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7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看看这个跟她师父表面极为相似根骨秉性上却又截然不同的男人,最后能爬到什么高度。
  “大姐,别闹。部级官员。杀了他你也活不了。”
  “无所谓。”叶青竹笑了笑,唇线上的胭脂大红如血,夺人心魄,“你告诉过我的嘛,朝闻道,夕死可矣。”

  “屁的朝闻道,小爷什么时候成了你叶大姐的道。”陆羽纳闷道。
  叶青竹冷声道:“别自作多情,我说的是另一层意思。你陆长青这条命不能交代在这里。”
  “我的命肯定不能交代在这里,你的也不能。”陆羽揉了揉脸颊,扯出一个笑容。
  他突然抱住叶青竹,在她错愕的目光中,吧唧一口就亲在了她脸颊上。
  叶青竹脸颊绯红,就要发怒。

  陆羽放开她,转身第二次踏入李家。
  叶青竹看着他瘦削挺拔的背影,淡声道:“陆长青,加油吧,挺过这一劫,你就金刚不坏了。”
  这一晚,江海风雷激荡。
  除了李景略和陆羽这两个当事人,没人知道在陆羽第二次踏入李家后,他们两个谈了什么。
  唯独结果十分明朗。
  李景略再次站到陆羽身后,跟第一次不同,这次陆羽要叫他一声义父。
  大概五年之后,李景略在一次喝醉酒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当年我儿长青跟我讲,他不做三姓家奴的吕奉先,要做就做晋王李克用的十三太保李存孝。”

  凌晨三点半。
  天上挂着一弯下弦月,夏风扑面,说不出的清爽。
  今晚江海风雷激荡,到了此刻终于尘埃落定。
  地点是在叶青竹开得那家名叫汉唐的小饭馆,叶青竹在厨房炒菜,陆羽、王玄策、纳兰元述和身上缠着绷带还隐有血迹的高长恭围着一张小桌子喝小酒,算是庆功宴。
  今晚是几家忧愁唯独陆羽欢喜,所以这顿饭吃得极为舒坦。

  “阿瞒,不说说感言?”
  状元郎王师兄喝着小酒,一颗一颗往嘴里丢着花生米,砸吧得那叫一个香。
  “没啥说的。”陆羽拿过一瓶衡水老白干,给自己倒了大半碗,“我一般不喝酒,今天破例。”
  他端起酒碗,一口一口咕噜咕噜全给喝到肚子里面,一滴不剩。
  缓了好一会儿,才没吐出来。
  陆羽红着眼,正色道:“师兄,元述哥,还有高哥,这碗酒,算是我敬你们的。没你们帮衬,今晚这仗我陆长青打不赢。我不是个可以把话说得很漂亮的人,但我跟你们保证,以后有我陆长青一口饭吃,就不能把哥几个饿着,出卖兄弟的事情,我绝对不做。我不仅要对得起你们看得起我,也要对得起我师父、爷爷和娘亲。”

  王玄策哈哈大笑,“阿瞒,你算是上位咯,我这师兄面上有光啊。”
  纳兰元述只顾着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王玄策拿着筷子,狠狠敲了他一下,没好气道:“就知道吃的夯货。”
  纳兰元述嘿嘿一笑,正色道:“状元爷,您面上有光,我也有光。嘿嘿——”
  高长恭想了想,沉声道:“长青,我就送你一句诗——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陆羽低着头,一口一口刨着饭。
  “妈拉个巴子,杀猪的,还是你丫有文化。”王玄策摸了摸自己颔下稀疏的山羊胡。
  明日江海,谁人不识陆长青?

