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58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岭振正等着秦县长问自己这个问题呢,索性站到县长的办公桌前,详详细细的汇报说,老百姓的说法不一,一些底层的老百姓,对于一中校长范大龙被抓心里还是多少有些惋惜的,范大龙在一中工作了这么多年,这红河县的县城里,有不少家庭的孩子都曾经当过他的学生,从教学态度上来说,大家都认为范大龙是一个很出色的好老师,只不过,当了一中校长后,大环境不好,再加上身边总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围着转,所以才会铸成今天的大错。

  秦书凯点点头,对于范大龙的评价,他也听说了一些,此人在业务方面的确是一把好手。
  秦岭振继续汇报说,机关里的说法跟老百姓的评论就有些不一样了,主要是角度不同。
  秦书凯抬眼看着他,那意思,你接着说下去。
  秦岭振说道,一些机关干部在为范大龙惋惜的同时,也看清楚事情的本质,大家都说,范大龙这次出事,说起来是法理之中,却又是情理之外的,这党反腐败的时候,从来都不敢触及底层的基石,只能把最表层的抓个把,泄泄民愤罢了。
  秦书凯听出秦岭振这话里有话,他这是想要对自己说什么呢,抓了范大龙,却没有抓躲在范大龙背后的徐大忠?

  秦书凯不由在心里摇头,这个秦岭振,一大早的拐着弯的在自己面前说来说去,还是为了他自己心底的那点私愤罢了,他早已从其他的途径了解到,秦岭振跟徐大忠之间曾经有过的。
  在几年前,徐大忠跟秦岭振之间的关系还算是不错,毕竟,秦岭振是县政府办公室的主任,也算是老县长贾仁贵身边的人,就是冲着贾仁贵的面子,徐大忠也不好给秦岭振什么难堪。
  事情的转折点在贾仁贵将要被提拔走的前一个月。
  在机关工作时间长的人心里都清楚一个规律,只要是一把手要被调整了,临走之前的一定规模的人事提拔和调整和必定的。
  有的领导做事比较到位的,收了下属的礼物后,把事情办妥了,这件事就算是结了,但是大多数的领导却是喜欢把人事调整这样的事情,找个时间点集中处理。

  贾仁贵当初的调整也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在贾仁贵的心里认为,反正跟自己作对的牛大根已经走了,那么市委的意见必定是把自己给留下来。
  没想到,市委在牛大根走后不久,就传出了让贾仁贵调整的消息。
  贾仁贵心里尽管有些憋屈,却也只能接受现实,这红河县里,他打了这么长时间的基础,真心是不想离开,可是上头的命令又不能违法,捏着鼻子,贾仁贵也只能选择走人。
  临走之前,贾仁贵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有哪些人是送了礼物还没被提拔的,有哪些人是自己口头答应了要提拔,还没来得及运作的。
  仔细的一盘算,就把自己身边服务了这么些年的秦岭振跟盘算到了里头。
  说起来,贾仁贵对秦岭振的印象还算是不错,这小子不像徐大忠那样,身上有股匪气,也不像董部长那样,说话做事头脑稍稍有些不够用,更不像王路宝那样胆小。
  在贾仁贵的眼里,秦岭振跟慈禧身边的太监李莲英有的一比,细心谨慎,为人处事各方面都比较到位,尽管秦岭振在他身边服务几年从你没送过什么贵重的礼物给他,他心里却还是决定在走之前给秦岭振一个交代。
  就这样,秦岭振的名单出现在县委组织部拟定提拔干部的名单中,职位是教育局的党组书记、副局长,就是等着局长退位,到时候做局长。

  在红河县里,最吃香的几个大局莫过于,教育局,卫生局,财政局,税务局,而从当领导的角度来说,教育局的领导又是最热门的,因为什么呢?就因为教育局的摊子大,涉及的人口比较多。
  试想一下,全县有多少学生,有多少老师,而每个学生的背后又有几位家长,这样一算,能跟教育局扯上关系的人数不是个小数目。这年头,孩子的教育问题往往又是家长们最关心的问题,秦岭振要是当了这个教育局的副局长,那地位跟现在的政府办主任位置可真是没法比了。
  秦岭振见贾仁贵心里对自己已经有了合适的安排,虽然不是提拔,但是也感到很满意,毕竟自己上面无人啊,自己鞍前马后的伺候贾仁贵这些年,不就是图的要个合适的位置吗?现在总算是可以从整天伺候人的角色,变为被人伺候的角色了。
  只可惜,好景不长,秦岭振在两周后的干部公示名单中,却没见到自己的名字在列,教育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的名字换成了一个陌生的姓名。秦岭振这下着了慌,原本板上钉钉的事情,怎么说黄就黄了呢?

  他本想去找老县长贾仁贵质问,可还是忍住了,既然组织部公布出来的名单上已经换了别人的名字,贾仁贵必定是知情的,现在木已成舟,自己去质问他又能怎么样呢?结果是不会有丝毫改变的。
  毕竟秦岭振也在红河县的权力核圈转了这些年,他头脑稍微转了转,主动请来了县委组织部的领导吃了顿饭,一顿饭的功夫,想要了解的情况就全都明白了。
  原来,这件事竟然是徐大忠副县长在背后搞鬼,原本贾仁贵的提拔名单已经敲定,可是徐大忠有个远房亲戚也想要在这次的提拔中动一下,而且想要的正是贾仁贵已经安排给了秦岭振的教育局副局长的位置。
  起初,徐大忠让组织部的人帮忙调整一下,不管怎么说,他的亲戚是一定要教育局副局长的位置的。组织部的人听了徐大忠的话很是为难,毕竟秦岭振的位置是贾仁贵钦定的,哪里能说改就改呢。
  第二天,贾仁贵的电话就亲自打来了,竟然是附和了徐大忠的意思,把秦岭振的位置让给了徐大忠的亲戚,而秦岭振实在是没什么其他的职位好安排,只能继续留在原委不动了。
  听了组织部领导的话,秦岭振才恍然大悟起来,就在动人前一周,有天上午,徐大忠领着一个人来办公室拜访贾仁贵,当时三人在里头足足呆了有一个多钟头,等到徐大忠跟那人走后,秦岭振进入贾仁贵的办公室通知他开会,见他手里正把玩着一个看起来,相当精致的唐三彩。
  贾仁贵的嗜好,秦岭振是知道的,他特别痴迷于收集唐三彩,年代越久越喜欢,瞧着他手里拿着唐三彩那架势,就算是秦岭振看不懂拿东西,也知道,必定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

  现在想来,就在那一天,说不定贾仁贵已经因为收了人家的重礼,把自己的名单给换了,可笑自己却一直蒙在鼓里,还在鞍前马后的细心伺候着那个老家伙。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秦岭振才会在老县长贾仁贵调整后,去了省委党校学习,老县长贾仁贵一走,县委书记张东健又是个花架子,在红河县耀武扬威的就数到徐大忠了,他见不得徐大忠得瑟的模样,主动要求去学习了。
  日期:2017-03-08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