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2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群众监督我们的工作,这是好事,但必须正确对待,不能矫枉过正。我们自己既要监督、约束治下丨警丨察,但还是要保护他们,不能过早的下上一个危言耸听的结论。即使存在个别不足的地方,也要以批评教育为主,适当处罚一下就行了。连我们都不爱护自己的属下,连我们都不能宽容属下的瑕疵,属下会怎么想?那样会寒了他们的心。”
  听对方说完,楚天齐严肃的说:“曲刚同志,我不赞同你的观点,更不同意你刚才的说法。你在前面还说一旦核实要严肃处理,现在又说什么以批评教育为主。同时,你的思想也有问题,现在还没有正式调查清楚,你就在给大家打‘预防针’,进行不正确的引导。说什么‘不能矫枉过正’,还说‘要宽容属下的瑕疵’,你这是在偷换概念,在错误引导大家的思想。
  一事三罚,确实是笑话,天大的笑话,就像举报信人说的‘如果她要是不走的话,真不知会一事几罚’。我认为这不是危言耸听,已经再一再二还再三了,出现再四再五也极有可能。我们小小的许源县局,竟然出现了这种笑话,一旦传出去的话,那可真是臭名远扬了。
  听了举报信上面的话,不知大家怎么想,反正我是脸红的很,为许源县公丨安丨局脸红,为我们治下出了这样的事脸红。就因为做法太过分,就因为太的不守章法,群众竟然把我们的丨警丨察和盗贼相比,而且言下之意还不如‘盗亦有道’。讽刺,极大的讽刺,但这不能怪别人,怪只怪我们的属下忘了自己的身份,做了有损尊严的事。怪只怪个别领导麻木不仁,思想陈旧,对属下无原则的护短、纵容。

  刚才曲副局长说他事情比较多,可能调查要进行的很慢,请我理解。怎么理解?群众能理解吗?举报者那里还等着回复,还要实地感受呢。如果你忙不过来,那就大可不必参与,孟克同志直接去查就好了。如果你实在想参与,那也可以把其它工作分出一些,让别的同志帮忙管一下嘛!”
  曲刚脸上神色不停变化着,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愤怒。待楚天齐说完后,他马上说道:“局长,交警和巡警被举报的这件事情,确实是第一次听说,我一定要查实清楚,严肃处理。每位班子成员的工作都不少,我的工作也不能推给别人。刚才我就是想表达既要严肃处理也要实事求是的意思,可能用词不当,让局长误解了。”
  “好吧,刚才孟克同志已经同意了让你参加调查,我也要尊重他的意见,同时我也要考虑你这老同志的心情。”说到这里,楚天齐停顿了一下,缓缓的道,“只是有些事情也不能太出格了,要适可而止。”
  “是,适可而止。”曲刚心情复杂的回应着。
  “散会。”说过这两个字后,楚天齐率先起身,走出了屋子。

  晚上八点钟,许源饭店八层的一间豪华套房里,外间屋门紧锁,有两人刚刚进入两屋套间。这两人正是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常务副局长曲刚和副局长张天彪。两人在局班子成员会散会后,先是在外面喝了一顿闷酒,然后才到了这里。当然,心里都有事,心情不畅,两人没有多喝,倒是都很清醒。
  刚一坐到沙发上,张天彪就说:“曲哥,今天你老是踢我*干什么,要不是你拦着,我早就质问那小子了。凭什么?就凭一个破职务,他就想骑在咱们头上拉*屎,就想对你指手划脚、大声喝斥?他也不撒泡尿照照,他不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不就是工作才四年吗?说实话,在你参加工作的时候,他还穿活裆裤、和尿泥呢吧?要说他是凭真本事升上来的,打死我也不信,谁知道他舔*了哪个瞎眼领导的屁*眼。”

  曲刚摆摆手,制止了对方:“天彪,不,不。我一直也以为他就是个关系户,就是一个混日子的小屁孩。可是通过这几件事看,我错了,大错特错。他确实进入官场才四年,可以说他吃的饭还没有我吃的盐多,可他却不是一个软蛋,而是一个头脑极其灵活的家伙。就凭他现在的年龄,就凭他的履历,他能升到现在职务,肯定有人在后面推着他,把他送到了副处位置。
  但不可否认,他绝不一个孬种,不是一个软蛋。否则,随便在省、市弄一个副处职位混资历,岂不是要滋润的多,简单的多?而恰恰相反,却把他弄到了基层,弄到了一个实打实干工作的岗位。并且这个岗位还不同于一般的正科或副处单位,却是一个危险系数极大的位置。你想啊,他和他后面的人能不知道其中的凶险?毋庸置疑,他们肯定知道,而且知道的很详细。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安排?那就说明这小子肯定情商不是一般高,肯定也经过一定的专业训练,有一定的身手。”

  “曲哥,你有点杯弓蛇影了吧,难道就这么几件小事,你就怕了?”张天彪不以为然。
  曲刚没有计较对方的用词,而是严肃的说:“其实这些道理很浅显,只是我一直很自负,一直不认可这个事实,潜意识中,总是把他当成一个小屁孩,这才一而再再而三的犯低级错误,才一次次的送上门去受辱。他上任那天你见到了吧,市局没人来捧场,市委组织部王处长对他不感冒,而且他这个副处级的局一把手竟然没能坐到主席台上。他肯定心中不爽之极,本来正想找地方发泄,却一时没有合适之人,结果我傻乎乎的撞了上去,正好成了他发泄的靶子。本来那是一个灰溜溜的上任仪式,被我那么一激,他反而来了个出其不意的亮相。他的表现虽说不上多么精彩,但最起码挽回了他本应丢失的面子,而我却成那个让他尽情发挥的支点。

  之后我还没有接受教训,没有深刻去思考,总还在想着找他一招之错,好好羞辱他一番。今天上午借着签票的事,借着他这些天不理‘朝政’的事,我上门兴师问罪,质问他不作为,不懂规矩。不曾想他拿一大堆理由等着我,还再次拿‘规矩’做由头,让我向他‘报告’、敬礼,现在想想也是没事找事、自取其辱。
  下午开会的时候,你又提起签票的事,我也因为上午没有得到答案,想要看他怎么应对。谁知他却巧妙的把火烧到了咱们身上,用财务支款说事,给咱们套上了按时冲帐的套子,而且咱们还不得不举手同意。原以为说出他那个司机整天缺岗的事,他会找一个理由搪塞,我就可借此拿‘规矩’说事,说他用权代替程序。又不曾想到,他却把司机周三缺岗的事说成去执行公干。
  等他借由头把那封举报信拿出来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咱们再次钻进了他的圈套,而且是自己送上门去的。其实这几次都是咱们挑衅在先,但却没有占到任何先机,反而接连受辱。这说明什么?说明他预测到了事情出现的可能,说明他早有准备,只是等着我们去触动机簧。这倒好,我们因此吃了大亏、丢了颜面,而他不但达成了目的,还落下一个正当防卫的名声。哎,这小子刚到,本来正是想立威的时候,结果我们就给送上了机会,这不是瞌睡就给递枕头吗?”

  日期:2017-03-04 08: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