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8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要忘了,是李牧先对女性歹徒进行射击的。
  他们如果没有一个统一的指令,又是如何做到几乎同步射击的?
  作为他们的总教官,陈韬都自认从来没有专门教授过这方面的技巧,也没有这方面的专门训练,毕竟作为陆军步兵,主要任务还是对外抗击侵略者维护国土领土完整,而不是协助地方公丨安丨机关维护社会秩序。
  杨师长更是感兴趣,这个猎户小队,他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三人都在等着李牧的答案。

  李牧并没有薛向阳想象中的那种不知如何回答的表情,反而显得心里有数成竹在胸。
  “首先,我先讲一讲,在上级指挥官没有到位的情况下,我决定果断处置的理由。有两点。”
  李牧的条理非常的清楚,思路非常的清晰,他要讲的,就是他当时心里的想法和判断。
  “第一点,出于对现场情况的控制。当时歹徒要求我们放下武器。事发的时候,距离支援力量抵达,至少需要五分钟。我不能保证,在我们放下武器之后情况会变成什么样。我也不会拿我手下弟兄的性命去妥协。并且关键的是,在我们中国军人的字典里,没有放下武器这一说!”
  李牧顿了顿,同时缓和了一口气,接着往下说,“最关键的是,如果我们放下武器,事态就会彻底失去控制。当时外面有其他群众,如果丨炸丨弹爆炸,人员伤亡会更加的惨重。”
  “第二点,第二个理由建立在第一个理由之上。如果说一定要有伤亡,那么我们宁愿伤亡的是我们自己。但是现场的态势非常的不乐观。在丨炸丨弹和人质之间,我必须做出一个选择。我当时很清楚地看到,人质身上绑着的丨炸丨弹,威力之大足以极大地破坏一栋房屋,如果发生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深深呼吸了一口,李牧眼前浮现出沈紫嫣那个小姑娘的纯美的脸蛋,不由的微微苦笑一下,继续说,“在一个人和一群人的安全之间,我选了确保一群人的安全。我的话完了。”
  薛向阳颇为动容,同时也很吃惊。动容是因为李牧拳拳的队人民群众的爱护之心,吃惊是李牧居然非常直接地说出了其实大家都能猜到的答案。

  李牧当时那么做,压根就是拼着就算牺牲掉人质,也要把丨炸丨弹的威胁扼杀在摇篮之中!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艰难的决定,完全可以想象李牧当时内心在极短的时间内经受了什么样的挣扎。
  然而,同情和钦佩是一回事,工作是另外一回事。
  “你有想过,如果失手了,不但会造成人质伤亡,而且歹徒也有时间引爆丨炸丨弹这个可能性吗?”薛向阳问道。
  陈韬此时有些忍不住了,他开口说道,“薛局长,我说两句。”
  薛向阳看向陈韬,点点头。
  斟酌了一下,陈韬沉声说道,“薛局长,我相信,即便在警方砧侦办的案件中,也没有哪一件有绝对有把握的。风险是存在的。一定程度上,风险和收获成正比。风险越大,成功率也许就越高。在当时的情况下,李牧同志没有更多的时间思考,也没有更多的选择。不管是打仗还是破案,掌握主动权的一方显然是有优势的。李牧同志的选择,是为了能够掌握主动权,把整件事情的发展脉络走向控制在自己的手里,而不是歹徒的手里。的确,李牧同志是冒了很大的风险,但结果也很好,人质成功获救,丨炸丨弹成功排除。说句题外话,如果没有风险,也不需要我们这些人今天坐在这里认认真真地搞清楚整件事情。”

  说完,陈韬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的发言完毕。
  杨师长轻轻敲了敲桌面,他毕竟是师长,是武警部队的高级指挥军官,那气势是在那里的。
  “杨师长?”薛向阳询问。
  “我说两句。”杨师长点点头,指了指李牧,“李牧同志的决定的确存在很大的风险,这是事实。稍有不慎,全盘皆输,一点也没有夸张。但是,陈参谋说的也是有道理的。风险和收获并存,当时的事态,如果不果断处置,也许影响会更大。想想,这起案件,花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完全处置妥当。连周遭的很多群众都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造成的社会影响是非常低的。我的意思,在这么成功的结果面前,过程中所冒的风险再大,也是值得的。”

  说完,他朝薛向阳点了点头。
  薛向阳点头表示明白,他心里并不像为难这几个兵,但职责所在。那么,既然三位质询官中,其中两位已经表态,那么对他来说,也就知道应该在报告书里写下一个什么样的结论。
  缓缓点着头,薛向阳说道,基本上就算是定论了,“当时的情况之下,李牧同志的处置措施虽然风险极大,但目前看来也是唯一有效的方式。”
  这句话一出,李牧、赵一云和林雨心里都重重地送出了一口气。
  “好,最后一个问题。”

  薛向阳笑了笑,“李牧同志,请你说一说,当时你究竟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给你的两位战友赵一云同志和林雨同志下达指令的?”
  陈韬竖起耳朵,他也非常的想知道,李牧究竟是怎么做的。
  三名质询官都在想像,李牧肯定有一些非常隐蔽的方式,可以让赵一云和林雨及时的判读出他的指令,因此才能做到动作同步。
  李牧扫视了三名质询官,随即目光落在薛向阳脸上,沉声回答:“口语指令。”
  这话一出,三位质询官都愣了,包括陈韬。
  当时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用口语进行下达指令,薛向阳之前也说了,口语手语都是不可能的。
  那么,李牧到底是什么意思?
  都在等着李牧继续往下说,而赵一云和林雨却是表情没什么变化,因为他们知道李牧要说什么。

  “当时,我和歹徒有过对话。我说过一句话。我来换人质,这是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李牧果断地说,“这句话就是口语指令。”
  仨质询官一下子明白了。
  薛向阳说道,“这么说,你们有约定的特殊口语指令?”
  “是的!”李牧肯定地点头回答,“那么近的距离,其实赵一云同志和林雨同志,是听到我的枪响才果断进行射击的。他们的动作比歹徒快,是因为他们从我的口语指令中得到了明确的准备意识,第二个是因为,我们都是接受过专业的射击训练的,射击速度是非常有信心的。我的回答,完毕了。”

  陈韬插话问道,“李牧同志,请讲一讲你们的特殊口语指令是怎么来的。”
  李牧无奈地看了陈韬一眼,心想,猎头不开森了,他说道,“在参加集训之前,我和赵一云同志林雨同志是同一个连队同一个班的战友,平常我们训练的时候,出于便于联系,自己设置了几种暗语。”
  想了想,李牧说,“其实,我对赵一云同志和林雨同志能否及时领悟到口语,当时心里也是不太确定的。不过,最后赵一云同时当时往前走了半步,我就知道他们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
  薛向阳很感慨,看向陈韬,说,“陈参谋,我只能说,你的兵,默契程度已经达到了融为一体的程度了。”
  日期:2016-04-27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