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204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家三子,分别说了一句话,善于揣摩人物性格的李睿也就不难发现三人的性格,老大黄之山,性格温厚宽仁,真给人一种广袤大山的感觉;老二黄之海,性子虽然冷淡,但很明事理,非常睿智;老三黄之河,性子较为急躁,说话也有点冲,但也没有坏心眼,属于心直口快的类型。三兄弟三种性格,倒也非常鲜明好认。
  李睿与三兄弟结识完毕,说起正事:“我昨晚接到大哥去世的消息,第一时间向我领导宋朝阳书记汇报,宋书记让我火速返回,帮忙处理治丧事宜。所以你们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地方,都尽管和我招呼,不要和我客气,这也算是我分内之事。”
  黄之山道:“不瞒小睿你,我们兄弟的意思,是按先父生前多次表示过的,若是去世,丧事一定从简,但消息传出去以后,各界朋友都不同意,纷纷表示,要成立一个联合治丧委员会,为先父风光大葬。我们兄弟也不好违逆他们的好意,现在正筹备治丧委员会。你回来正好,作为青阳本地人,正可以帮得上好多忙。”
  李睿许诺了几句,话锋一转,道:“我能否见令尊最后一面?”
  黄之山还未开口,黄之河已经叫道:“可以的啦,这也是人之常情,你进去吧,先父就在卧室床上。管家你陪他进去啊。”
  老二黄之海也不言语,只是冷眼旁观。
  李睿得到允许,在戚凤池的带领下,穿过人群,进入二零二房间,进去一看,卧室门大开,一个背影非常迷人的黑衣女子,正站在床边哭泣诉说着什么。她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去,便见到了戚凤池和李睿。

  戚凤池忙停步道:“大小姐,我带老爷义弟李睿,进来看老爷最后一面。”说着话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那女子草草擦拭下脸上泪水,转身走出卧室,微微垂头,站在门侧说道:“好的。”
  戚凤池带李睿来到那女子身边,介绍道:“大小姐,这位就是老爷生前非常器重的义弟李睿……小睿,这是我家老爷的大孙女黄惟宁。”
  李睿凝目打量这位黄家大小姐,见她三十出头的年纪,身量不矮,穿着高跟鞋有一米七左右,留了个齐颈沙宣头,刘海儿在额头那里三七分,秀发乌黑浓密,一丝不乱,显得干净利落又年轻时尚;脸型标致,五官整齐,生着双大而迷人的杏核眼,挺直的琼鼻和单薄的嘴唇为她在俏美之外增添了三分英气,很有些巾帼女将之风;上身一件黑色的长袖丝质灯笼衫,到腰处忽然兜紧,映出了一副小蛮腰,下身一条黑色的牛仔裤,包裹出丰美的臀型与修长的双腿,脚下一双黑色的尖头高跟鞋,当真是身材出众,气质脱俗,俗世中难得一见的气质美人。

  黄惟宁主动递手给李睿,嘴里问戚凤池道:“戚叔,我该怎么称呼?”戚凤池有些为难的看向李睿,道:“呃……这个,要是按辈分……”
  李睿插口道:“黄小姐,令祖父认我为义弟,只是一时兴之所至,不用当真。咱们平辈论交即可。”说完轻轻握住她的手,微微摇了两下,便即松开。黄惟宁也很大方,道:“那我就称呼你李先生。”李睿点头道:“我先去见黄老最后一面,回头我们再聊。”
  黄惟宁微微颔首,侧立在旁,并未出屋。
  李睿走进卧室,见黄兴华就还在床上原位躺着,若非白色的被子连头脸也遮盖住了,恐怕谁也不知道他已经去世,看到此情此景,鼻子一酸,泪水忍不住的滴落下来。

  戚凤池走到床边,将被头轻轻掀开。李睿泪眼模糊的看去,见黄兴华双目紧闭、面色安详,肤色由于死后血液沉降的关系已经变得灰白,看上去透着股子死气,令人很不舒服。
  李睿却毫不顾忌这一点,失声叫道:“大哥!”泪水却流得更狠了。
  戚凤池也很悲伤,哭着说道:“老爷,小睿回来了,他看你来了,你都没和你这位好兄弟见最后一面就去了,你去得太着急了啊……”
  门外黄惟宁听到这话,已经止住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李睿看着黄兴华的遗容哭了一阵,等停止后放低声音,问戚凤池道:“戚管家,我大哥是昨夜几点去世的?当时你在哪里?房间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黄惟宁听得这话,觉得别有深意,下意识凑近两步,在门口倾听。
  李睿并不避讳黄惟宁在旁倾听,只是看着戚凤池。
  戚凤池也觉得他这问话有些怪味,不像是单纯的询问黄兴华去世细节,倒像是追究自己的责任一样,问道:“小睿,你……你这话什么意思?”李睿这时也觉出,自己问得稍嫌莽撞,忙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问问我大哥去世时的情况。”戚凤池道:“老爷是午夜两点多去世的,当时我睡在外间,并不知情,还是阿根进屋,问我老爷睡得如何,我便和他一起进卧室看,那时老爷刚刚离世,体温还有,但是脉搏已经没有了。”

  李睿听得心头一跳,自己正怀疑梁根有问题呢,想不到他就出现在了大哥去世的过程中,难不成他真有问题?奇怪的问道:“我根哥住在哪个房间?他怎么会突然半夜过来查看我大哥的睡眠情况?”戚凤池道:“他就住在对面,二零一。他也不是突然半夜过来查看老爷睡眠情况啊,他在我来到青阳之前,是一直陪伴在老爷身边的,晚上负有查看老爷睡眠情况的责任,因为老爷也有心脏病,担心他夜里出状况,我们几个身边人就经常轮换查看。”

  他这一句话,就把梁根的嫌疑全部排除了,毕竟他出现在黄兴华卧房里时,黄兴华已经去世了,李睿听后也说不出什么。
  李睿一下就沉默了,尽管心里还有很多疑问,却已经问不出口,再问的话,倒显得自己多事甚至是惟阴谋论了,说不定还要引起戚凤池的反感,更何况,谁知道这个戚凤池值不值得信任呢?眼下既然没有真凭实据,绝对不能多说多问,要不然很可能打草惊蛇,想到这,深深看了黄兴华一眼,仿佛要把他的容貌深深铭刻在心里,慨然说道:“大哥,你放心去吧,你的后事我们会给你安排料理好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达成你生前的愿望!”说完这话,将被头掀起,轻轻盖在黄兴华头上,眼含热泪转身向外走去。

  黄惟宁目光深邃的看他一眼,迈步跟了上去。
  “……先拉到殡仪馆再说,还停留在人家宾馆里头可是不像话,这里是人家市委市政府的下辖接待单位……”
  李睿走出屋来,先就听到黄家老三黄之河语气激昂的话语,闻言上前说道:“我马上联系殡仪馆,让他们派车过来。”
  黄之山、黄之海都看向他,黄之河则有些自得的叫道:“小睿啊,不用麻烦你了,我早就派人通知殡仪馆了,想来他们的车已经在路上了。”

  李睿哦了一声,心说这个老三虽然性子急躁,但挺为青阳宾馆着想的,道:“现在有什么事需要我做的吗?”
  黄之山道:“暂时没有,你连夜赶回来,肯定很疲惫了,现在可以先去休息一会儿。”
  日期:2017-03-04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