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21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愣了下,道:“我当然是在青阳啦,这好像不用问吧?哈哈。”徐达道:“我还不知道你在青阳?我是问你在哪呢。我快到了,晚上一起喝酒。”李睿又惊又喜,道:“你找我喝酒来啦?”徐达懒洋洋的道:“是啊,闲得无聊,过来找你喝酒,我都在火车上了呢,马上就到。”李睿笑道:“那可是好极了,我今晚正好有的是时间,而且我也正好气不顺,你过来听我发发牢骚……”
  傍晚下班时分,天色还很亮,西方天际还闪烁着落日的余晖,李睿与徐达已经在西二环一家清真烧烤店里享受着冰凉的啤酒与喷香的烤羊肉了。
  “烤韭菜!油炸蚂蚱!”
  随着服务员的招呼声,两盘刚出锅的新鲜菜肴放在了桌上。
  李睿拿筷子指指油炸蚂蚱,道:“老弟,尝尝这个油炸蚂蚱,啧啧,越吃越香越想吃啊!”徐达举筷夹起一只肥大的被炸得外焦里嫩的蚂蚱,送到嘴里,咀嚼一阵,连连点头,道:“真是越嚼越香,不错。”说着话端起酒杯。
  李睿与他碰杯,二人直接干掉了杯中酒,随后各自倒上。
  徐达问道:“你刚才电话里说气不顺,怎么个意思?”李睿听得一顿,将手中烤串放下,叹口气,先端起酒杯咕嘟咕嘟灌了两大口,随后忿忿地道:“说起来话长啊,你听我慢慢跟你讲……”
  他将认识大哥黄兴华以来的大事小情都讲了一遍,重点描述黄兴华对他的兄弟情义,最后话锋一转,语气沉痛的述说起黄兴华去世前后的细节,当然重点放在今天的所有发现上,说完后痛骂黄家子孙的冷漠消极态度,气得都拍了桌子。
  徐达听后沉思一阵,将他讲的前后事体联系起来,等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也就是说,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是黄老的保镖、一个叫梁根的人,在黄老的保温杯里下药,将黄老害死?”
  李睿叹息着将杯中酒一口喝干,道:“确定这一点也没什么用,因为保温杯找不到,也就没有证据指控梁根。而梁根又应该只是一个受雇于人的杀手,真正的凶手藏在幕后,我连梁根都奈何不了,又怎么抓出幕后真凶?”
  徐达微微一笑,道:“谁说确认这一点没用?只要能确认,就是梁根下的手,那我就能想办法,让梁根吐出真话来!”
  李睿听得耳朵一跳,怔怔的看着他,忽然想到,自己这位好兄弟神通广大、背景惊人,对手通常是美国中情局特工这类狠角色,他尚能做到全身而退、游刃有余,转而对付梁根这种小人物,还不是信手拈来?想到这又惊又喜,道:“哎呀,我怎么忘了你这个大拿?!”
