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16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很凄惨的点点头,说:“我正在想办法啊,要说起来,这跟孙将军,二公子都很有关系的,只要他们能稍微的配合一下,事情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孙将军也是农村出来的,刚才听的心里老是不忍的了,现在见华子建点到了自己的名字,就说:“华书记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只管说。”
  华子建就说了:“我想,下一步在钢厂走入了正常生产后,尽量的多用一些我们本地的劳工,这样他们也就不需要跑到外地工作了。”
  孙将军和二公子都一起点头,说:“这没问题,应该的,应该的。”
  但显然的,这解决不了多少问题,而且还远水不解近渴。
  柯小紫想了想,有点忍不住的说:“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吗?”
  “有啊,我还没说完,我想啊,等钢厂建成,盈利了,要是每年从钢厂拿出一点利润来,不说多了,拿出百分之10来,就能很好的解决一些问题了,但这个事情我一个人做不得主啊,这里面不仅涉及到军方,还涉及到你们啸岭的股份,所以我说要让他们稍微配合一下才成。”
  华子建这话一说,二公子的头又大了起来,他知道,华子建把一个圈套又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柯小紫在那面就说话了:“这没问题,我家啸岭最喜欢孩子了。”
  二公子哭笑不得,看看华子建,只能摇头了。
  孙将军先是愣了一下,后来看看人家柯小紫一个女人都说的如此的干脆,这自己在不表态让他们笑话了,他就很小心的说:“华书记,你这个建议很好,但你也知道,这个事情要上会研究的,不过你放心,我会把你今天的话如实的传达给总后的领导,我估计啊,应该问题不大。”

  孙将军的估计是有根据的,不要说万一钢厂挣钱了,就是钢厂不挣钱,军方也一定会每年投入一些钱来让它维持运转的,因为军方虽然在钢厂不挣钱,但在原料的采购上却省下了一大笔的开支。
  李云中也说话了:“那就请孙将军为这个事情多费一点心,就当是搞了一个军民共建的爱心活动吧。”
  李云中的加入,更让这个话题变得有了力度,孙将军连连点头,说自己也是农村的孩子,自己听着也很感动的,一定会尽快落实这个问题。
  这个时候,翟清尘才算真正的体会到了华子建的智慧,他在今天晚上,请来了孙将军,让二公子却不过情面,只好答应不再追究股份的事情,转而,他有通过说服二公子,让孙将军接受了留守儿童救助方案,真可谓是左右逢源。

  当然,得利最大的肯定是北江市了,北江市用不到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换来了别人百分之70的赞助,这实在是高明之举。
  而且,翟清尘现在也算是明白了华子建曾经说过的话,他说想要个屈副书记一个政绩,帮着屈副书记树立威望,这一点都不假,因为这个在别人眼中无解的问题,华子建已经提前帮屈副书记想好了办法,这也同时反映出华子建对和屈副书记之间的关系密切了。
  想到这里,翟清尘还是有点忧虑的,自己有苏良世撑腰,而华子建有李云中支持,自己本来就略逊一筹,再加上北江市华子建和屈副书记的紧密团结,自己能够腾挪的空间实在不大啊。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叱咤风云
  华子建一点忧虑都没有了,刚才还凄凄惨惨的气氛也在他后面的一些妙语连珠的谈笑中开始化解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华子建有点心不在焉了,因为他看到了柯小紫抱着孩子到一边那个沙发上坐了下来,开始给孩子喂奶,其他人是看不清楚,但华子建这个角度刚好就能看到柯小紫那圆圆的,丰~满的**,小孩子吃的滋滋有味,华子建也感到有点饥肠辘辘。
  不由得,华子建心里那个郁闷,思绪万千:“多么生动的球体,自己要是过去用两手按住柯小紫的咪咪,然后跟小孩说:喊叔叔,不喊不给吃。”
  当然了,这也就是想想而已。。。。。。
  第二天中午,快下班的时候,华子建的办公室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这就是苏良世的女儿苏厉羽,应该说,华子建和她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在一起了,听说过春节的时候,这个丫头去了海南,也不知道是去疗伤,还是去散心,华子建没有打电话给她,在华子建的想法中,两人还是适当的保持一点距离最好。
  所以他们也只是相互发了一个祝福的短信息,也许,苏厉羽和华子建是一个想法,但今天两人又见面了,特别是在华子建没有一点准备的情况下见了面。
  华子建看着这丫头,好久没见,她更加的妩媚,只是人却看起来成熟了许多,眼中没有过去那种天真和幼稚,代之而来的是一份成熟和幽怨。
  “华书记,好久不见了,你过的还好吗?”她幽幽的说。
  “还行吧,就是忙。”

  “忙的一定什么都记不得了吧?”说着话的时候,苏厉羽的心里有种淡淡的忧伤,或许真的华子建已经完全把自己遗忘了。
  有人说,时间是忘记过去最好的良药,它可以医治好世上最难忘的情伤,也有人说不能忘记的永远都会铭刻在心里,它就象一根藏在心底的针,时不时会刺痛你的神经,让你永远的记着一个人,她的灵魂时常会在不经意间突然窜出来,在你的心上轻咬一口,让你的嘴角增添一抹淡淡的笑容或忧伤。
  苏厉羽以为好久不见华子建,这份感情已经淡了、散了、忘了的那份情,淡见面这一刹那,那种沉淀在心底的情愫又突然又重回心间,它就象一缕清风,拂开了厚厚的蒙尘,让过去的一切晰晰如生,让现在的苏厉羽一下子又失魂落魄了!它就象一个番多拉的盒子,一旦被打开,就再也无法关上,从它里面蹦出来的怪兽,瞬间就能控制住人的心灵!确实在躲避的这段时间来,苏厉羽心里一直没有忘记过他,每当刮风、下雨的时候,思念总会悄悄的跳出来,偶尔的想起他来。

  只是每一次都让苏厉羽快速的截断了,但现在这样的感情有出现了。
  华子建迟疑着说:“有的事情还是忘记的好,因为我们的记忆是有限的,装不下太多的东西。”
  “但是哪些是可以忘记的东西呢?比如是我吗?”
  华子建沉默了,他实在无法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他既不能说自己想要忘记苏厉羽,也不能说自己不能忘记她,华子建不想去误导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也不能伤害,这的确有点左右为难。

  苏厉羽不想一来就让华子建陷入两难,所以她轻轻的笑了笑,笑得很美,说:“我想采访一下特种钢厂筹建情况,不知道华书记能不能介绍一下。”
  换做平时,换做另一个人,华子建肯定会拒绝的,但今天华子建不能像过去那样的拒绝,他有时候也是感到可怜苏厉羽这样的女孩,为什么要注意执着的去追寻一种水中之花的情愫呢,自己对于苏厉羽来说,只能带去一种难以实现的朦胧和伤害。
  华子建点点头,说:“好吧,你想知道一些什么,我都告诉你。”
  “真的啊,谢谢你。”苏厉羽也觉察到了华子建对自己的疏离,她也只好客气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