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79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很是无语地看着她。
  江依依无奈道:“放心吧,哪怕不算好事也不是什么坏事,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滚回去睡觉。”
  这家伙,眼眶红的可怕,她是真怕这家伙再不睡觉,会不会直接猝死在她车上。
  陆羽哦了一声,直接下车。
  回到别墅,王玄策和高长恭倒在沙发上,已经开始打呼噜,唯有纳兰元述没睡,标杆一样站着。

  “元述哥,怎么不睡?”
  他疑惑道。
  今晚大家都忙了太久,肯定都困得不行。
  “陆少,状元爷吩咐了,越是得意当口就越不能忘乎所以。得防着有小人玩釜底抽薪。你们睡吧,我守着。”纳兰元述闷声道。
  陆羽是想劝他去睡觉来着,话到嘴边又给吞了回去。
  纳兰元述这人,跟他一直不怎么亲近,是那种寡淡少言的闷葫芦。
  但陆羽极为欣赏他,欣赏他对王玄策那近乎愚蠢的忠义,那种先秦义士之风。
  社会越是浮躁这种人就越为难得。
  他甚至觉得,王玄策开口叫他砍自己两刀,这家伙只怕都不会有任何犹豫,甚至还会自己再多加两刀。
  既然是王玄策吩咐,劝也没用,陆羽掏出身上还剩下的半包烟,塞进了纳兰元述兜里,走向自己房间。
  推开房门就看到一道倩影坐在书桌前,极为熟悉的场景,恍惚中,陆羽喃声道:“倾城……”
  以前无数个忙碌的夜晚,哪怕他忙得再晚,苏倾城都会在他房间等他回来的。

  倩影回过头来,看着他,陆羽这才看清,尴尬一笑:“姐,你怎么在我房间?”
  “一半担忧,一半郁结。睡不着也就不睡了,在你房间等你回来,你刚才叫什么?”夏晚秋说道。
  “没,没啥。”陆羽摇摇头。
  夏晚秋担忧什么陆羽倒是能猜到,这么个聪明的女人,即便自己没有透露过,想必也能猜到自己今晚在做什么,至于郁结的话,其实也能猜到的——

  “你收到消息了?”他叹声道。
  夏晚秋点点头,眼眶微红着说道:“少商把自己关在书房,烧死了自己,他死后大概半个小时我收到的消息,本以为跟他没什么感情,即便他死了我也不会难过,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不舒服,空荡荡的。”
  陆羽走了过去,坐到她身旁,拉过她的手,淡声道:“姐,对不起,我没想杀他的,是他自己不想活了。”
  “我知道的。”夏晚秋点点头,“他死了也好,就当是给自己赎罪吧。只是总归在一起十年了,当年我到江海,一无所有,连学费都交不起,是他资助的我,后来我嫁给他也是心甘情愿的。他不是个好人,却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你可能不知道吧,苏少商竟然立了一份遗嘱,要把他私人账户里的钱都转给我,大概三个亿左右,他死后半小时,他的私人律师就联系了我。要不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收到消息。”
  陆羽叹了口气。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他又能说些什么。
  “这笔钱我不打算要,怎么处置我有个想法,就当是给他积点阴德吧。”夏晚秋看着陆羽,接着说道:“长青,最近你是不是一直在资助一个孤儿院?”
  陆羽点点头。

  吴天南死后,他建立的那个孤儿院并没有倒闭,而是换了一个资助人,从吴天南换成了陆羽。
  这段时间,陆羽断断续续砸了两百万进去,基本上是他凭现在资源能动用的所有钱。
  他当然没有必要、也没有义务这么做,但还是这样去做了。
  不求什么慈善家的名声,就求一个念头通达。
  夏晚秋说道:“我打算以苏少商的名义做一个慈善基金,主要扶持失学儿童和鳏寡老人,你资助的那个孤儿院,会是这个基因会的第一个扶持对象。”
  陆羽叹声道:“姐,这样的话,苏少商应该能积不少阴德,如果真有下辈子,希望他能投个好胎做个好人。”

