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91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是因为你叶姐姐仙子一样的人物,怎么瞧得上那些个阿堵物哟。我不能侮辱你呀。”陆羽淡声道。
  叶青竹白了他一眼,“我陪你喝吧。”
  他解下了手腕上的酒壶,抛给陆羽。
  陆羽接过,灌了一口,砸吧下嘴,“叶姐姐,喝了那么多酒,还是你的酒最好喝。”
  叶青竹抢过酒壶,自己也灌了一口,没好气道:“给你喝就喝,哪儿那么多话,难得见你这么失态,是因为什么?我猜猜吧,是因为你那刚跟你结婚就跑掉的媳妇儿?”
  陆羽白了她一眼,“别往我伤口上撒盐。”抢过酒壶,自己又灌了一口,酒入豪肠,没有化作相思泪,但相思肯定是有的,更多的,或许是哀怨吧。
  夫妻该是什么样子的?

  三千年前古人就说过,死生挈阔与子偕老,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儿?
  叶青竹说道:“往前看。得到一些东西总会失去一些东西,她已经陪你看过最好的风景,也不算负了你。”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陆羽疑惑道。
  “在我师父的坟前,你说来教训我的。”叶青竹浅笑道。
  “好吧,出来混果然是要还的。”陆羽苦笑,将酒壶抛给叶青竹,叶青竹接过大饮了一口,三分清淡七分豪情,陆羽盯着她喝酒的姿态,忍不住有些愣神。
  “盯着我看什么?”
  “叶姐姐,看你喝酒,特别像我小时候看的电影里面的一个人。”陆羽正色道。
  “什么人?”
  ”
  陆羽吐出四个字:“东方不败。”

  叶青竹无语,白了他一眼,“去你的东方不败,我是东方不败你是什么?”
  陆羽砸吧砸吧嘴,“我觉得万里独行田伯光比较适合我。”
  叶青竹乐得不行,“滚蛋吧,就你还田伯光,我倒是觉得你有些像杨过。”
  陆羽不屑道:“杨过?那哥们儿可不是啥好鸟,辜负了多少好妹子。每次看神雕侠侣我都想跳进去抽他两耳瓜子。”

  叶青竹白了他一眼,“姓陆的,你也不是啥好鸟。”
  陆羽陷入沉默。
  突然觉得叶青竹说得不错,他这人哪里做的了万里独行田伯光?倒是他素来不耻的杨过,还真跟他有几分相似,不过——这家伙等了他姑姑十六年,他能做到么?
  天知道。
  这场酒喝到了临晨两点,陆羽踉跄离去。
  打了个计程车,回到家,发现竟是有个人没睡——夏晚秋。
  “怎么喝了那么多?”她问道。
  “没、没啥。”陆羽摇摇头。
  醉眼迷离,一头就要栽倒,夏晚秋连忙把他扶住,到了他房间,陆羽昏昏沉沉的,到了房间就直奔厕所,吐得稀里哗啦,剧烈咳嗽,眼泪都掉了下来。
  夏晚秋倒也不嫌脏,拍着他的背,热水打湿了毛巾,帮他擦拭干净,扶他到床上躺着,接着去打扫厕所,然后又用热帕子敷在他额头上,天性使然,三十出头的女人,总是比较会照顾男人的。
  “姐,怎么还没睡?”陆羽问道。
  “你还没回答我呢,今天下午情绪突然就不对,还一下子喝了这么多酒。”夏晚秋说道。
  “我……我似乎看到她了。”陆羽说。
  “你是说……倾城?”夏晚秋问。

  陆羽点点头,“我猜她回来过。回来了又不来见我,这他妈算什么?”
  夏晚秋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是觉得心疼。
  她拉住他的手,坐到了床上,陆羽躺着,胃里还是翻江倒海不舒服,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迷迷糊糊的,头就枕在了夏晚秋大腿上。
  夏晚秋脸色微红,想给他挪开,见他实在难受,也就不忍心动他,拍着他的背,打算等他睡着了便走,陆羽本就困倦,很快就沉沉睡去,夏晚秋也困得不行,睁不开眼睛,竟也是躺在床上睡着了。
  开头两个小时,相安无事。
  大概凌晨四点钟左右,陆羽突然就闷哼起来,脸色涨红,迷迷糊糊中,只觉得浑身燥热无比,好像要燃了起来,梦境和现实的临界边缘,不知道谁塞给他一个巨大水袋,冰冰凉凉,连忙抱着,水袋在他怀中蠕动,终于舒服了些毫。
  又觉得口干舌燥,快要渴死了,下意识探索着,寻到了一处水源,拼命汲取着水不多,但刚好够解渴……

  陆羽做了漫长一梦,梦里很难说是看见了谁,春-色了无痕,醒来时候,某处一片狼藉。
  看了看表,早晨六点了,慌忙起身,揉了揉脑袋,妈蛋,又做春-梦了,叶青竹那婆娘的酒,还真不是能随便喝得哟。
  他苦笑着摇摇头,打开灯,然后张大嘴巴。
  床上,全是凌乱的女士衣衫,一块一块的,陆羽拿起来仔细看了看,分明是夏晚秋的,掀开被子,基本上吓傻了。
  床上,竟是有斑驳血迹。
  难道昨晚他跟夏晚秋——
  他想到这里,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
  夏晚秋已经不在自己房间,什么时候走得,陆羽不知道。

  仔细一看,发现床头还有一张纸条,上面留着字,夏晚秋的笔迹。
  “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你别多想。我回自己房间睡了,你醒了也别来叫我,要出去办事的话,自己小心一些——晚秋留。”
  “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陆羽皱着眉头。
  在想要不要去叫醒夏晚秋。
  有许多疑惑。
  第一,床上凌乱的衣衫是怎么回事。
  第二,床上斑驳的血迹又是怎么回事。
  他仔细检查了自己身上,没有伤痕,倒是鼻子有些干,隐隐有血迹,那也有可能是自己流鼻血。
  但再加上昨晚那个诡异的春-梦,陆羽根本淡定不下来,难道自己真犯大错了?

  如果是真的,这可怎么办?
  以后怎么跟倾城交代?
  又怎么跟夏晚秋相处?
  一时之间,陆羽心乱如麻。

  还是放弃了去问夏晚秋。
  问的话,怎么问,问小爷昨晚有没有把你上了?
  这尼玛,怎么问得出口!
  想着这些,陆羽心里纷乱如麻,这时候,江伯庸的电话却打来了,说你的队员已经到江海了,在你家门口等着你,你快整理好出去,去赶飞机吧。
  “罢了,这事儿等我回来再说吧。”
  陆羽想着,麻溜穿好衣服,洗漱都来不及,提着夏晚秋早就帮他整理好的行李出了门,坐到了一辆军用吉普上。
  “头儿,怎么浑身酒气的,昨晚干啥了?”
  七组的队员石头问道。
  他绰号叫石头,名字也跟石头有缘分,叫赵磊。
  “没,快走吧。等下赶不上飞机了。”陆羽说道。
  日期:2016-08-30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