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81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05 01:00:00
  ———————更新线———————
  我没有理会无苦,跑到老爹身边,只见老爹满头都是大汗,浑身都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了,以往锐利深沉的眼神此番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浑浊的神情。
  老爹显然正是在和无苦的邪术对抗,但是,这种由自己内心而滋生的意念,本来就不由外人掌控,自己抵抗自己的内心,又如何抵抗得了?
  我惊怒交加,环顾院中,只见松柏之下,立着的白衣人,模样都极为不善,应当都是变尸了。
  众尸环伺,倒也无碍,只是老爹中了无苦的邪术,还须得想方设法给破了。

  可怜的是,我和叔父都不怎么精通相术,最能破解邪术的是老爹,他反而中招了!
  那无苦又说道:“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又知道我秘术的要旨,真是不简单啊。哦,对了,是我仙宫之中又出叛徒了吗?”
  “是我告诉他的!”院中粉影一闪,孙淑英到了我的跟前,掩着口鼻,冲无苦说道:“无苦,你不许伤他,否则我要你好看!”
  “是你?!”无苦看见孙淑英,吃了一惊,道:“你告诉他的?”
  孙淑英道:“是我!怎么了?”
  “最不该叛变的人,居然叛变了?”无苦摇摇头,道:“活人,果然是靠不住的,我跟宫主说过那么多次,宫主都不听我的话,嗐……死人的话,果然是没有什么说服力啊……”
  日期:2017-03-05 01:03:00
  孙淑英道:“你啰里啰嗦的说什么呢,吕布洛他要见你,你为什么还不去?”
  无苦道:“我先料理了麻衣陈家的人,再抓你去见宫主,这一次,看宫主还怎么说。”
  孙淑英冷笑道:“你抓得住我吗?我可不怕你!我心里从不觉得苦!”
  叔父看向孙淑英,问我:“道儿,这妮子是哪儿来的朋友?看身法,本事不弱啊。”
  “半路来的。”我道:“大,先不说这个,你把老爹给带出去,在这院子里,恐怕难解无苦的术。”
  孙淑英道:“带出去也不行,解不了的。”
  无苦冷笑道:“身为八大幻领之首,我的术,岂能那样好破?”
  孙淑英道:“要破也不难,釜底抽薪,灭了无苦就行!”
  “好!”叔父大喝一声,说:“道儿看好你爹,我先去灭了那臭尸!”
  日期:2017-03-05 01:03:00
  叔父纵身而起,刚跳将起来,老爹忽然目光一亮,我不禁惊喜,还以为老爹的神智要恢复了,却没想到老爹抬手一道金芒闪将出去,迎面直打叔父!
  我惊愕交加,忙伸手阻拦,但是老爹出手之快,疾如闪电,哪里还来得及?

  叔父身在半空,变生肘腋,猝不及防,无法躲避,只得硬生生的挨了那一记金牙线!
  “嗤”的一声轻响,那金芒在叔父胸口闪过,迅疾收回,我的手也已经抓住了老爹的腕子,正要夺下皂白相笔,老爹却把腕子一震,一股巨力传来,我本就没有施展全力,哪能挡得住?被震的后退之际,老爹回手又是一记“悬空掌”,功力又用了十足,半空中夹着风雷响声,声势骇人至极!
  对老爹,我若是以硬碰硬,只能是父子两败俱伤的结局,因此我不敢直撄其锋,立时就地打了个滚,躲过了老爹那雷霆一击!
  叔父落将下来,喝道:“大哥,你疯了!?那是你儿子!”

  老爹哪里应声,脸色阴沉,比之平日里发怒的时候,更显可怕。
  我觑看了叔父一眼,只见他胸膛上衣服全然被割开了,连里面的软甲也露出了一条缝!
  我心头大震,老爹的金牙线竟然这样厉害,连软甲也割得开!
  日期:2017-03-05 01:04:00
  我道:“大,伤着了没有?”

