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18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还没到,明山区公丨安丨分局的候局长带了四五个人一路拉响警笛到了酒店,这酒店老板打完电话就等在楼下,一见侯局长亲自带人赶到,忙上去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候局脸色铁青,骂骂咧咧地问:“骂那隔壁的!他们人跑路了没有?”
  “还没,在上面。”
  “反了天了!光天白日之下在酒店动手打人?不让他们尝尝专政的铁拳,明山区公丨安丨局以后怎么维护社会治安?”
  “……候局,那几个人似乎有来头。”
  “嗯?有来头怎么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懂不懂?草你xx的!”说着话,这副局长就气势汹汹地来到三楼,上去就看到几个倒在餐厅中呼痛的混混,脸色大变,然后,扫了一圈找到自己的儿子,快步走近,问:“怎么回事?”
  “三哥”悲从中来,涕泪直流,恶形恶状地叫道:“老爸救命啊!我的手被他们打折了,痛死我了!快点抓人啊!”
  侯局长上三楼后,本来还想看清楚对方什么来头,但这时候一来没看见坐在包房中的华子建,二来看见儿子受这么大的痛苦,顿时怒从心头起,咬牙切齿地指挥身后的丨警丨察:“把他们全部铐起来,带回局里审问。”
  心里还在想着带进局里先给他们松松筋骨出口气再说,然后蹲下身子检查儿子的手臂。
  身后的丨警丨察见局长的公子被打成骨折,这还了得?取出手铐就上前,小周一看不对啊!他刚才打过电话给市公丨安丨局的值班人员了,但这几个丨警丨察似乎不是市局派来的,喝问:“你们哪里的?邬局长没来吗?赶紧把地上这些流氓带回局里调查。”
  候局这时候已经在摸儿子的手臂,见“三哥”杀猪似地叫痛,额头上汗都出来了,此时听到对方喝问中提到市局邬局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喝道:“你们认识邬局长就可以把人打成这样吗?草你***,楞着干什么?全部带回去,细细审问!”
  邬局长这时候带着丨警丨察也赶到了,楼梯口听到有人提他,问道:“怎么回事?嗯?老侯你已经到了?”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叱咤风云
  候局这时候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头了,敢情对方真的有市局邬局长撑腰?苦着脸上去说道:“邬局长,他们是你的人吗?你看看,把我儿子手臂都打断了。”
  邬局长在电话中已经知道有流氓冲撞华子建了,这时候明白原来是明山区公丨安丨分局候副局长的儿子带人做的!哪有好脸色给候局长?他自然不去理会瞎了狗眼的候局,快步走向包房,候局一愣,忙跟上。
  就听华子建叫了一声:“邬局长,来了。”
  邬局长满脸歉意地进来汇报:“华书记,对不起,对不起……”
  华子建摆摆手,说道:“这几个流氓团伙分子当着我的面对妇女进行侮辱调戏,北江市良好的投资环境岂容他们恣意破坏?你把他们全部带回去调查清楚,查查是否还有其他流氓犯罪行为?”

  跟在身后的候局这时候看清了华子建的脸,脑袋“嗡”地一声……闯大祸了!
  这种在人前人后利用权势欺压百姓的干部最怕的就是官位比他更高的领导,只见侯局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居然抽起自己的耳光来:“任书~记,对不起,我那儿子不知道是您老人家,我回去立即打断他的腿,请您宽恕,对不起,对不起……”夹杂着“噼噼啪啪”抽自己耳光的声音。
  邬局长知道候局这时候来这一套更容易引起华子建的反感,喝道:“老候,你回去听候处理!”便有跟随邬局长来的丨警丨察拉起候副局长就走。
  华子建说道:“邬局长,不好意思啊,让你还跑一趟,坐吧,一起吃点饭。”
  邬局长赶忙说道:“不了,不了,我立即回去处理这事。”这事情是从他公丨安丨局系统出了,他也很是脸上无光。
  那个酒店老板先前是跟着候副局长上来的,然后他看到形势发生了惊天逆转,腿肚子开始抽筋,市局邬局长从华子建包房退出的时候,自然交代他赶紧上菜,服务好领导,平时八面玲珑的酒店老板就脸色发白地走进包房,一时间竟期期艾艾地说不出话。

  对他来说,这太震惊了!
  他在候副局长跪在地上抽耳光时听到了求饶声,原来是北江市的市委书记!想起自己把市委书记扔在一边,转身去给候局打小报告,这要是怪罪下来,怕是。。。。。
  华子建看看他的样子,心里也是可以理解他,就有意缓和一下气氛,加上这时候肚子也真的饿了,吩咐道:“老板,给我们上四五个菜吧,不要多,做得精致些,赶紧去。”
  老板如蒙大赦,退出包房一叠声吩咐下去,一场意外自此结束,但事情真的就这样结束吗?未必,因为这个候副局长几天之后,就见到了苏良世的嫡系公丨安丨厅李副厅长,而且还接下了一单生意。
  华子建对这样的一个插曲一点都没有在意,他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事情已经出了,也已经过去了,那就让他过去吧,一个小小的明山区的公丨安丨局副局长,也根本不值得华子建去关注。
  在他即将忘记的时候,也就是三天之后,邬局长给华子建来了一个电话,说那个侯副局长已经被北江市公丨安丨系统通报批评,因为对子女的放任管理,他自己在执法上也是野蛮粗暴,给予了警告处分,他那个儿子也真的查出了一些问题,现在被刑事拘留。

  华子建接完电话,也没有多说什么,这样的干部处理一下,警示一下也不无好处,现在不让他引起注意,那天说不定她男哥宝贝儿子还真的能给他惹出一个大麻烦来,没见最近新闻上经常都有坑爹的子女吗?
  华子建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特别是新城基础项目的招标还有一两天就要开始了,这可是一个重头戏,几千上亿元的大项目是容不得有什么差错。
  但华子建心情却慢慢的有点难以平静下来了,自己对苏良世的警告应该已经发出,苏厉羽也给自己来了电话,说她已经劝告了老爹,让他重新考虑这件事情,她还是老爹一定会照办的。
  华子建当时问她,为什么如此的肯定。
  苏厉羽嘻嘻的只笑,就是不说,但她给华子建保证,一点问题都不会出现。
  华子建对苏厉羽是绝对相信的,她没有必要欺骗自己,她作为一个具有很敏感性的记者来说,也应该知道事情的轻重,同样的,苏良世更应该明白他不照办,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因为自己给他的这次反击从苏良世的角度来理解,是虚实相应,带有变数的,假如苏良世退却了,这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但假如苏良世一意孤行,不去采取刹车的动作,自己的这个计划也就可以由虚变实,转为真正的攻击。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自己绝不会那样做,但以苏良世这样的城府,他不会甘愿冒这样的一个风险,不要说他,所有官场中的人,都不会拿自己的仕途来做实验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