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58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赶紧又夺回来,冲她皱了一下眉头,又做出一个静声的手势,轻轻的按下了电话的接听键。
  电话是办公室主任秦岭振打过来的,他向秦书凯汇报了一个消息,就在刚才一中校长被市纪委的工作人员给带走了。
  秦书凯听了这话,浑身一阵兴奋,他有些急切的口气问道,这个消息可靠吗?

  秦岭振汇报说,绝对可靠,是县纪委的王炳义书记亲自打电话过来说的。
  秦书凯心里的一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奶奶的,这世道真是狗眼看人低,朝中有人好办事啊,之前王炳义对自己提出帮忙查处一中校长的事情,还有些不乐意配合,这下倒好,昨天才把材料给他,今天就把人给抓了,这可真是神速啊。
  秦书凯挂断电话的时候,赵红妹翻身一跃骑到了他的身上,撒娇的口气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瞧你的脸色都高兴坏了。
  秦书凯此刻心情大悦,忍不住把一只手伸进女人的凶上,开始玩弄。

  感觉很舒眼,秦书凯躺在那里差点睡着了,随着汗水的蒸发秦书凯的身体也变的凉了下来。
  “你每次都是喜吹射在我里面,你就不怕我怀孕啊。”她在秦书凯耳边说。
  “那要看你的了,你如果真有了我也没办法啊。”
  赵红妹笑道,就冲你这句不见外的话,说点消息给你听听。

  秦书凯问道,什么消息?
  赵红妹说,还能有什么消息,从胡亚平那里得来的消息呗。
  秦书凯心中一阵不爽,这女人跟自己睡在一起,却提及跟她有特殊关系的另一个男人,真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赵红妹没有注意到秦书凯脸色的细微变化,依旧顺着自己的话题往下说道,还记得那个被调整到普水县当县长的王秘书长吗?
  秦书凯问道,怎么了?他出事了?
  赵红妹伸出手指点了一下秦书凯的脑袋说,你这什么坏心眼,人家的确是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也不能这么咒人家,我告诉你,他到了普水县后,这县长当的很不称心,因为争权夺利的种种问题跟县委书记张富贵斗的头破血流。
  秦书凯一想,依照张富贵的脾气,这种事情倒是有可能发生的,明明是一个人独占的好处,张富贵那种守财奴样的货色,怎么会愿意跟别人平分呢,就算王秘书长是胡亚平罩着的人,估计他也不会给面子。

  见秦书凯一副思索的样子,赵红妹说,王秘书长想要提拔一批干部,让自己的手下有人可用,结果上了县委常委会,竟然一个都没能通过,这下王秘书长急了眼,把事情都捅到市里来了,找到胡亚平书记告状,说是张富贵这个县委书记实在是太霸权了,手也伸得长,不该他县委那边管的事情,他也全都管了,自己这个县长如今在普水县里几乎成了摆设。
  秦书凯问道,胡亚平什么态度?
  赵红妹没好气的说,胡亚平还能有什么态度,他心里也知道张富贵是唐小平罩着的人,他手下的人在底下没能耐斗得过唐小平的人,他还能有什么好说的,把王秘书长狠狠的骂了一顿,告诉他,王秘书长在普水县没能自己想办法控制住局面之前,别没事到他面前来晃悠。
  秦书凯听了赵红妹讲的话,心里不禁深有同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这种事情,各个县里都差不多,当县长的要是到了一个新的环境,想要把局面打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赵红妹见秦书凯一副有感而发的口气,笑盈盈的把脸凑到秦书凯面前说,我听说,你到了红河县后,想要调整县里的公丨安丨局长,结果事情又黄了?
  秦书凯知道,依着赵红妹跟胡亚平的关系,这种事情她必定也是知情的,于是冲着赵红妹说,现在我倒是已经知道了,到底是谁帮了那小子的忙,只可惜,太晚了,这件事对我以后的工作开展,可是造成了很不利的影响啊。

  赵红妹说,秦书凯,你也别泄气,这件事说到底有些特别,毕竟是省里的领导直接跟胡亚平打的招呼,凡事总有个意外,我相信你只要不灰心,局面会慢慢好起来的。
  秦书凯听赵红妹安慰自己,心里一暖,把女人搂进怀里,轻轻的触碰她的发丝说,你放心吧,就算是红河县里的局势再怎么复杂,我一定能掌控局面的,到时候,请你过去喝酒,看看我秦县长是怎么号令诸侯,说一不二的。
  赵红妹看出秦书凯的心情已经从没有调整成功县公丨安丨局局长王路宝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不由笑道,早知道,你这么乐观,我就不想办法安慰你了,你放心吧,等你方便的时候,我一定会以县长夫人的身份,去给你撑撑场面。
  秦书凯笑道,你别美滋滋的,想要做我县长夫人的美女多了去了,就你这样的先竞争上岗再说。

  两人又嘻嘻哈哈的打情骂俏了一番后,赵红妹正色对秦书凯说,最近市里要动一批处级干部,秦书凯如果有什么朋友要动的,可以这个时侯找关系,当然,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岗位,那么自己也可以帮忙。
  秦书凯知道,凭着赵红妹和胡亚平之间的关系,帮忙提拔一个干部,也不是什么大事,正因为如此,赵红妹才敢大胆的承诺自己。秦书凯并没有拒绝赵红妹的好意,只是说,等到自己需要的时候会和赵红妹主动联系的。
  在赵红妹家吃了一顿她外婆亲手做的一桌美食后,秦书凯礼貌的告辞出来,此刻时间已经快到晚上九点多了。
  站在赵红妹家的楼下迟疑了一会,他还是决定顺便回家一趟,自从到了红河县上班后,有时候一两周都没时间回家,孩子见了自己都跟见了客人一样,礼貌的打声招呼后,立马躲进自己的房间不搭理自己,父母每每见了,也颇有怨言的口气,意思家里全都指望着儿媳妇刘丹丹,他这个一家之主倒好,连家里人的面都不见了。
  回到家后,尽管秦书凯解释说,自己在外头已经吃过晚饭了,母亲还是去厨房热了两个热乎乎的大包子,非要儿子当着自己的面吃下。秦书凯心知母亲是心疼自己在外头整天喝酒,应酬,把身子都搞垮了,其实却经常吃不饱肚子。
  他没有多说什么,拿着两个包子进了自己和刘丹丹的卧室。
  刘丹丹正一个人斜躺在床上看电视,见秦书凯进来,便说,正好你回来了,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秦书凯坐到床边,问道,什么事?
  刘丹丹说,是这样的,现在儿子大了,上了小学后,晚上需要有个人专职辅导,有些作业,老师交代的时候,就是要孩子跟家长一起完成的,我现在这个位置,尽管是个领导,在时间上实在是没法照顾周全。

  日期:2017-03-08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