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8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哦了一声,只得把香烟和打火机塞进兜里,夏晚秋继续说道:“还有件事儿要你做。”
  她铺开一张宣纸,“长青,酒吧重新开业,名字肯定要换一个,你想一个吧。知道你书法不错,写下来,我拿去叫人做。”
  “我想?”
  陆羽微微蹙着眉头,思索一番,拿过毛笔,写下两个篆体的大字——“晚秋”。
  “我的名字?”夏晚秋小脸微红,有些哭笑不得。

  “对呀,我觉着姐你的名字特好听,用来做酒吧的名字也适合。”
  他边说边用手扇着宣纸,帮助墨迹快点干。
  夏晚秋想了想,说那就这样吧,看了看宣纸上面的“晚秋”两个字,笑道:“长青,你书法真的很不错,跟谁学的?”
  陆羽解释道:“刚开始是跟我爷爷,学的是颜体,后来跟了我师父,开始练王羲之的行书、李潮的隶书。张旭的狂草,每天都要练一个小时,雷打不动。我师傅说,练字能帮一个人平静内心,叫我必须坚持这个习惯。练了三年,加上也有些天赋,渐渐也就有了些火候,自成一家了。”
  夏晚秋莞尔一笑,风情万种,说道:“那你写一副字送给我怎么样?”
  “这有啥,你等着。”
  陆羽又是铺开一张宣纸,拿起毛笔,发现没有墨汁了,拿过砚台,就要磨墨,夏晚秋说道:“我帮你吧。”
  陆羽便把砚台和文墨递给夏晚秋。
  夏晚秋接过,微微低着头,仔细研磨起来,从陆羽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她略微凌乱的发丝,覆盖在光洁额头上,好似几络葳蕤的葡萄叶儿。屋外是正午金黄的阳光,经过窗户的过滤,变得温柔细致起来,在屋内洒下满地斑驳,也倾洒在她肩头额角,脸蛋儿镀上了一层金边儿,红扑扑的,像是刚熟的烟台苹果,是个男人只怕都有扑上去啃一口的冲动。
  陆羽看着,眼神有些呆滞,第一次觉得夏晚秋的美,是不输给苏倾城些毫的,若是苏倾城是一瓣儿春天里的桃花,那夏晚秋就是一朵深秋中摇曳的枫叶,不同的风韵,同样的夺人心魄。
  夏晚秋察觉到他的目光,抬起头来,脸颊微红,嗔道:“看什么呢?”

  “没、没啥。”
  陆羽尴尬一笑,收回目光,夏晚秋已经将墨磨好了,将砚台推给他。
  陆羽拿起毛笔,蘸上墨汁,问道:“姐,要我写什么?”
  夏晚秋想了想,问道:“你对《楚辞》熟不熟?”
  陆羽答道:“小时候爷爷叫我默过。”
  “那就写《越人歌》吧。”

  “越人歌?”
  陆羽看着夏晚秋,夏晚秋眼神有些慌乱,还是点点头。
  “好。”
  陆羽点头,想了想,开始书写,笔走龙蛇,用的是张旭的狂草,一气呵成。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越人歌,是楚辞中的名篇,故事发生在春秋时期的吴越两国之间,那时候两国虽是比邻,语言却不同,吴国用的是楚语,越国用的是越语。
  吴国的王子子晰泛舟河中,打桨的越女爱慕他,用越语唱了一首歌,王子请人用楚语译出,就是这一首美丽的情诗。
  子晰终被歌声打动,微笑着与越女一同泛舟远行。一阕“越人歌”便是由此而来。
  越族女子打着双桨,划出一朵朵涟漪。歌里唱的是爱慕,眼里流的是渴望,心里存的是一丝卑微。
  夏晚秋叫陆羽写这一首《越人歌》给她,其间意味——
  出发前的三天闲暇时间,陆羽把手里事情都理了一遍。
  刘三爷留下来的产业,那个原本在魏文海手里的斗狗场,自然是拿过来自己做。

  叫张小花去管那里,张小花哪有什么管理经验,搪塞着不去。
  陆羽无奈,说道:“刀疤哥啊,西瓜眼瞅着就快长大了,我这当哥的,你这当叔叔的,得给她赚点嫁妆不是。斗狗场那么一个来钱的场子,交给别人我不放心啊,那只能是你刀疤哥当仁不让咯。”
  刘西瓜就是张小花的软肋,他老婆十年前就跟他离了婚,没有儿女,那是真把刘西瓜当亲女儿待的,陆羽都把刘西瓜给搬出来了,他也只得挠着头皮答应了。
  只是还是很为难,说道:“长青啊,你叫我管,那我就管,可你也知道,斗狗场这么大一个聚宝盆,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呢,你这一出门起码半个月,万一有人来找麻烦、砸场子怎么办?”
  陆羽笑道:“刀疤哥你就放心吧,我叫王师兄来帮你,还有元述哥,那可是个大高手,有他镇场子,谁敢来找麻烦,至于砸场子的话,你就更不用怕了,“吕奉先”这次不跟我走,留它在别墅,真有人砸场子,你就把它带去,别人就是牵一头老虎来保管也得给咬死了。”
  陆羽如此安排,张小花这才放心,整饬人马,把他放心的十多个道上兄弟都叫去斗狗场上班了。
  陆羽接手过东安集团,刘三爷以前定下来的规矩,基本上都没变,就是有些条条款款,做了些微调。
  以前要是有人差东安集团的账,那都是刀疤带着人提着西瓜刀去收的。
  陆羽接手过来,这些黑社会的套路,当然不能玩儿。
  规定凡是东安集团名下的弟兄,都不能再提刀砍人。
  还有这穿着打扮,肯定不能皮夹克加墨镜、配上大金链子的道上弟兄套装了。

  都按人头发了两套西服,要求上班时间必须穿西装打领带。
  一开始弟兄们肯定不适应,叫苦不迭,陆羽苦口婆心巴拉巴拉讲了好久的道理,一众混子们无可奈何只得从了。
  倒不是因为陆羽讲的道理真的那么的有道理,而是他一讲道理就会讲好久道理。
  一套一套,两个字,啰嗦,搞得好多人都说这陆少铁定是唐僧附体了,很烦人啊有木有。
  唐僧跟孙悟空讲道理,孙悟空还能一棒子拍过去,这陆少谁敢拍?那可是个一个能打几十个主儿,为了不被他拉过来单独“讲道理”,一众混子们,也只得很讲道理的按照陆羽吩咐办。
  现在一众道上弟兄每天上班都必须穿西装打领带,比白领还白领,就是偶尔撸起袖子,露出来左青龙右白虎之类的还是挺唬人。
  至于那个运输公司和安保公司,都不是什么来钱买卖,特点只有一个——能安置人。
  当时刘三爷做这两个公司,目的也是这个,给这些年当年为他砍人的弟兄们谋一个正经差事。
  说白了这些人不少都有案底,二进宫甚至于三进宫的家伙都不少见,别的公司能要?刘三爷只得自己斥资开两个需要不少人的公司来安置这些弟兄。
  这两个公司的头头,在陆羽那天把魏文海收拾后,立马就纳了投名状。
  把公司账目都整理好给陆羽送来,夏晚秋花了三个通宵才给整理好。
  问题不少,但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也就是中饱私囊了一些,数目不大,顶天就是一两百万。
  陆羽没打算追究,而是当着这两个头头的面,一把火就把那些个账目都给烧了。
  意味很明显,以前的事既往不咎,但若是以后再犯,就不会在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