哪怕他犯了谋杀罪,至多也是被判终身监禁。不过那是在香港杀人,如果他在咱们大陆杀人,照样要适用于大陆的法律,还是可以被判死刑的。”
  梁根本来要说出实话的,听到这话,又有些犹豫不决了。

  徐达也不着急,道:“你不说,我这就把这一壶热水全灌到你嘴里,将你从嘴到胃全部烫熟,让你在极度痛苦中死去;如果你说了,我不难为你,你也未必会被判死刑,因为你毕竟只是个杀手,幕后真凶另有其人。”
  日期:2017-03-09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