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71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包飞扬在一旁终于发话了,“老刘,你到外面让人把这份通知传达给大家吧,这里我们继续往下进行吧,梅部长还有省委组织部督查工作组的各位领导都在等着呢!”
  梅半山一脸笑眯眯的,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模样。等刘光辉走了出去,他才摸着麦克风,宣布今天会议的下一个议题,就是请市丨警丨察局政委罗丰城进行述职。
  罗丰城就像是要被送上屠宰流水线的大肥猪一样,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个时候,他心里再也顾不得去考虑如何把包飞扬排挤走的事情,他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好保全自己,让自己的满意票率在等一会儿的投票中一定要超过百分之七十。
  不过,在刘光辉当众捅出那份省教委抽调骨干教师援助边疆地区教育事业的通知之后,罗丰城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完全不由他本人操控了,下面那些孩子们在青云区第一小学读书的处级副处级干部们很可能把怒火发泄到他的头上。
  可是即使如此,罗丰城还是不能束手待毙,他还是要尽力挣扎一番,期待着有奇迹的发生。
  于是在罗丰城的述职报告中,别的讲得都很简略,但是却拿出很大篇幅讲起了自己和包飞扬一样,都非常关心全局干警们下一代的教育问题。他谈这个问题的时候,非给有技巧地提醒在场的这些处级副处级干部们,青云区第一小学的骨干教师之所以会被省教委抽走那么多,问题就是在包飞扬身上。当然,他也不会讲得那么直白,只是说自己平时的精力都放在和市局驻地青云区相关部门搞好关系,尤其是青云区的教育部门。现在看来,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站的不够高,看得不够长远,没有能够像包飞扬局长那样,下大功夫和省教委的领导们搞好关系,因此双方在沟通渠道上不是那么顺畅,才出现像现在这种青云区第一小学的骨干教师被抽调一空的情况。这是他罗某人的责任,要向大家作检讨。

  罗丰城向台下的这些干部保证,他会后一定会和包局长一样去找省教委领导把大家的心声反映上去,让省教委的领导收回成命。支援边疆地区的教育事业固然好,但是也不能因此就不考虑枫林市相关单位,尤其是市局干警们子女的教育问题吧?
  罗丰城讲这个话的目的,是希望把台下这些干部们的怒火引向包飞扬,让他们明白,青云区第一小学的事情不是他罗某人不努力,但是他的努力都放在青云区,根本顶不住包飞扬利用省教育系统那些关系来搞鬼。
  包飞扬听出了罗丰城话里话外的含沙射影,但是他面色如常,罗丰城如果想靠着这招把仇恨引到自己身上就想蒙混过关的话,那注定是要失望的!
  梅半山也是老神在在的捧着茶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等罗丰城把他那一大篇精心炮制的个人述职报告讲完,梅半山这才又对着麦克风,宣布接下来一个程序,先对市局一把手包飞扬进行满意度投票。
  “全英同志,你现在把评测考核表给大家发下去!”
  随着梅半山的话,嵇全英抱着一叠评测考核表,到主席台下给那些干部们分发。罗丰城伸长脖子,也没有看到那些民主评测考核表究竟长什么样子。
  嵇全英把评测考核表全部发完,然后站在台前,拿着话筒对参加评测的干部们说道:“我现在给大家讲一下评测表的填写方法。请看最后一行,上面写着你是否对包飞扬同志担任市丨警丨察局局长期间的表现感到满意,后面有一个小方框,如果你觉得满意,就在这个小方框里打一个对钩。在这个小方框下面,还有一个长横线,如果你对包飞扬同志的担任局长期间的表现感到不满意,你就在这个长横线上写上不满意三个字。”

  我靠!无耻,简直是太无耻了!
  听嵇全英讲述完填写评测考核表的方法,罗丰城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疯了!谁他奶奶的设计出来这么缺德带冒烟的填写办法?还敢再无耻一点吗?
  满意了很简单,只要拿起笔打个对钩,最多也就是不到半秒钟的事情;可是不满意呢,却要拿起笔在长横线上刷刷刷的填上不满意三个字,即使书写速度再快,写完不满意这三个字,怎么也得四五秒钟吧?包飞扬就坐在主席台上虎视眈眈地看着,下面这些干部即使是有谁想投包飞扬的不满意票,也得衡量一下,自己有没有胆子在包飞扬的注视下刷刷刷地在评测考核表上写上四五秒钟。
  若是包飞扬注定当不成这个丨警丨察局局长,他们自然是不会去在乎包飞扬会不会对他们进行打击报复。可是现在,随着省实验小学对市局子女开放特招入学,尤其是这个特招入学的名额还掌握在包飞扬的手里的情况下,包飞扬已经笃定会在市丨警丨察局一把手的位置上继续坐下去,这种情况下,即使那些没有子女需要到省实验小学入学或者转学的处级副处级干部也不敢投包飞扬的不满意票,因为得罪了一个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还要担任单位一把手的领导,后果是什么,你懂得!

  罗丰城最擅长的就是揣摩人心,对眼下的情况又如何不清楚,所以他才会大骂省委组织部督察工作组搞出来的这种民主评测考核表的填写方式,因为这种方式对包飞扬简直是太有利,或者说干脆就是要保包飞扬不会被下面的干部投下台。
  按理说这种投票方式对包飞扬有利,对他罗丰城也应该同样有利,因为轮到下面干部投他的民主评测考核表的时候,他也同样坐在主席台上。
  但是这所谓的按理指的是按照常理,今天的情况已经不能按照常理来推断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罗丰城已经公开和包飞扬撕破脸了,在这种情况下,轮到那些干部填写罗丰城的民主评测考核表的时候,包飞扬也同样坐在台上,谁填写对罗丰城满意,谁填写对罗丰城不满意,包飞扬同样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对于那些家里有适龄入学儿童的干部们来说,由于刚才省实验小学的乔副校长已经宣布了,去省实验小学就读的名额是掌握在包飞扬的手里,前面罗丰城针对包飞扬的动作那么明显,这时候他们如果要投罗丰城的满意票,谁知道包飞扬会不会有想法?万一包飞扬包局长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小想法,最后在省实验小学入学名单上稍微歪一下嘴,他们的孩子难道真的要去青云区第一小区这种教学质量眼看要沦落的民工学校水平的破学校去读书啊?

  同样,那些目前孩子还在青云区第一小学读书的干部们,即使心里都在盘算着怎么讨好包飞扬,好让包飞扬去省实验小学通融一下,把自己的孩子从青云区第一小学转到省实验小学去,这个时候又岂敢会在包飞扬眼皮下投罗丰城的满意票?至于说罗丰城所设想的,把这些干部们因为青云区第一小学骨干教师全部被抽调走产生的愤恨转移到包飞扬身上,在这种填写民主评测表的方式下全部都是渣渣。即使他们真的愤恨包飞扬,但是在利益取舍的驱动下,也只会以更快的速度在满意那一栏上打上对勾而不敢有丝毫迟疑让包飞扬残生误会。

  日期:2017-03-08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