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7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少商,你还是没有看明白。”陆羽眼神不屑。
  “不明白什么?”
  陆羽淡声道:“从一开始我就没有觊觎过苏氏,以后我也不会再有入主苏氏的想法。至于为什么,你可以理解成小爷比较傲娇,从来不吃回头草。不出意外的话,我会支持苏玲珑做苏氏以后的当家人,不带私心。”
  苏少商冷声道:“陆羽,到这个局面,我已经没有翻盘希望,你没必要再跟我演下去。”
  “爱信不信,我没有演,从开始到现在,我都没有演过哪怕一次。你可能没有办法理解,但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人天生比较高尚——通常我称之为崇高的道德品质和个人修养。”
  “这——”
  “所以你那个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你,硬要说答案——”陆羽盯着他,“你不重要,苏氏也不重要。没有你,对我比较重要。”
  苏少商无比颓丧地坐在了椅子上。
  败了。
  输得彻彻底底、一塌糊涂。
  “看在倾城的面子上,小爷破例多跟你废话几句。我现在很赶时间,得走了,以后等倾城回来,或许我会到监狱里去看看你。”陆羽冷声说道,转过身去。
  “等一下——”苏少商叫道。
  陆羽回头看着他。
  “把你的打火机给我。”苏少商说。
  “你确定?”陆羽冷眼看着他。
  苏少商点点头。
  “走好。”
  陆羽将那个封面印着爆-乳-女-郎的打火机抛给他。

  离开书房大概两百米,里面便传来煊赫火光,苏家下人们顿时惊呼奔走,开始打水救火。
  着火的是书房,里面俱是藏书,很快就演变成了一场大火。
  苏少商自然是把自己给烧死在了里面。
  李家。
  一尊景德镇粉彩杯被李景略狠狠摔在了地上。
  “景略,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跟个小年轻一样。”苏丹青蹲下来,将地上的陶瓷碎片一块一块收好。
  “还不是陆羽那个年轻人,他当真以为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就凭他还想在江海兴风作浪?你是不知道今天他跟我说了什么。”
  “说什么?”苏丹凤问道。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哼,当自己是谁,毛太祖?”李景略冷声道。
  苏丹凤扑哧一笑。
  她想了想,淡声道:“这话倒是挺像这小家伙的风格。景略,你是家里男人,我嫁给你三十年,你做什么事情,下什么决定,我从来不干预,但这件事情,我觉得你处理的并不好。”
  “丹凤,你似乎有事情瞒着我?”李景略眼眸一眯。
  苏丹凤看了看腕表,说道:“时间也差不多了。”
  李景略疑惑:“什么时间也差不多了?”
  正在此时,书房门略微推开了一道狭缝,家里保姆探进头来,说道:“先生,太太,有个年轻人在门外等着,说他叫陆羽。”
  “说曹操,曹操到。”苏丹凤笑了笑,“对不起景略,有些事情瞒着你了,今天晚上,江海发生了许多事情,你想换的那头驴子,想必已经死了。”
  “叫他走。”李景略冷声道。
  “生气了?”苏丹凤问。
  “你说呢?”李景略反问。
  苏丹凤说道:“景略,我收了倾城那丫头当女儿,是真心喜欢她,自然得多给我女婿一些上位的机会。我希望你看在我的面子上,见他一面。”
  十分钟后,陆羽出现在李景略的书房。
  不是第一次来,还是被李景略的书房布置给震慑住。
  看一个男人的品味和高度,看他的书房就能看得七七八八。
  李景略这个书房布置得恢宏磅礴,巨幅泼墨画,与人一般高的青花瓷瓶,一等沉香木桌椅书柜,湖笔徽墨歙砚,哪一样都不是单纯有钱就能堆出来。

  这些东西,丝毫没有喧宾夺主。
  李景略只要坐在那里,这个书房的焦点就会是他,也只能是他。
  陆羽心想,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上位者气度。
  “杀了多少人?”李景略开门见山。

  “很多。”陆羽老实交代,掰着手指,“李叔您打算换的那头驴子陈琅琊,还有罗少卿,以及那两个大高手,黄养神和他的师弟。陈琅琊和罗少卿当然该死,至于为什么杀了这个两个大高手,只是想证明我陆羽不是什么软柿子。”
  “继续。”李景略冷眼看着他,“现在是十一点五十五分,我十二点前就要睡觉,这个习惯三十年了,没有为你打破的可能。五分钟内,你要没办法说服我,这烂摊子我不会帮你敛。当然,我也不会背后给你捅刀子,以后你是死是活都看自己的造化。”
  “李叔,我心里其实没有多少大道理,就只坚守一条,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苏家老太爷对我好,我就还他一个公道,刘三爷也对我好,我也想还他一个公道。”
  “我爷爷在世的时候,跟我讲人在做天在看。我师父临死时候跟我说,哪怕天老爷没有看,地下埋着的尸骨也在看。今晚做了这些,我问心无愧。”
  说到这里,陆羽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微微佝偻着身子。

  “说完了?”
  李景略没有抬头,看了看表,淡声道:“十二点到了,滚吧。”
  完全漠视。
  陆羽握紧了拳头。
  藏在袖管里的百子切带给他一种极为冰冷的触感,似乎在提醒着他,今晚是不是应该第三次出鞘,然后大江南北流窜做一个逃犯得了。
  破罐子破摔。

  沉默。
  陆羽沉默了两分钟,松开了拳头,转身就走。
  李景略这才抬起头来,看着那个年轻男人的背景,面无表情,目光阴冷。
  “长青啊长青,此时的你,跟三十年前的我何其相似?你跟我太像了,我不会让你太容易得到一些东西,我李景略吃过的苦头,你一样都不能少。”
  他铺开一张宣纸,拿起毛笔,笔走龙蛇,写下来这么一段话。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曾益其所不能。”
  他默念着最后一句。
  李家别墅外。
  叶青竹靠着车门,等着陆羽。

  出乎意料,这个家伙很快就出来了,脸色极为难看。
  这应该是她认识自己这个未婚夫这么久,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颓丧和落魄的情绪。
  叶青竹淡声道:“那老家伙没有答应?”
  陆羽蹲在她旁边,叼上一根香烟,掏出打火机要点燃,摸遍了全身,才想起了打火机已经给苏少商了,这才觉得以后自己是不是应该养成随身带两个打火机的习惯。
  想起了夏晚秋时常提醒他的一句话——别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叶青竹看着他的侧脸,看着这个男人颓丧和落魄的一面,无来由的觉着其实还挺帅。
  “收拾细软准备跑路吧,把你的刀给我,我进去一趟。”她淡声说道。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绝顶聪明。

  知道陆羽今天做的这一切为的是什么。
  杀了陈琅琊等人,让李景略没得选择,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唯独没有想到李景略这头老奸巨猾的老狐狸,竟是没有松口。
  这么一号大人物,若是得罪死了,天知道他后面有没有什么后手?
  谈崩了,那就不谈。

  叶青竹觉得不能让李景略继续活下去。
  因为她想让陆羽活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