  “好险!”叔父道:“这软甲挡了一下,否则刚才就要被开膛破肚!”
  正说之间,老爹跨步而来,一招“提千斤”,双手朝我平探狠抓,我奋力一躲,老爹的手按在旁侧柏树上,“唰”的一声,抓下半边树干来!
  “可恶!”忽听孙淑英娇叱一声,手提银刀朝老爹冲了过去,我吓了一跳,眼见两人照面,我连忙飞身直扑,把孙淑英给按倒在地上,就在同一时间,老爹“呼”的拍出一掌“塌山手”来,掌风刮着我的后背呼啸过去,一阵生疼!
  我浑身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孙淑英惊道:“他怎么那么厉害!?”
  我道:“那是我爹!你不是他的对手,可别惹他!”
  无苦阴笑道:“神断陈果然厉害!杀吧,大开杀戒,把你心中压抑多年、无法言说的苦楚,都发泄出来吧……”
  老爹果然挺着皂白相笔又朝我们冲了过来,叔父纵身拦着,喝道:“道儿,你去宰了那臭尸!他能操纵身中邪术的人,我先拦着你爹!”
  日期:2017-03-05 01:04:00
  世上本无儿子和老子对打的,让我和老爹对打,缩手缩脚,迟早要被杀了,还是让叔父上吧,兄弟偶尔打个架也还算正常,我去解决罪魁祸首。
  我朝着石碑下面急冲过去,那一帮站在松柏下的变尸立时嘶吼起来,野兽般一拥而上,把我拦截住了。
  这些变尸虽然无十分的本事,但是个个凶悍异常,而且不比活人脆弱,它们是感觉不到疼痛的,打它们的脑袋,击它们的心脏也未必管用,须得毁了它们的根基,破了它们的罩门,才能彻底解决!
  如此一来,倒是十分费事。
  孙淑英瞧见,也只好忍着恶心,挺身过来相助。
  那无苦从棺材盖上站了起来,喃喃说道:“陈弘道,你的痛苦是什么啊?堂堂武极圣人,想必受了许多煎熬吧?人有多大本事,就该有多大的痛苦,不必遮掩,也不必隐藏,快说出来吧,让本幻替你分忧……”
  我骂道:“臭尸闭嘴!我偏偏没有痛苦,逍遥的很!”
  “是么?”无苦道:“痛苦是藏不住的,让我来瞧瞧你的心,是否跟你嘴上说的一样。”
  我心中一凛,难道他还能窥探人的内心不成?
  日期:2017-03-05 01:05:00

  孙淑英便打便道:“他只能瞧得见人心中的痛苦,没事,咱们没有苦楚,不怕他看。”
  无苦道:“原来是这样啊,竟然真是没有痛苦的,难得难得,这可真是令人羡慕啊。”
  我放下心来,回头觑看见叔父正和老爹放对,老爹招招都是杀手,叔父却不敢下死手,正艰难应对,被老爹逼得左右支拙,十分狼狈!
  老爹忽然一道金芒过去,叔父躲得不算及时,头发被削掉了一大片,吓得我胆战心惊,叔父也脸色发白,喃喃道:“你还真是想要你兄弟的命啊!”

  这样下去决计不是办法,我冲孙淑英说道:“淑英,你先帮我挡一阵,我去解决无苦!”
  孙淑英道:“你只管去吧!”
  我心下暗暗感激,大恩难以言谢,孙淑英实在是帮了我太多了。
  我不敢耽误,连忙从众变尸中抽身出来,转奔无苦而去。
  那无苦正在观望,看见我奔他而去,也不慌张,嘴里说道:“慢来,慢来,我已经是个死人了,你何苦还要与我为难呢?”
  “少废话!”
  说话间,无苦身影一飘,从棺材盖上飘到了石碑之上。
  我纵身要追,无苦忽然诡谲的一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孙淑英啊,你说你这又是何苦呢?”

  孙淑英道:“我怎么了?”
  无苦道:“你说呢?桀桀……”
  我以为孙淑英怎么了,连忙回头去看,只见孙淑英的身形果然滞了一滞。
  那群变尸见状,都散了开来,重新都站到松柏树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