  徐达笑眯眯的道:“先喝酒,喝酒是正事,等喝完酒,你带我去找那个梁根,随后在旁看好戏就是了。”
  有了这个许诺,李睿肚子里的气儿一下就顺了,心情畅快之下,越发觉得酒美菜香,频频举杯,不一时桌上就堆了七八个空酒瓶。
  两人喝到七点出头,喝了个尽兴痛快。走出饭店,徐达悠哉悠哉的走了几步,道:“走吧,去会会那个梁根。”李睿酒意微醺,却还记得提醒他:“忘了跟你说,梁根是咏春拳祖师梁赞的后人,功夫很不错。”徐达表现得很谦虚:“先跟他过过手,拳脚打得过就算,拳脚打不过我还有飞刀。”李睿问道:“你拳脚拿下他也没问题吧?哪怕没听你说,光听小倩说你的授武内容,也知道你的实力。”

  徐达道:“马马虎虎吧,不过现在咏春拳后人也应该没什么高手,武术界整体式微啊。”李睿定计道:“既然要上演全武行,那我们要找个封闭的空间和梁根对质,免得他跑掉。这样,赶到宾馆以后,我先开个房间,然后你去房间里等着,我把他叫到房间里去,你再动手。”徐达不置可否,道:“希望他不要让我太费事……”
  在路边拦下辆出租车,兄弟二人赶奔青阳宾馆。路上,徐达让司机找家大超市停下,说进去买些东西。李睿虽然好奇他要买什么,却也没有多问,反正过会儿他买的时候就能知道了。
  出租车最终停在一家青阳本地的大型连锁超市门口,李睿掏钱付费,兄弟二人下车,进入超市。
  徐达在超市里买了两样东西,一卷胶带,一个红色的硬塑料漏斗。李睿看在眼里好奇不已,问他要干什么。徐达也不回答,只笑着让他过会儿看戏即可。
  赶到青阳宾馆,李睿先去前台开了个普通房间,带徐达进入房间后,转身去找戚凤池。之所以要找戚管家而非直接去找梁根,是因为他不知道梁根的房间是哪个,要找戚凤池问一下。
  说来真是冤家路窄,李睿敲开戚凤池屋门时,正看到黄惟宁也在房里。二人对视一眼,都很诧异对方会出现在这里,但二人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沉默,显然是芥蒂仍存。
  当着黄惟宁的面,李睿也不好问戚凤池有关梁根的下落,否则很可能引起她的怀疑,便转口问起别的事情:“戚管家,我大哥的丧事安排,到我头上有什么分工?”戚凤池道:“这个暂时还没确定下来,要等治丧委员会的成员全部到齐以后再定,你先不要急,会有你忙的。”李睿又问:“治丧委员会什么时候可以组全?”戚凤池回头看了里面的黄惟宁一眼,道:“今早刚发出讣告,估计人全到齐要明天甚至后天去了,有些人过来路途会很长,譬如老爷在美国那边的堂内至交好友,赶来青阳会很花时间。”

  李睿问完这两句,眼看黄惟宁没有要走的觉悟,估计短时间内是别想从戚凤池这里得知梁根的下落了,转念不如找江美娴去问,便道:“好,那我就先回去了,明早再过来,戚管家你早点休息。”说完转身要走。
  “李先生!”
  黄惟宁忽然出声呼唤,随后她人也追了出来,经过戚凤池身边时说道:“戚管家,我和李先生说几句话。”
  戚凤池点点头,等她出屋后便把屋门关了。
  李睿回身望着追出来的黄惟宁,面存疑色,不知道她要说什么?是向自己道歉,还是继续斗口顶牛?
  黄惟宁缓步走到他身前,细细打量他几眼,低声道:“不知道你打算如何调查下去?”李睿有了徐达作为有力臂助,心气儿也高涨起来,大剌剌的道:“我怎么调查下去你就不用管了,我保证可以查出幕后黑手就是了,你等着瞧吧。”黄惟宁闻嗅到他说话时带出的酒气,微微蹙眉,道:“你喝酒了?”李睿嗤笑道:“黄小姐真是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乱管啊,我喝酒你也要管吗?”
  黄惟宁倒也没有生气,紧蹙秀眉看着他,唇角抿起,倒像是一位贤妻正在无奈于酗酒的夫君。
  李睿见她不再言语,转身便走。
  黄惟宁紧走几步追上,叫道:“李先生……”李睿停步回头,不耐烦的道:“还有事吗?别耽误我时间,我还很忙。”黄惟宁走到他跟前,低声道:“我现在知道,爷爷为何对你如此厚爱器重,你有情有义,勇于担当,不枉爷爷与你兄弟一场。尽管有时候你说的话很难听,但你确实是一心一意为我爷爷考虑。与你相比,我非常的汗颜……”李睿皱起眉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日期:2017-03-08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