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210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解释倒也算是合情合理,黄惟宁脸色悲愤的点了点头。
  李睿道:“黄小姐,你知道你父亲三兄弟的遗产分配细节嘛,谁分得最少?谁平时对你爷爷最是不恭不敬?谁平日里又是逞凶斗狠的人?”黄惟宁默默转身,往里面卧室走去,走了几步才道:“你说到这个,我差点忘了和你说,我已经探过我父亲的口风了,他对于谢杜仲的质疑,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叫我不要疑神疑鬼,节外生枝,还说当务之急是为我爷爷办好后事,再之后是完成我爷爷的遗愿,为青阳投资。”

  李睿听得一阵心凉,如果黄家三子里的老大都不愿调查老爷子的真正死因,那自己也就别想得到另外两个儿子的支持了,又如何调查下去?忽的心头又是一跳,想到黄之山对父亲异常之死不感兴趣,那有没有一种可能是,他就是真凶,他对黄兴华下的手,自然是不愿意外人对此事展开调查了?又想,武侠小说中大多数的忠厚正派之人,反而正是隐藏至深的大反派,而黄之山面相敦厚宽怀,很可能也是一个大奸大恶之徒?

  黄惟宁回头留意到他脸色变幻,神情古怪,抿了抿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父亲不可能是害死我爷爷的凶手,因为他十几年前就已经对钱财没有任何兴趣了,这些年又把在集团的股份陆续转到了我两个哥哥与我身上,而且他已经完全退出集团事务,在家安享晚年。更关键的是,他之前多次对我爷爷表明,不愿意继承他的任何财产,因为他自己的钱都花不完了。你想一想,对遗产没有任何兴趣的人,怎会因遗产分配不均而心生怨恨进而杀人呢?何况是弑父?他做不出的。”

  李睿走上两步,道:“对不起黄小姐,我想多了,你别介意。”黄惟宁点点头,道:“其实我和你一样,也想找出真凶,好报答我爷爷对我的疼爱培养之情,但现在的问题是,我父亲很可能不会同意验尸,他若是不同意,我两个叔叔也不会答应,那也就无法验尸了,你说还能怎么办?”李睿想了想,道:“不论如何,你至少也要把刘法医刚刚的发现告诉令尊,没准他会同意调查下去也说不定呢。如果他还是拒绝,那咱们再想办法。”

  黄惟宁思忖良久,缓缓点头,算是答应下来。于是二人就此暂时分手,黄惟宁去找父亲黄之山,李睿一时无事,就去董婕妤的总经理办公室里稍事休息。
  董婕妤正在忙碌,见他进屋,只是瞥了他一眼,就继续忙,也没说给他沏杯茶水。李睿也不以为意,自顾自坐在沙发上,望了她一会儿,后来实在无聊,便拿出手机,给刘瑞拨去电话。
  接到电话,刘瑞很有些兴奋,问道:“李处,对方家属同意尸检了?”李睿苦笑一声,道:“我也想呢,可是这一点貌似很难做到。”刘瑞奇道:“怎么个情况?你大哥家属明知道你大哥是被人害死的,也不想继续调查下去?”李睿道:“刘主任,先不说这个了,我问你呀,假设——咱们做最坏的打算,我大哥家属始终不同意验尸,那咱们这边,还能继续调查下去吗?还有线索吗?”
  董婕妤听到“验尸”“调查”这两个词儿,抬头看向他,表情凝重而又疑惑。
  刘瑞想了想,道:“如果是这样,也是有线索的,咱们可以从你大哥晚餐或者饮水查起。那三种药物——目前的检测结果表明,凶手最少使用了三种药物——肯定是混入了晚餐或者饮水里的,那咱们就可以调查:谁接触过晚餐或者饮水;如果能找到晚餐的残渣是最好,能直接检测药物属性;另外,药物是有容器的,可以调查附近的垃圾桶或者偏僻角落,看有没有凶手遗落的药物容器。当然,我不是专业的刑警,目前只能想到这么多,你可以去刑警队,找刑警高手帮忙。”

  李睿思考了一忽儿,道:“从凶手使用安定药物掩盖我大哥真正死因来看,他智商很高,我担心他已经清除了所有痕迹,何况贵宾楼的餐具清洗、食物残渣处理和环卫保洁工作非常效率也非常专业,我们很可能查不到什么。我感觉这条线索的路子很窄。”
  刘瑞道:“是啊,所以最好从另外一头展开推理分析,凶手为什么要害死你大哥;害死你大哥能得到什么好处;谁又是最可能的凶手……两头同时推理调查,才能尽快锁定真凶,这也是刑警们屡试不爽的破案手段。”
  李睿谢过他,说再好好想想,便挂了电话,等放下手机才发现,董婕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自己跟前,笑道:“老婆,你什么时候走过来的?”董婕妤表情凝重的瞪着他,道:“你刚才在说什么?我怎么感觉和黄老去世一事有关啊?可你又怎么总是提到你大哥?你大哥又是谁?”
  李睿见她都听到了,也就不再瞒她,将黄兴华与自己结拜的事简单讲了,又说明了他的异常死因与血液检测结果。
  董婕妤听后花容失色,檀口开启,良久说不出话来。
  正在这时李睿手机响了,他拿起一看,是老板宋朝阳打来的,忙接听了。
  “小睿,你孙老师手术做完了,手术做得相当成功,已经回到病房,我正在陪着她。你放心吧,没什么事。”
  电话里,宋朝阳话语声显得有气无力,不知道是累得还是吓得,抑或是过度悲伤。
  李睿心中哀叹一声,这都是什么事吧,凶祸之事全都跑到一块来了,不过老板还好些,只用心关注孙淑琴就够了,自己却夹在两事中间,两头都要照顾,两头都要悲伤,唉,郁闷啊,道:“老板,您不可能一直在北京陪护孙老师吧,咱们是不是得请个护师,或者您那边找个亲戚帮忙过去看护孙老师?”

  宋朝阳没回话,过了十几秒钟,才又道:“我出病房了……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请护师,我是不太放心;请亲戚,我这边没有可以去北京陪床的亲戚,你孙老师那边的亲戚也没有特别亲热的,也拉不下脸开这个口,唉,我也在发愁应该怎么办?”
  李睿奇道:“请专业的护师为什么不放心?请个三四十岁的专业高级女护师,细心耐心的,每天陪护孙老师,您每到周末过去替换下,不是正合适吗?而且孙老师住院也应该住不了多久吧,也就是一两个月的工夫……”
  宋朝阳插口道:“用不了那么久,算上第一次化疗,也就是一个多月时间。”李睿道:“那就请护师吧。”宋朝阳道:“也只能这样了。”李睿又问:“消息告诉小雪了吗?”宋朝阳叹道:“没,还不知道怎么说,索性就再瞒她几天。”李睿道:“这样也好。”
  董婕妤等他打完电话,好奇的道:“宋书记老婆又怎么了?”李睿叹道:“唉,你还不知道啊,他老婆得了乳腺癌……”说着又将孙淑琴在青阳检查出乳腺癌随后转去北京手术医治的事讲了。董婕妤听后以手扶额,一脸郁闷的道:“最近怎么这么多事!”李睿道:“是啊,祸事全赶到一块来了,不过还好,咱俩都没事,你也就别多想了。忙完这一段,我好好陪陪你。人生无常,还是要多珍惜身边人。”

  日期:2017-03-06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