  夏晚秋嗯了一声,抹了抹泛红的眼眶,终究还是没有哭出来。
  “弟弟,你能抱抱我么?”她突然说道。
  陆羽俯身将她抱住,嗅了嗅她发丝间很清新的味道,正色道:“姐,向前看吧。我今天也杀了好多人,满手都是血腥味,但只要能问心无愧,哪怕是死后要下无间地狱,我也甘之如饴。”
  夏晚秋却突然站起身来,一把就将陆羽给推到了床上。
  在这个夏至未至的清晨,夏晚秋扑倒了陆羽。
  她像一个骄傲的女将军,骑在了陆羽身上。
  她穿着薄薄睡衣,身体曲线玲珑浮现,如朦胧皎月。
  白皙粉嫩的手臂在睡衣之下若隐若现。
  “姐--”
  陆羽明显吓了一跳,说话的声音都在打颤。
  然后这个音节就被堵塞在了喉咙。
  她吻上了他,炽烈的吻,如仲夏夜湍急的雨点敲打在香樟树上。
  她身上散发着浓郁的幽香,令陆羽心中翻腾起一阵一阵的火焰。
  疯了。
  在触感与嗅觉的双重刺激之下,陆羽眼眸泛红。
  他四肢都被夏晚秋按住,无比强硬地按住,俱不能动弹。
  哧--
  一声裂响。
  夏晚秋撕破了陆羽的衬衣。
  随后她一把扯下自己那纯白的吊带裙,露出完美无瑕的躯体。
  幽澈如水的星光浸染下,她美得好似一场潮湿的雨。
  陆羽想起了一个场景。
  第一头由自己刀猎的野猪倒在他的脚下,他握着百子切,一刀一刀割裂它身上的皮肉,簌簌的声音,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快感。
  循着她的唇就吻了上去,如一个饥渴的孩子,拼命索取,耳鬓厮磨,喘息声此起彼伏。
  夏晚秋的身体有些冰凉,睡裙搭在大腿上,显得无比柔滑。
  陆羽握着刀杀一百个人都不会颤抖、无比稳定的手掌,顺着裙摆摸了上去,开始颤抖,触摸着光滑而微起寒栗的娇嫩肌肤。
  他沉浸在那种温暖又温柔的幻梦之中,双手生涩地按上着夏晚秋挺翘又娇嫩的胸-部,触感温润。
  这一刻,他化作世界之王。
  夏晚秋闭上双眸,细长睫毛微微颤抖。
  一颗熟透的、任君采撷的樱桃。
  砰砰砰——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夏晚秋姐姐,你跑哪里去了,我做噩梦啦。”
  很清脆的声音。
  刘西瓜。

  陆羽悚然一惊,咬了咬舌头,眼眸顿时恢复清明。
  夏晚秋从他身上爬了起来,慌慌张张地穿着衣服。
  陆羽看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段,呼吸还是很急促,说道:“姐……”
  “不许问。”
  夏晚秋咬着牙,脸颊红得好似在滴血。
  有些事情,需要的就是哪种一鼓作气的勇气,天时地利人和都缺一不可,一旦泄了那股气势,就不可能再继续下去。
  而且——
  陆羽进来的时候没锁门,刘西瓜已经在努力地扭动门锁。
  两人匆忙整理好衣服,都还没来得及从床上爬起来,门就被打开了,穿着睡衣抱着洋娃娃的刘西瓜扑闪着大眼睛,很是好奇地看着床上这两人。
  “夏晚秋,陆羽哥哥,你们为什么睡在一起?而且——你们是不是生病了,脸都好红呀。衣服还都乱糟糟的,你们是在打架么?”

  小女孩的天真懵懂,让都觉着做了错事的两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