  “还少了一个人,这场戏才算圆满,可惜现在不能动他。”
  陆羽刨了半碗饭,然后给三人都扔了一支烟,自己也点了一支,抽了一半,有些意犹未尽地说道。
  他说的这个人,自然是赵长生。
  “阿瞒,不急,一步一步来嘛。”
  王玄策沉默了一阵,拍了拍陆羽肩膀。

  陆羽点了点头,李景略刚才也跟他说过这个。
  赵长生背景太强,现在确实不能动,必须得耐着性子等。
  不过李景略给他露了一个风头。
  赵家这二十年在江海是风生水起,可也得罪了不少人,或许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个机会出现在他面前。
  他要做的其实很简单。
  时刻准备着。

  陆羽学不到王师兄一边喝酒一边掏脚丫子的神仙境界,但也不习惯抽雪茄品红酒,大排档大口吃肉大口吃酒就比较符合他的脾性。
  回到别墅,已经差不多清晨五点,门口有辆车的车灯一直亮着,见到醉醺醺的几人,按了按车喇叭。
  陆羽叫王玄策等人先进去,自己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
  “在这里等了一夜?”他问道。
  江依依点点头。
  陆羽跟她讲了讲今晚的所有经历,语气平静,江依依听在耳里,可丝毫平静不下来。
  陈琅琊和罗少卿的死已经足够跌宕,苏氏三兄弟的穷途末路顶多就是一道加菜,两进李府才算得上真正的荡气回肠。
  见她愣神半响,陆羽淡声道:“喂,江大小姐,你不会想着怎么举报我这个杀人犯,然后叫丨警丨察叔叔发你一面锦旗?”
  江依依哭笑不得。
  沉默片刻,没好气道:“你就嘚瑟吧。”
  “其实没有,我已经尽量装作很淡定的样子。”陆羽嘿嘿一笑。
  “你呀,还真是个惹祸精。”江大小姐白了他一眼,“你陆小爷杀人倒是杀得荡气回肠,知道今晚本小姐打了多少个电话,请了多少尊菩萨?”
  陆羽摇摇头。

  江依依也没有跟他细说。
  反正这家伙两进李府中间当口,李景略接到了起码十个电话,那都是她江大小姐在暗地里运筹帷幄。
  “谢了。”陆羽道。
  “矫情了?”江依依淡然一笑。

  “也对。”
  陆羽一把拉过她的手,倒是把江依依吓了一跳,然后这家伙就握着她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江依依同志,咱俩儿是伙伴嘛,伙伴,就是要同甘共苦。咱现在就说好了,以后我负责杀人越货,你负责帮我擦屁股。”
  江依依没好气把自己的纤纤玉手从某人的咸猪手里面抽离出来。
  “你走之后,你那义父跟我聊了大概一个小时,知道都说了些什么吗?”

  陆羽继续摇头。
  江依依说道:“今晚你这篓子捅得太大,陈青帝毕竟是陈琅琊的叔叔,他现在在京城,脱不开身,但他侄子死了,肯定会来江海一趟,你扛得住?”
  “扛不住,但大师兄不会杀我。”陆羽解释道。
  “为什么?”江依依疑惑道。
  “没办法跟你解释,牵扯到我们师门的一些往事和恩怨。”

  江依依继续问道:“好吧,那罗少卿呢?这人毕竟有个军方的身份,你手脚再干净,真有人要查,也能查到你头上,想过没有?”
  “想过,但我不怼了他,他就会杀了我。他去死总比我去死要好。”
  江依依翻了翻白眼:“还真挺符合你的逻辑,也就是现在太平盛世,要在乱世,你陆长青绝对是个响马头子。”
  陆羽嘿嘿一笑:“或许吧,我老陆家本来就有响马基因,我爷爷当年就是个绿林好汉,连红-军的军火都抢过,最后遇到了徐向前元帅才给收编了的。”
  “我跟你义父聊了一个小时,这事儿你义父跟我江家一起发力,能给你压下来,但你也要付出一些代价。”江依依正色道。
  “什么代价?”陆羽问道。
  “签个卖身契。”
  “卖身契?”陆羽微微张大嘴巴。
  “听我安排吧,这事儿你没有办法拒绝,具体怎么回事,等你休息好了我再跟你讲。”江依依卖了个关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