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08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且是我给她创造了这个条件,虽然她们没有证据说是我这么做的,但本来就是我引导的情况下,王中王才有条件,才能这么做。
  瓦莱死的也活该。
  只不过,下一步,不知道惊恐的丁佩,会如何对付我了。
  想到这个,我就头疼。
  我对贺兰婷说道:“丁佩不过是一个d监区的监区长,有那么厉害吗?有什么背景,连你都怕她。”

  贺兰婷说道:“这些幼稚的问题你问过了好几次了吧。”
  我说道:“好吧。”
  本身她们就是不同的派别,拼的也就是看谁的背景够强大,就像那句话一样,西游记里,被打死的,都是没背景的妖怪。
  看来丁佩的背景强大的足以能和贺兰婷对抗啊,那实在是不简单。

  吃完饭了后,贺兰婷催促我去买单,我去买单了后,她又催促我去给她打钱。
  我问道:“你急什么呢。”
  贺兰婷说道:“买新手机,新电脑,不想用我自己卡里的钱。”
  这话,多冠冕堂皇。

  我说道:“那就用我卡里的钱?”
  贺兰婷说道:“你也是要给。”
  我说道:“你电脑手机不是有吗。”
  贺兰婷说道:“新出的,就该买新的。”
  我问:“这是什么道理,谁教你的。”
  贺兰婷说道:“谁教的你不用管,道理就是这道理。”
  我呵呵一声,说道:“是是是,你说得对,都是真理。”
  只能去给她打了钱。
  打了钱后,回到车上,贺兰婷直直看着我,瞪着我。
  我问道:“干嘛。”
  贺兰婷说道:“你瞒着我搞了多少钱。”
  我说道:“这些钱,我是通过自己本事赚来的,怎么是我瞒着你了呢,你又不是我老婆,我还瞒着你私藏钱了。”
  贺兰婷说道:“哦,很好。”
  我急忙问:“什么很好,你想干嘛。”
  贺兰婷说道:“没想。”
  她一定又在打着我钱的主意。
  我说道:“你不用想什么,我已经没钱了,你再打我钱的主意也没用的。”

  她轻蔑的哼了一声,然后说道:“下车。”
  我问:“你不送我回去?”
  贺兰婷说道:“脑子出问题了吗。”
  我说道:“我给了你那么多钱,买都买得起你的车了,你不送我回去?”
  贺兰婷说道:“不交易了。”
  我急忙赔笑:“好好好我这就下车,美女走好,再见,路上小心啊。”
  下车后关上了车门,看着她离开了。
  长长的叹气,这家伙啊。
  一辆车停在了我的身旁,竟然是柳智慧的车。
  车窗降下,果然是柳智慧,奇怪,柳智慧怎么在这。
  我看着她:“怎么那么巧。”
  柳智慧说道:“跟踪。”
  我问:“你跟踪我干嘛。”

  柳智慧说道:“吃醋,想撞死你。”
  我说道:“你不是吧,呵呵开玩笑的是吧。”
  柳智慧说道:“上车。”
  我上车了。
  我问道:“你跟着我干嘛。”

  柳智慧说道:“要你帮忙。”
  我问:“帮忙什么。”
  柳智慧说道:“去了你就知道。”
  我说道:“又这样。”
  柳智慧开着车往前走,说道:“文物局局长,陈振松,每天晚上这个点,都会在小区门口外的马路上散步。”
  我说道:“哦,你要去搭讪他啊。”

  柳智慧说道:“他散步的时候,你去把他身上的手机抢了。”
  我说道:“你,你,你不是吧,让我直接去抢劫啊!”
  柳智慧说道:“是。”
  我说道:“这,这我干不出来。让我去抢劫?”
  柳智慧说道:“他的上家,我基本可以确定是这个集团的领导人。”
  我说道:“他的上家?你知道谁了吗。”
  柳智慧说道:“判断出来是谁,可是我需要证据证明,就是那个人。”

  我说道:“那干嘛抢他手机。”
  柳智慧说道:“他手机里,很可能有我想要得到的线索。”
  我说道:“那好吧,那怎么抢啊。”
  柳智慧说道:“戴上头罩,冲过去就抢,有一段路没有摄像头。”
  我说道:“唉,难搞啊。”
  柳智慧说道:“放心吧,他是一个瘦弱的不足一米六的差不多六十岁的老头,”
  我问:“瘦弱的老头?”
  柳智慧说道:“他反抗不过你。他有个爱好,喜欢吃饭后出来散步,散步时,喜欢打打电话发发信息。”
  我问道:“你盯了他几天了是吧。”
  柳智慧说道:“对。”

  我说道:“好吧。那我问你,干嘛不找别人去干这事呢。”
  柳智慧说道:“因为是你。”
  我问:“什么因为是我。”
  柳智慧说道:“因为我希望是你。”
  我说道:“不懂。”
  柳智慧再没有解释什么。
  车子开到了某个小区的门口,停下来。

  这小区,是在郊区啊。
  而且看起来,那个小区,是上一代的那种建筑单位房,一看就比较老旧的,门口的路也有些破破烂烂的。
  我问道:“文物局局长住在这里?”
  柳智慧说道:“是住在这里。”
  我问道:“不是吧,怎么说,他好歹是个局长,况且,他不是还和人家搞什么这些文物,那不是挺有钱的。”
  柳智慧说道:“这是个老学究,兢兢业业,一辈子的贡献付出在了工作上,参与文物的发掘,保存,展览,出书,等等等等。文物都是值钱的东西,他拒绝了很多人给他送的钱。”

  我问:“那为什么这次?和他有关。”
  柳智慧说道:“因为他可能是被骗了。”
  我说道:“被骗了?”
  柳智慧说道:“这个集团的领导人,骗了他。”
  我说道:“那,我搞不懂了。那为什么康越和卢音会拿了钱,给他做事?”
  柳智慧说道:“你不需要懂太多了。”
  我说道:“我是很好奇。”
  柳智慧说道:“集团的这个领导人,越过了陈振松,找了康越,陈振松,还有卢音,都是被骗。卢音是活该,陈振松完全是不知道被骗。大概就是,集团领导人让陈振松把这项考古发掘的工作做好,文物全部交上去,却动了手脚,让康越出各种伪造的文件,但这伪造的文件,其实就是真的,用方法利用了陈振松,陈振松在上面签字确认,他被蒙骗了。当知道了自己被蒙骗的事后,陈振松因为怕死怕连累到自家人的懦弱性格,选择假装不知道。我暂时不知道集团领导人为什么留下他的命,不会杀他灭口,很可能,他对他们来说,还有用。”

  日期:2016-11-12 08: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