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9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晚秋脸颊一红,显然是想起了刚才在车上的事情,踢了陆羽一脚:“去你的红心,刚才——刚才为什么顶我?”

  陆羽尴尬了,“那不能怪我,惯性,惯性懂不懂。”
  夏晚秋白了他一眼:“你真想去坐?”
  陆羽正色道:“小时候我就老想去坐摩天轮,我妈都跟我讲,我考试考一百分就带我去,我那个去呀,我平时都考三十分四十分的好不好,为了摩天轮,只得发愤图强,终于考了一回一百分——”
  “后来呢?”夏晚秋问。

  “有个屁的后来,我妈估计是真的不想带我去坐摩天轮吧,就去那里了。”陆羽指了指天上。
  “我陪你去坐吧。”夏晚秋说。
  她去买了两张票,两人坐到摩天轮上,系好安全带,不久摩天轮开始缓慢转动,夏晚秋估摸是有些害怕,脸色发白,陆羽拉住她的手,笑道:“你要害怕就大喊,然后就不害怕了。”
  “喊什么?”夏晚秋问。
  “譬如陆羽你好帅天下第一帅宇宙无敌帅之类的。”
  夏晚秋白了他一眼,当然不可能喊得出如此无耻话,咬着嘴唇硬撑。
  地下铺设的音响放着一首歌,是王杰的那一首《她的背影》。
  多少年以后,有人说

  爱情这东西,不会长久
  也许它确实很美丽
  也许过了今夜不再有
  她的背影已经慢慢消失在风中
  只好每天守在风中任那风儿吹

  风儿能够让我想起,过去和你的感觉
  王杰的歌,基本上都是浪子情歌,这首歌还有个粤语版本流传更广,叫《谁明浪子心》。
  陆羽听着,突然就想起了一个人,其实是该她陪着自己来坐摩天轮才对的,明明以前就说好的。
  摩天轮开始加速,上下起伏,陆羽眯着眼睛,天旋地转中,恍惚看到了一道背影,很是熟悉,应该是他这辈子都能记住的背影,绝不会错。
  “倾城——”
  他下意识呢喃,恍惚中,背影在人群中又消失不见,好不容易等到摩天轮跑完,陆羽解下安全带,直接跑到方才看到的那个方向,四处搜寻,哪里还有什么背影,心情不由郁结,蹲了下来,掏出一支烟点上,才抽两口,一个带着红袖章的大妈走过来,刷地一下掏出一张牌,“先生,这里不能抽烟,罚款十块!”
  陆羽哭笑不得,兜里掏出一百块,递给大妈,掐灭烟头,揣进了兜里,大妈正想说没零钱找你时,陆羽起身便走,大妈结巴道:“这小伙子,真不把钱当钱啊。”
  回去找到夏晚秋等人,夏晚秋疑惑道:“喂,你刚才怎么了,怎么一下来就跑?”

  陆羽摇摇头,说没什么,突然就没了什么“找童年”的兴致。
  回去路上,依然是挤公交,倒是没有方才那么挤了。
  陆羽挑了个靠窗位置坐下,一直很沉默,夏晚秋感觉到了他的古怪,也不好多问,只是把刘西瓜拉到自己怀里坐下,不让她去烦陆羽。
  到了别墅,江依依开着自己的车走了。
  陆羽蹲在花园里,看着仲夏黄昏时候的花园,很安静,夏风温柔吹拂,簌簌,风吹过叶子的声音,感受着这座城市盛夏黄昏的况味,有点在阅读一篇散文集的感觉。
  吕奉先跑了过来,蹭了蹭他,陆羽摸摸它的脑袋,吕奉先便安静蹲在了他身边。
  “到底怎么了?”
  夏晚秋问道,递给他一瓶水。
  陆羽接过,打开抿了一口,摇摇头,“别问了,我想安静安静。”
  起身进屋,坐进了书房,随手拿起一本古诗集翻看,不经意读到李商隐的那一句“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无来由烦躁,将诗集摔在桌子上,深呼吸几下,才控制住摔东西的冲动。
  大概两个小时,他保持着一个坐姿,一动不动。

  第一次觉得落寞两个字其实也不是那么矫情。
  就这样任思绪发散着,放在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是一条短信,来自一个陌生号码。
  眺望远天的杳鹤
  错过无数次春江月明
  沿着江岸
  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
  正煽动新的背叛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舒婷的《神女峰》。
  是她最爱的一首小诗。
  陆羽连忙拿起号码,打了过去,关机状态。
  他眯着眼睛,播出去另外一个号码:“顾惜朝,给你五秒钟告诉我你的位置,我马上来找你。敢撒谎我会很生气。”

  西山墓园。
  苏少商坟墓前,苏倾城一袭白衣,胸前带着一朵小百花,眼眶微红。
  顾惜朝将一束白菊花放在坟墓前,拍拍她的肩膀,说道:“倾城,既然都去见到师父了,怎么又跑了?”
  苏倾城咬着嘴唇,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顾惜朝叹声道:“倾城,我们十多年的朋友了,就多说几句吧。师父他不容易的,你走后,我很难在他脸上看到那种发自肺腑的笑容,他没有在任何人前面表现出丝毫难过,但他心里一定是很苦的。他还是在笑,但笑容跟笑容,是不一样的吧。”

  “惜朝,你别说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再说了,我答应过那些孩子,一定会回去的。”苏倾城说道。
  “什么时候走?”顾惜朝问。
  “马上。”
  “我送你去机场吧。”顾惜朝说道。
  苏倾城点点头。

  陆羽是在机场候机大厅找到顾惜朝的,他一把抓住这家伙的衣领,冷声道:“人呢?”
  顾惜朝说道:“师父,什么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来是送一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砰——
  陆羽一拳打在顾惜朝肚子上,疼得他面容扭曲,脸色惨白,闷哼不止。
  “你他妈少跟我装蒜,我再问你一遍,人呢?”陆羽眼眶血红,面容狰狞。
  顾惜朝肯定害怕,哪儿见过这么冷冽的眼神,还是咬着牙说道:“师父,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好,很好,顾惜朝,你他妈真的很好。”陆羽放开他的衣领,脸色阴沉的可怕。
  “师父……”顾惜朝忍着疼,叹了口气,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对不起,我不该打你的。”陆羽深呼吸,调整了一下心情,拍拍顾惜朝的肩膀,转身便走。
  顾惜朝捂着肚子,颓然坐在椅子上,哭笑不得。
  一个小时后。
  汉唐小酒馆。
  叶青竹看着陆羽,叹声道:“姓陆的,你什么酒量自己不清楚?再喝你能喝死了。”
  陆羽翻了翻白眼:“要你管哟,你开门做生意就做你的生意,还管客人喝死不喝死的?”
  见他说话居然敢这么冲,叶青竹怒了,就想一脚把他踹飞,看到他的脸,没有踢下去。
  鬓如刀削,双目瞻瞻。
  眉间有落寞,如秋风卷起枯叶。
  眼里有萧索,似雪地上清旷月光。
  谁也不能否认,他就是一个长得极有风情的男子。、
  不经意的一个眼神,一个蹙眉,那都是能坏女人心水的。
  “到底怎么了?”叶青竹坐到他身边问。
  “没啥,就是想喝酒。”陆羽摇摇头,笑了笑,“不好意思,刚才语气冲了些,你没生气吧?”
  叶青竹白了他一眼,“我要真生气,你还真在我这里胡吃海喝?”
  陆羽哈哈大笑。
  “擦,你怎么知道我是来吃白食的。”
  “喂,你在我这里吃东西,有付过钱么?”叶青竹反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