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1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他绝对不是国家秘密培养的什么精英分子。
  事实上,在他出去打工的时候,我都一直跟他待在一块儿,他到底什么样子,我最是清楚不过。
  而后他辍学,去了南方省的江城打工,后来又通过劳务派遣的中介去了南太平洋的瑙鲁挖鸟粪,那个世界第三小国,估计很多人听都没有听说过,从此就失踪了。
  从这一点来看,他应该跟那个什么精英人员完全不搭边儿。
  我的脑子有点儿乱,回到了许老的小院子这儿来,发现屈胖三和朵朵都在,但是陆左和杂毛小道都不见了。

  他们出去办事儿了。
  我心乱,想要找人帮我分析一下,于是便找到了屈胖三。
  那家伙跟朵朵腻在一起,两人正在看着韩剧,黏黏糊糊,不乐意与我说话。
  不过我哪里管这么多,直接将电视给关了,然后把林佑说的这事儿跟他谈起,听到我说完,这小子也来了兴趣,说你哥可以啊,难怪我觉得他总有几分你没有的气质呢。

  他对我哥陆默挺有好感的,一向都高高在上的他,居然称呼我哥为“黑狗哥”。
  这可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要知道他叫陆左或者杂毛小道,通常都是直呼其名,就算是许映愚许老,他都是叫老许的。
  我跟屈胖三说出了心里面的一大堆想法,他听完之后,沉吟了一番。
  然后他对我说道:“还记得那个欧阳发朝么?”
  我点头,说蓬莱岛的骑鲸者,怎么了?
  屈胖三说欧阳发朝见过那么多的牛波伊人物,无论是赵公明,还是蓬莱岛的海公主,又或者是凤长老,而且自己也是顶厉害的人物,为什么最后却选择跟你老哥一起混?你想过这里面的原因不?
  我摇头,犹豫了一下,说难道是因为他们之间的交情很深?

  屈胖三笑了,说交情深,就做朋友,何必做手下?
  我说那是为了什么?
  屈胖三没有解释,而是笑着跟我说道:“猜不出来就别猜,不过我跟你讲,黑狗哥这个人,绝对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未来可比你强……”
  听完这话儿,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

  陆左和杂毛小道晚上的时候才回来,而且还是一前一后,并不同行。
  杂毛小道先回,听到我说的话之后,他说他会帮忙联系一下徐淡定,不过这件事情需要面谈,希望他能够在京都才好,如果在米国的话,就有些困难了。
  随后陆左回了来,一回来就找到了我,说阿言,你今天跟人打架了?
  我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被人堵在小巷子里面的事情。
  我说对,怎么了?
  陆左笑了,说我今天去了组委会那便办事儿,听到有人跟我谈起了这件事情,听说当时在场的人里面,有一个叫做王相的?
  啊?

  我揉着脑袋想了一下,说想不起来了,我当时着急,没有等他们一个一个地报菜名……
  呃……
  陆左忍住笑,说那人是白鹤门的当代传人。
  我这才想起来,原来是最早拦住我的那个家伙,笑了笑,说我知道了,对,里面有这个人。
  陆左说我听说这个人在江湖上还挺有名气的,算得上是一二流的好手,结果却给你一招撂翻了?有没有这么一回事儿?
  我笑了笑,说对。
  旁边的杂毛小道听了,忍不住问道:“我靠,阿言你现在这么猛了?”
  我赶忙跟他们解释,之所以如此犀利,主要是因为“大虚空术”的缘故,使得对方猝不及防,没有反应过来。
  陆左笑了,说原来如此,不过你这一次的震慑效果挺强的,本来好多人对你的提名耿耿于怀,觉得肯定是有许多内幕,现在却还是镇住了一些人,不过你可得小心了,我听说还有好多人摩拳擦掌,准备找你挑战呢……

  事情的发展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尽管我以为凭着雷霆手段,将那些尝试与我挑战的家伙给予痛击,就能够震慑住大部分心怀不端之人。
  然而却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自负的人是那般的多。
  即便是知晓了那个什么白鹤门的王相,以及其他人被我一招击倒,但很多人想的却并不是我有多不好惹,而是这帮人实在是太差劲儿了。
  摩拳擦掌的人绝对不少。
  毕竟这一批的提名人里面,威望高的人太多太多,那些人不敢去找海常真人、善扬真人等等,陆左、杂毛小道这些人也不敢惹,巡视一圈,也就只有我们几个的根基比较浅薄。

  而且我还与人动了手,这消息就让那些有想法争锋名额的人心思活动了起来。
  因为如果能够找到我,并且战而胜之,那么绝对能够成为后面的提名人,毕竟连我这样的人都能够入选其中,那么战胜了我,自然也能够挤入天下十大的五十人大名单里面去。
  这就是别人常说的那句话,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而我则成为了进入这门槛的敲门砖。
  听到陆左从别人那儿得到的情报,我顿时就黑了脸下来。
  没想到我以为能够震慑住别人,反而却给了更多的人胡思乱想的机会。

  对于我的沮丧和懊恼,陆左倒是看得很开。
  他笑着说道:“其实这个情形,从你一开始被提名,就已经是这样的结果了,江湖人血性,但也不乏聪明人,柿子捡软的捏,从这帮人里面挑来挑去,还真的找不出比你和屈胖三更加好针对的人选,所以挑战你们,就相当于进入天下十大的门槛,这事儿估计也是组委会早就预计到、并且乐见其成的……”
  我说也就是说,我成了那帮人的试金石了?
  陆左哈哈一笑,说也可以这么说。
  我苦着脸,说这特么的到底是什么事嘛,我这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靠!
  旁边的屈胖三嘻嘻笑,说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你知道江湖上有多少人羡慕你得到这个名额么?正所谓有得必有失,又想占便宜,又不肯付出,世间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我白了他一眼,说我又不想要这名额,是善扬那老东西强行摊派在我头上的。
  杂毛小道笑了笑,说这事儿既然成了事实,多说也无益。
  我说那我现在怎么办?

  陆左摸了一会儿下巴,说这件事情啊,你还真的不能怂,如果躲在家里不出门,惧怕了此事,说不定江湖上立刻就会传得沸沸扬扬,将你给贬得一无是处,丢了名声;一会儿我们几个去找个无人的地方,给你试试手,然后再做决定。
  我点头,说好。
  随即我跟陆左谈及了我哥的事情来,以及关于那个偷天换日的计划。
  听到我讲述完毕,陆左点了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