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17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的华子建事情很多,他不可能对下面每一个地方都关注的那么细致,所以作为一个高层领导,他更多的只能用一种潜在的威胁来震慑这些的属下,让他们摸不透自己,看不懂自己,从而在心中有畏惧,就像当初乐世祥说的那样,一个领导,必须要有畏惧,当所有的事情他都不在害怕的时候,那也就到了危险的边缘。
  氮肥厂建在峰峡县的南郊,离县城大约两公里,三辆车用不了20分钟就到了,小车直接开进了氮肥厂的大院,看守大门的老大爷看见是前面的那辆是副县长的车,自然就把门打开了。
  小车刚在院里停好,早得到消息的氮肥厂厂长宋开明和厂办主任等人都迎了上来,口里连声喊着欢迎县长前来视察。
  华子建他们下车后,那个副县长对厂长宋开明介绍道:“宋厂长,这是市委的华书记,今天专门到你这氮肥厂来了解情况。”

  宋厂长看着也像是华书记,这一听介绍,慌的心里乱跳,赶忙过来握住华子建伸出的手,说道:“华书记,欢迎您前来检查工作。”
  华子建和他握了一下,说道:“宋厂长辛苦了。”
  “领导辛苦,我们不辛苦。”厂长笑着说道。
  华子建看到对方那高高凸起的肚子,心里就有点不舒服,再看到他那油光满面的脸,更是有一种厌烦,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几人进了氮肥厂的会议室,厂办主任立即指挥一个女孩替华子建他们泡了茶,然后华子建就坐着听这个厂长汇报工厂的情况。
  这厂长的汇报,并没有什么新鲜的内容,只是一味地叫苦,说因为市场的原因,再加上氮肥厂这几年政府没有加大投入,导致产品单一,质量不过硬,最终被市化工公司挤垮,现在唯一的一条路,就是进行拍卖。
  华子建听得眉头一皱,问道:“宋厂长,如果拍卖不出去,你认为又应该如何处理?”
  听到华子建这样问,厂长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其实不只是厂长,就是这个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和罗县长,也没有想过这氮肥厂卖不出去的事。
  看到对方无法回答,华子建说道:“罗县长,宋厂长,我们做什么事,都要把最坏的结果考虑进去,你们这个氮肥厂,如果不进行技术革新的话,前途并不看好,这样一个亏损的企业,你们说,还会有什么人对它感兴趣。”
  “华书记批评得对,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我要向你检讨。”罗县长在一边说道。
  “还不是检讨的时候,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在既要保障职工权益的同时,又要搞好这氮肥厂的改制。”华子建不客气地说道。
  这罗县长当初也是华子建刚到北江市来得时候就投靠过来了,应该算是华子建的老班底,所以华子建说话也比较严厉。
  罗县长头上冒着汗水,正要说话解释一下,只听到大院里传来一阵喧哗,厂长的脸一下子变了起来。
  华子建皱着眉头问道:“宋厂长,外面是什么事?”
  厂长让厂办主任出去看一下,主任出去不一会,就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宋厂长,不好了,覃师傅他们又来了,他们要见华书记。”
  听到是覃师傅这个难缠的人来了,厂长再也沉不住气,对华子建说道:“华书记,现在外面被工人围住了,他们要见你。”
  华子建一听这工人要见自己,就笑道:“见就见呗,有什么了不起的。”
  罗县长一听,急忙说道:“华书记,这工人喜欢胡搅蛮缠的,你千万不能出去。”
  “罗县长,这工人要见我们领导,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去看一下,让他们选几个代表进来,我正想向他们了解一下情况呢。”华子建说道。

  看到华子建的态度十分坚决,罗县长只得出去,过不一会儿,就带着六七个工人进来了。
  第一千零四十章:叱咤风云
  这些工人看到厂长在会议室里,就互相看了一眼,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华子建瞟了一眼,心里已经是明白了一些问题,说道:‘宋厂长,我知道你的事多,你去忙吧,我和工人老大哥们谈谈心。”
  宋厂长听到华子建这样指名道姓的赶自己出去,再也不好呆在会议室里,只是狠狠地盯了那几个工人一眼,走了出去,罗县长和齐玉玲等人,见此状况,也不好在会议室坐了,齐玉玲站起来笑笑说:“华书记,我和罗县长几个到外面车间去转转。”
  华子建并没有驱赶他们几个的意思,但想想他们不在现场也好,就点点头,没说什么,这几个峰峡县的干部都很识趣的离开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也就只剩下了华子建,文秘书长和市工业局的齐局长三人,华子建对这些工人说道:“既然大家来了,说明大家信任我,对此,我表示感谢,请坐吧,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说,我相信,就算有天大的问题,我们也能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这是一个长得十分强壮的中年男子说道:“既然华书记吩咐了,我们大家坐下吧。”
  其余的工人点了点头,跟着那个中年男子一起坐下。
  “这就对了嘛,你们是氮肥厂的主人,这到了会议室,就像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我们先喝口茶,然后慢慢说。”看到齐局长站起来替这些工人泡了茶,华子建笑着说道。
  这些工人也没有想到,华书记如此的亲切,随和,他们刚才还有些激动的神情也稍微的平静一点,华子建望着那个中年男子道:“这位大哥,你贵姓?”
  那个中年男子看到华子建首先问他的姓名,就说道:“免贵姓覃,别人都叫我覃师傅。”
  “覃师傅,你可以说说今天到这厂里来有什么事要反映吗?”华子建示意文秘书长做笔记,亲切地问道。
  “华书记,我们几个都是从这氮肥厂建厂那天起,就在厂里上班的,”他指着坐在一边的那个戴眼镜的瘦瘦的中年人说道,“这位就是我们厂里的易工,专门负责工厂的技术问题的,我们这个厂,前几年十分红火,福利待遇很好,是峰峡县最让人羡慕的单位,谁知这个宋开明当上厂长后,我们厂里就越来越糟,到了最后,竟然连工资也发不出年了,还有三分之二的人在家里待岗,可是那个***宋开明,还每天开着那辆小车,下馆子,泡女人,整天和一伙狐朋狗友大吃大喝的,最后把好端端的一个工厂,硬生生的吃垮了。听说现在这***又想把厂卖掉,华书记,我们这几百人,就全靠这氮肥厂生活,这厂子没了,你叫我们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华子建暗自摇头,这小子,满嘴的粗话,不过想想也没往心里去了,这或许就是他们的一种交流方式,等到覃师傅说完,华子建这才说道:“覃师傅,我理解你们的心情,换着任何一个人,面对自己辛辛苦苦工作了大半辈子的工厂,说没就没有了,都会像你们一般的难过,不过,据我所知,你们这个工厂早就资不抵债了,这两年全靠财政拨款和贷款过日子,至于你所说的宋厂长大吃大喝,甚至贪污**,这可得要有证据,没有证据的事,就不要乱说,如果你们有确凿的证据,可以如实向市里反映,依法查处他的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