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17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孩嘴角上扬,冲他笑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应该感到荣幸,要知道,上我一次价格不菲,真不知道黄公子怎么这样安排!”
  像似很无奈一样,她一下就靠近了翟清尘,用手慢慢从翟清尘腰间掀开他的衬衣,她的手比翟清尘想象的要凉的多,翟清尘稍微抽搐了一下,虽然她的手有一些凉,但是丝毫没有遮盖她手的柔软,那感觉就像被黑丝掠过一般的清爽!
  她的手在慢慢的移动,那是一种翟清尘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感觉,顿时他感觉那种快感和快乐让语言顿时变得苍白无力。。。。。!
  新城基础建设的招标也在这个温暖的春节展开了,华子建没有发出他任何的指示,他只是冷眼旁观的看着政府那面的进展,华子建也要观察一下翟清尘这个人,看看他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没有经历过原则问题的考验,那是看不出一个人的好坏。
  目前来说,华子建还没有办法来处理这个棘手的事情,他还要等黄公子和薛老板最终的报价,假如对方真的能给出一个很优惠的价格,那么又将是另一个情况,自己不会因为和黄公子有过的纠葛而随意的干预。
  但假如黄公子的条件并不好,报价也不低,而翟清尘又准备选定他们中标,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制止这个事情对华子建来说是应该是可以做到,问题在于,自己这样的动作,会不会惊动到黄公子身后的黄副部长,从苏良世安排的这个局来说,这样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否则,苏良世又怎么会如此上心?
  华子建从来都不想和谁为敌,在官途上,谁都明白一个道理,多栽花,少种刺。华子建也不是笨蛋,更不会以以卵击石,这些年他也一直刻意的在回避这样的一个状况出现,然而,世事不由人,越是想躲,很多事情又躲不掉,因为相比起这个道理来说,华子建却更看重自己的良知和底线,这也就注定了他无法成为一个‘难得糊涂’的好官了。
  今天鹤园县的县长劳强志送来了上次华子建到鹤园县调研的时候给他们下派的试点任务,一个是退休教师的待遇问题,一个是留守儿童的救助问题,鹤园县经过了多次的反复研究,拿出了两个方案。
  第一个教师问题,鹤园县的领导一致认为,退休的教师还是不能和在职的教师享受同样的待遇,他们指出,要是退休教师待遇和在职干部,教师都一样的话,那对在职的这些人也不公平。
  华子建一面听着劳强志的解释,一面点着头,对这个问题,华子建也是有同感的,中国很大,各种矛盾也很多,只能因地制宜,不可能什么问题都拉平处理,并不是说弱势群体萨满要求都完全正确,这要一分为二的看来,就像现在有的个别钉子户,他们提出的条件已经完全超越了双方接受的极限,这个风气也要不得。
  华子建问:“那么你们准备如何处理这个事情。”
  劳县长说:“我们有一个初步的方案,就是在县工会办一个培训班,让这些退休的老师去代课,适当的收取一些费用,主要为工厂和想要学习的务工人员做一些培训和辅助教育,在我们县上很多企业里,初中生是很多的,我们可以在培训之后,经过考核,合格的学生由教育局颁发高中毕业证。这样也可以让退休的教师获得一点点补助。”
  华子建没有想到,这鹤园县的领导的领导还能想出这样一个主意,华子建细细的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方式是可行的,因为很多工厂工人和务工人员,并不是不想学习,只是他们的环境造就了他们过早的走入了社会,通过学习,他们可以获得更多的知识,提升自己的文化修养,这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案。
  “好,不错,我觉得这个方案是可行的,你们可以先试点操作一下,但我要提醒的是另外一个问题。”华子建连连点头。
  这劳县长一听华子建也同意这个方案了,心里也是很高兴,赶忙给华子建发上烟,说:“书记在看看还有什么要修改的地方。”
  华子建说:“就是在采取这个方式的时候,一定要志愿,不能给下面的企业搞摊派,人家谁想学自己来。”

  劳县长一愣,心里说,这华书记就是厉害,我们原来都研究好了的,等这个方案市里一批,马上给下面企业下指标,根据员工多少,按比例学习,你不来也可以,但该交的学费你是一定要交上来的,但华书记现在看出了这个问题,看来是不能搞了。
  劳县长咳嗽一声,掩盖了一下自己惊讶的表情,说:“好好,这一点我记住了,书记看看,还有什么地方要注意。”
  “其他的没有了,总的还是不错,我就说过,只要我们认真的想,一定能有好办法,现在说说留守儿童的问题。”华子建适时的夸奖了对方一句。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叱咤风云
  劳县长就掩不住的笑着,乐嘻嘻的有回报了留守儿童问题,但这个问题听起来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无外乎就是在每个村里组织一个妇女协会,专门照看这些儿童,把他们集中起来睡觉,上学,吃饭。

  但资金的出处却是比较含糊,说是县上从办公费用里面挤一挤,但挤多少?能不能持续坚持下去,上面都还是比较含糊的。
  当然,这个问题华子建自己也有了预案,就说:“这个儿童试点方案不太清晰,我看这样,我们应该给他们成立一个托管基金组织,基金要专款专用,我会从市里企业想想办法,你们也可以发动社会力量给予捐赠,同时,儿童的父母们也应该拿出一点,这样才能让这项工作持续下去,这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的问题,我们要做好长期坚持的准备。”
  劳县长眼前一亮,忙拿出了笔和笔记本,记下了华子建的指示,一面连连点头,说:“有了这个组织,我想县里的很多企业也会捐助,这样下来,孩子们就有保障了。”
  “恩,这里面同样要注意两个问题,一个就是对资金的监管必须到位,不能让资金出现问题,第二个,那就是要鉴别好留守儿童的这真实性,家长在的,绝不能搭顺风车,所以接下来你们的工作还很多,一定要做细致、”
  “是是,我回去之后马上研究下面的具体细节问题,争取尽快拿出一个详细的方案。”
  这两个问题大概已经有了眉目,华子建也就心里轻松了一点,又叮嘱几句,这才打发掉劳县长。
  刚休息了一会,看了几个文件,王稼祥敲门走了进来,华子建点点头,说:“稼祥同志。最近我可听说你红火的很,那些老板天天请你喝酒,打牌,泡澡的,你可要注意一点,不要给我弄出了问题。”

  说着话,华子建就从办公椅上起来了,伸个懒腰,扭了扭脖子,到了王稼祥坐的沙发旁,也没坐下,站在那里来回的扭动着腰。
  王稼祥大呼冤枉:“老大啊,这是哪个人在背后嚼我的舌根呢。这不是陷害我吗?”
  "陷害你?那你说说是不是事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