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211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董婕妤深深看他几眼,没说什么,转身走向办公桌,要继续忙碌。
  李睿忽然又想起什么,问道:“我晓月姐呢?”董婕妤坐到大班椅上,摇头道:“不清楚,你想找她就给她打电话呀。”
  李睿还真就给李晓月打去电话,打通后让她来总经理办公室说话。
  董婕妤等他打完问道:“你叫她来我这说什么?”李睿道:“问点事情。”董婕妤道:“讨厌,怎么不出去说,你们说话耽误我工作知道吗?”李睿笑着起身,走到她桌前,道:“你不听就是了。”董婕妤很有风情的白他一眼,道:“你教给我怎么能不听?”李睿绕进桌里,站到她椅后,道:“我捂住你耳朵你就听不到了。”说着话,伸手捂住了她精致迷人的双耳。董婕妤随手把他手打开,低声斥道:“别闹,让晓月看到怎么想?”

  话音刚落,门口也响起了叩门声。董婕妤狠狠瞪了李睿一眼。
  李睿哈哈一笑,走到门口开门,一见门外正站着李晓月,忙请她进来。
  “总经理!”
  进屋后,李晓月先和董婕妤打了招呼。
  董婕妤点头道:“你们聊你们的,我忙我的。”
  李晓月闻言看向李睿,不知道他要跟自己说什么。
  李睿问道:“晓月姐,你分管贵宾楼,应该知道黄老每天的饭食送收都是怎么一个流程吧,你能跟我说说吗?”
  其实这个问题,他不问李晓月也能知道,因为他从老板宋朝阳的日常生活中就了解了:每日三餐,贵宾楼都有专门的送餐服务员,负责送到宾客房中,等宾客用餐后的一两个小时,再有服务员上门回收餐具与残渣。不过,李睿还想问一些特殊情况,所以才专门叫李晓月过来。
  李晓月愕然,语气随意而又亲热的道:“这你还不知道?一日三餐,都有服务员给送到房间,饭菜少的话直接用托盘端过去,饭菜多的话就用餐车推过去,等吃完了,再上门收回餐具。”

  李睿问道:“黄老的饭菜是怎么送过去的?”
  李晓月道:“他那人比较多,点的饭菜相应也就多,都是用餐车。”
  李睿呆了呆,道:“我倒是在二层见过很多次餐车,当时也没留神,现在想想,非常奇怪,餐车是怎么从一楼到二楼的呢?走楼梯肯定是不行的,汤菜会泼洒出去的;可是贵宾楼也没电梯啊?这怎么搞的?”
  董婕妤听到这,忍不住抬头看他一眼,艳美的脸上全是鄙夷之色,眼里却透着笑意。

  李晓月一愕,道:“小睿,你不会连传菜机都不知道吧?”
  李睿尴尬的笑道:“我知道传菜机,但不知道咱们贵宾楼也有。”说罢点点头,道:“也就是说,送给黄老的饭菜,从厨房出来后,走传菜机上到二楼,由二楼的服务员推餐车去接,接到后再推到二零二房间,这就算是送到了。”
  李晓月好奇的道:“你问这些干什么?”
  李睿却已经想别的了:“如果饭菜是这样送到大哥房间里的,那凶手应该没可能在路上下药,而只能是在房间里下药,那我找戚管家问问,昨晚饭菜送到屋里前后,屋里都有谁,基本就能锁定凶手的大概范围了。只是不知道,戚管家是否可以信任,不过看他憨厚忠诚的模样,倒是可以信赖,至少比梁根值得信赖。”
  他刚想到这,忽又觉得不对:“如果凶手在饭菜里下了药,固然会害死大哥,可包括戚管家在内的其他人也跑不了啊,可为什么只有大哥被害死了?不对,凶手不是在饭菜里下药的,要下也只能是下在大哥的饭碗或者汤碗里,但他得有多大的胆子以及多么高超的操作,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往大哥的饭碗里下药?”

  他想了又想,开始慢慢排除饭菜下药一说,转而思虑饮水下药的可能性——如果凶手只是往黄兴华的水杯里下药,那就容易操作的多了,进出卧室、接水之际,随时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往杯里下药,而且还不用担心会被人盯着看。这样既能只害死黄兴华,也不会将药力牵连到别人身上。而从这里推理,想要找到凶手也就不难了,只要找出昨晚上给黄兴华接水的人就足够了。
  “好啦,我清楚了,谢谢你啊晓月姐,我先去忙一会儿。”
  李睿匆匆和李晓月道别,快步跑出办公室,往楼梯间跑去,屋里董婕妤与李晓月二女对视一眼,面面相疑。
  李睿很快再次找到了黄惟宁,直截了当的问道:“昨晚上你爷爷临睡之前的一两个小时,你在不在他身边?”黄惟宁尽管不理解他这个问题的思路,可还是点头道:“我在的。”李睿道:“好,那你还记不记得,你爷爷临睡前喝了几次水?又都是谁给他接的水?”
  这个问题对黄惟宁来说似乎很有难度,她开始皱眉低头回忆,美眸也微微眯起,长长的睫毛一动不动,倒为她增添了几分愁苦之气,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怜惜她。

  李睿将她表情看在眼中,暗想,古代西施作颦,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样子吧。
  黄惟宁回忆良久,才缓缓启唇,道:“好像就只接过一次水,在接之前,爷爷的杯里始终都有水。在他接受完治疗后,他一口气把杯里的水都喝光了,然后我就拿杯出去接水……”李睿听到这只觉匪夷所思,失声叫道:“最后一次水是你接的?”黄惟宁摇头道:“本来是我接,可我走到卧室门口时,阿根却从我手里接过保温杯,说大小姐我来接吧。我一听就将杯子递给他了。”
  李睿面现震惊之色,叫道:“梁根?!还真是梁根!我早就觉得他不对劲,想不到还真是他。”黄惟宁听了个稀里糊涂,奇道:“什么是他?你……你不会怀疑,是他害我爷爷的吧?”李睿怒哼一声,道:“对啊,我就是这么想的。那天早上你爷爷给我零花钱的时候,梁根看向我的眼神就很古怪,我就觉得他不像表面上那么忠诚老实,再加上我刚才的分析……”
  他把刚才关于凶手下药方式的分析说了出来。黄惟宁听后觉得很有道理,连连点头。
  李睿又道:“光是这两点,就说他梁根有问题,似乎有点武断,但是你不要忘了,戚管家曾经说过,昨晚睡到半夜,是梁根突然进去把他叫醒,然后两人一起去看我大哥的睡眠情况,而理论上,既然戚管家已经贴身伺候我大哥了,他梁根就可以不用理会安心睡觉了,他又为什么这么做?没道理啊。可如果我大哥是被他下的药,那就很好解释了,他是要查看我大哥死去了没有,同时也能借戚管家之口,展示给外人看,他在尽忠职守的看护我大哥,而与我大哥之死无关。”

  黄惟宁听得都要傻掉了,连连点头,但很快皱眉道:“如果真是梁根做的,他为什么要半夜去查看我爷爷,而不等到天明?等到天明,让戚管家发现我爷爷已经去世,他再假作后来才知道,那不是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不被人怀疑吗?”
  李睿仔细想了想,道:“说得有道理,这一点,我还没想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可能……可能他是想让死讯尽快传出,好扰乱人心?人在午夜的时候,脑子肯定不如白天灵活敏锐,也就不会想太多,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
  日期:2017-03-07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