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1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沉吟一番,方才对我说道:“默哥这人我了解,有主见,人也很聪明,他从小就是孩子王,很有领导力,如果说他就是那偷天换日计划里面的黑狗,我是相信的;但至于是不是,这个得找人确定——你也别着急,既然确定了他的上线是茅山的徐淡定,就交由老萧来处理……”
  随后他又问了一会儿我父母的事情,然后跟我说起了他对于自己父母的想法。
  事实上,上一次去茅山宗,他就想要将自己父母给接走,毕竟现如今的茅山宗,杂毛小道离开了,陶陶失踪,极有可能已经死了,而杂毛小道的小姑又闭关,据说去了一个不知道哪儿的去处,使得我们在茅山宗完全没有了可以信任的人。
  这个时候,将自己的软肋留在那样一个不确定的地方,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之前的时候是因为他的身份十分敏感,并不适合露面。
  而现在他的冤屈洗脱,再出现的时候,也没有了太多的顾忌,所以准备这边的事情了却之后,去茅山宗将父母给接出来。
  至于安放在哪儿,他也不是很确定。
  安排回老家,这事儿看着好像很合适,但陆左现如今的身份比较特殊,很容易招惹仇家,如果到时候有人没底线,找不了陆左麻烦,就去找他父母,这事儿可就难办了。

  之前杂毛小道提过,想让陆左父母去萧家暂居。
  这是一个办法,而陆左听说我父母被我哥接到了米国的夏威夷去,也有些心动。
  如果在那里隐姓埋名,并且有人保护,以及我父母的陪伴,或许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而如果能够确定我哥陆默的立场与他并不想冲突的话,那就更好了。
  如此聊了一会儿,又吃过了晚饭,我们便出发了。

  听到陆左要给我试功,大家都很积极,不但杂毛小道跟来,就连屈胖三和朵朵也死活跟了过来。
  出发之前,我们商量了一下会儿,决定走远一点。
  市区肯定是不行的,稍微弄一下,动静都很大,很容易引来旁人。
  所以我们决定往八达岭那一带走。
  八达岭的长城之外,有许多荒山野岭,不但人烟稀少,而且还远离居住地,在那儿动手,闹得再大也没有不用担心有人跑过来围观。
  打定这主意,我们就出发了。
  送我们离开的,依旧是老司机马师傅。
  杂毛小道懂一些相面之术,告诉我们这个家伙的面相油滑,是个好色贪财、吃里爬外的家伙,不知道许老为什么会找这样的一个人当司机,不过我们目前也是没有可用的人,于是让他送到了昌平区,便下车离开了。

  随后我们绕了一会儿路,这才分两批打的赶往八达岭附近。
  夜里十二点多的时候,我们方才找到了一处山林边儿的空地,杂毛小道、朵朵和屈胖三各自找了地方,帮着我们放哨,然后陆左站在了我的对面。
  他问询起了我的本事,我并不隐瞒,一一述说。
  陆左沉吟一番,然后说道:“神剑引雷术和大雷泽强身术,这两个动静太大了,容易惹人非议,暂且不用了;地煞陷阵,这个也不太好弄,你也暂且别用——其他的本事,你尽管用出来,我帮你看看……”
  我点头,说好。
  深吸了一口气,我抬起头来,看向了陆左。
  他就站在五米之外,很平静地站着,腰背挺直,双目直视我这儿,没有任何起手式,简简单单。
  然而当我看向他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呼”的一下,他整个人仿佛虚化了一般。
  视觉上,陆左站在了那里。

  但我的炁场根本感应不到他,就好像是我如果上前去攻击的话,定然会扑个空一般。
  我知道陆左自从融炼了那五彩补天石之后,就变得很强了。
  他原本就很强,只不过修为被重创之后,显得没那么有威胁性,但现如今的他,已经将短板给补齐了。
  此时此刻的陆左,我觉得应该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全盛状态,甚至更强。
  特备是他的境界,就连王明那样的人,也自称不如。

  然而越是这般,我越是激动。
  能够与这样的人斗上一场,并且获得指教,那是一件许多人做梦都梦不到的好事。
  来吧……
  我足尖一点,人便冲向了陆左。

  我的手中,是刚才杂毛小道帮忙找来的木剑,而陆左与我应对的,也是一把同样材质的木剑。
  长剑前指,我上来就是一记最强剑法。
  一剑斩。
  凌厉的剑气凭空生出,朝着陆左劈了过去。

  眼看着就要斩中对方,原本平静而立的陆左果然一阵扭曲,不见了踪影,而下一秒,我的身后有一抹极为细微的动静传出,然后在一瞬间变得极为恐怖。
  这剑意仿佛能够穿越空间,将我给撕裂了去。
  我心神一紧,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施展了大虚空术,进入了虚空之中去。
  在虚空之中,我瞧见了消失了的陆左。
  他足尖轻点,人在我刚才所处的地方掠过,然后身子微动,居然在一瞬间凝聚炁场之中的风,凭空弄出了四五个虚影来,每一个都如同真实的一般。
  如果不是我在虚空之中,能够瞧见一切,说不定就给骗了过去。
  回归。
  我再一次出现在现实之中,人在陆左的身后,猛然一剑挑去。
  这一剑我很有把握,想要出其不意,结果陆左却仿佛早有预料一般,反手一剑过来,将我给压住,逼退了七八步,随后又转身一跃,朝着我攻来。
  他的剑法与旁人决计不同,每一次劈砍,都充满了最为暴戾的杀气。
  这是从生死轮回之间,一点一点磨砺出来的剑法。
  这是杀人技。
  陆左的剑法凌厉之极,而且快得让人捕捉不住,我感觉到他又一剑穿过我的防线,递到了我的胸口之前时,再一次使用了大虚空术。
  我要遁入虚空之中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左的左手突然间却猛然一掌拍出,凭空结了一个法印。
  他的口中也舌绽春雷,发出了一声喝令:“洽!”
  九字真言?
  我感觉自己的身子猛然一震,仿佛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给支配了去,并没有能够遁入虚空之中。

  九字真言!
  《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上面的九字真言出自于密宗的九会坛城,“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每一字皆有真义,而陆左口中的“洽”,却是代表着自由支配自己躯体和别人躯体的力量。
  通过真言之力,陆左将我的身体掌控住,紧接着手中的木剑一转,朝着我的胸口刺来。
  眼看陆左一招功成,我却也是集尽了全部的力量应对。
  十二法门,我也会,而且熟络无比。

  尽管这些年来,我修行的重心都放在了聚血蛊带来的这些法门之上,但是对于九字真言,也是融入本能之中,在身体被控制住了的那一瞬间,我也是立刻强行催动劲气,结了一个“内狮子印”,将陆左的这控制给解开了去。
  日期:2016-09-01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