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2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忙问:“什么时候的事?”
  杨二成道:“应该是昨天晚上?昨天白天还好好的,今早上就有人看到了,到处都是……”
  楚天齐打断了对方:“等等,晚上你家里没人吗,还让人弄成了这样?”
  “嘿嘿。”杨二成笑着道,“我刚才没说清楚,是村长家。”
  “村长家?你现在在哪?说话方便吗?”楚天齐也压低了一些声音,“你详细说说。”
  “我在县城一个公用电话亭,说话方便。我怕在乡里打电话让人听到,就专门到的县里。”杨二成停顿一下,又说,“我和村长家就隔了一户人家,他们两家都没人,平时街门和屋门都锁着。昨天后半夜大约三*点多钟,我听院子里狗叫的厉害 ,以为是有人来。一开始我没敢出去,就在屋里听着。过了一会儿,狗不叫了,我才到院里看了看,院里没有石头,也没有死鸡死狗的,这才放了心,回到屋里继续睡觉。

  今早上我刚起来,出了院门,就见好多人从门口跑过,说是村长家出了事。我赶忙过去一看,村长家大铁门上的锁鼻子掉在了地上,上面还带着锁,肯定是被人弄坏的。一进院就闻到了一股骚气味,扔到院里的包袱上湿湿的,有人在上面撒了尿。窗户上的玻璃全坏了,屋门大开,院子里站了好多村民。在院里就能看到屋里一切,组合柜门都开着,坑上、地上全是东西,乱七八遭的。”
  “丨警丨察去了吗?”楚天齐反问,“短了什么东西没有?”
  “去了,那个陈土匪和一个小年青去了,去了以后就让大家退到了院子外面,只留那个老会计在现场。就陈土匪那德行,肯定什么也发现不了。”杨二成哼了一声,又说,“从村长家回去,我就骑摩托到县城了。对了,村长连襟家也被砸了,和村长家差不多。”
  “哦?知道了。”说完后,楚天齐略一思考,又道,“马上采买一点东西赶回村里。”
  “为什……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对,对,买点东西,赶紧回去,以免被人怀疑。”说完,杨二成声音戛然而止。
  手机里传来“啪”一声响动,楚天齐知道,对方已经挂断了。把手机还给厉剑,楚天齐挥了挥手。
  厉剑拿着手机出去了,楚天齐陷入了沉思。
  奇怪,真是奇怪,都被砸了。为什么?他们走的时候……今天凌晨……昨天半夜……莫非……太巧了吧?一个个想法在楚天齐脑海中*出现。
  “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敲门进屋的人是杨天明,他向楚天齐汇报,市里的周副局长一会儿要来,专门来给楚局长颁发警衔,并送来警服。
  一听是这个事情,楚天齐很高兴,让杨天明通知赵政委过来一下,商量一会儿的接待事宜。
  赵伯祥很快就听到了,听说是这件事,也很高兴,提出了自己的接待意见。还别说,赵伯祥是有经验,提出了参加人员范围,讲说了颁发仪式流程及注意细节,同时也建议了午宴接待标准。对于赵伯祥的建议,楚天齐有一处补充,其余安排都按对方意见去办。
  就在赵伯祥准备去安排相关事宜时,杨天明又来了。
  杨天明进门就说:“局长,事情有变化。刚才市局装备科张科长打电话来,说是周副局长临时有会议要参加,来不了,一会儿只有他自己来,大约十一点就能到。还说他有急事需要赶回去,就不要搞什么仪式了,午饭也不在咱们这儿吃。”
  “哦……”楚天齐点点头,有些失望,“好吧,那你先忙去吧。”

  “好的。”杨天明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看出局长情绪不高,赵伯祥取出两支香烟,一人点了一支。
  “局长,虽然张科长说了不搞仪式、不吃饭。不过我们要搞两手准备,万一情况有变呢。这样,我在许源饭店先订上包间。他来了以后,先把他引到你办公室来。如果他留下就餐,我就马上安排点餐,时间也来的及,如果他不留下的话,我再把包间退了。
  要是他留下就餐的话,自然有时间搞警衔颁发仪式,临时通知人员参加也很快。仪式流程我这里有现成的,再在LED屏上打上一句话,包括参加仪式人员到位,满打满算十五分钟就能搞定。你说呢?”

  楚天齐点点头:“好,就按你说的办。”
  赵伯祥走出屋子,去做两手准备了,楚天齐摇摇头,长嘘一口气。
  楚天齐拿起手机,刚要拨打周子凯的电话,又停下了,把手机放到桌子上。说什么呢?就问对方为什么没来吗?还是向对方汇报工作、聊聊交情呢?好像都不合适吧?
  以前和周子凯是忘年交,可现在是上下级,说话就不能那么随便了。如果问对方为什么没来,就有质问的意思在里面,这岂不是以下犯上?如果聊交情的话,这时机选的不太合适,而且现在是这种上下级关系,直接聊私交本身就不合适。说实话,当时不过是机缘巧合,周子凯帮了自己一次大忙,以后除了在省城短暂见过一次以外,只是通了几次电话而已。而且在省城那次见面,也主要还是因为自己是周仝的党校同学,对方是周仝的叔叔,叔叔拜托自己适当照顾一下侄女罢了。

  要是现在汇报工作的话,就更不行了,早不汇报晚不汇报,偏偏这时候汇报,还不就是在问为什么没来吗?再说了,这种方式汇报工作也不礼貌,应该直接上门汇报才对。以前和周子凯接触,纯粹是感觉对方比较正派,能够主持正义,多个朋友多条路。而现在就不能这么简单的想了,要首先记住上下级关系才对。
  也不怪楚天齐多这个心眼,他也自有理由。自己到定野市都二十多天了,除了在三月二日那天和周子凯通过一次电话外,再没有通话,也没有见过面。以楚天齐的理解,毕竟以前认识,自己又是外来户,无论从工作关系还是私交来说,对方都应该适当关心一下才对,但对方却一直没有联系自己。当然,党校同学周仝倒是和自己电话联系很多,但那和周子凯直接联系又是两码事。
  周子凯不联系自己,自己倒不能说什么,但似乎却反映了一个问题——市局非常不欢迎自己。因为不但市局没有一个领导找自己谈话,就连周子凯这个曾经的熟人也不和自己接触,无论他是被动的,还是有意的,都印证了自己不受欢迎的现实。
  不想了,该干什么干什么,一会儿还得迎接张科长呢。

  十一点二十分的时候,市公丨安丨局装备科张科长到了,张科长是一位大约四十岁左右的男同志。除了张科长外,还有一个司机,司机没有下车,在车上等着。
  看到迎接的人群,张科长微笑着点了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