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2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要看?”楚天齐语气很冷,意思是说“不合适吧”。
  对方这么一问,曲刚更意识到这事和自己有关,便道:“我管的部门比较多,万一是我分管部门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我也好自查自究。”
  “自查自究?”楚天齐又是一个反问,然后道,“要是早这么做的话,恐怕也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曲刚意识到,可能又掉进了对方的圈套,但却不得不说:“如果是我分管部门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严惩不贷,绝不护短。”
  楚天齐假装思考了一下,说:“那得看孟克同志是什么意见,得看这符不符合程序了。”
  听到此,曲刚把头转向孟克:“孟组长,你看呢?不会让你为难吧?”
  “有些为难。”孟克面无表情的说,“不过,要是能自查自究的话,也不失为一种办法。但一定要从严从快,要有处理方案。同时也要以点带面,好好整顿一番,绝不能走过场。”说完,他把目光投向楚天齐,意思很明显:局长,这么做行吗?

  楚天齐微微点头。本来他就是想让孟克参与,也想把曲刚拉进来,这样正好符合他的意思。
  “是,是。”一边答着,曲刚心里一边叫屈:这还连什么事都不知道,还没怎么着呢,自己倒被套上了。
  孟克把纸张和信封递了过去,曲刚接在手中。
  手中拿着信封,曲刚首先看向封皮上的内容,封皮正中央写着四个大字——局长亲启。大字上方写着“河西省定野市许源县公丨安丨局”,信封左上角是邮政编码。信封上没有写寄件人的任何信息,但从信封上几个邮戳来看,信是从晋北省寄出的。
  放下信封,曲刚看着纸张上的内容。这是几张A4打印纸,最上面一张打印着两段文字,文字的主要内容是举报许源县公丨安丨局乱收费,其中说到了交警和巡警,而且例举了时间和地点,还描写了当事人的样貌。下面三张纸上,各有三份票据复印件,一共是九张票据。
  看过一遍后,曲刚又翻过来,从头看起,一张一张的看,一句一句的看。并不是他没有看清上面的内容,而是他在想着一会儿的说辞,在想着如何淡化这件事情。交警和巡警都是自己管辖部门,他们做的不好,也就是反映自己管理不好,为他们辩解也是在解脱自己。

  连着看了三遍,曲刚抬起头,对着孟克道:“孟组长,这就是一封匿名举报信,这类信十有八*九都是无中生有,要不就是捕风捉影,还有的是因为误解。一般对待这种信,只需要简单核实一下就可以了,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你看这事是不是这样,我督促交警、巡警查一下,如果偶尔有这种现象呢,就整改一下,如果没有的话,就全当是人民群众履行监督权有偏差,我们也不予追究。”
  孟克冷冷的说:“这恐怕不行吧。”同时,把目光投向楚天齐。
  曲刚暗暗叹了口气,把头转向旁边的年轻人:“局长,你看呢?”
  楚天齐没有回答曲刚,而是再次在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哟,漏了一张。”说着,把张纸递给了孟克,“孟克同志,这张纸上的内容可以让大家知道吗?”
  孟克拿过这张纸,看了看,然后说道:“有的内容可以,有的不可以,我把允许的内容读一读。”说着,他清了清嗓子,读了起来,“局长同志,这是一份补充内容,目的就是引起局领导的重视。在那几张纸上,我列举了一些事例,但有的地方还写的较笼统。我现在就一个特殊事例进行详细说明,在三月七日下午四点五十分至五点十二分,我的汽车都停在同一地点,期间并没有挪动位置。但就是这短短二十多分时间里,却被罚了三次,理由都是违规停车。所不同的是,出现了三拨人,有两拨巡警,一拨交警。

  全国各地,我至少走了二十多个省份,就没见到许源县这种丨警丨察,竟然一事三罚。我不知道这是丨警丨察的私自行为,还是得到了领导的授意,但我分析,在大厅广众之下如此做事,队里领导应该是清楚的,很可能他们就是在执行队领导的决定。希望这只是个别丨警丨察的行径,希望这不是局领导开辟的发财门路。丨警丨察队伍要想增加经费,途径有好多,比如向上面争取办公费用,比如依靠优异成绩获得奖励。当然如果能够得到社会认可,企业也会适当赞助的,我公司在好多地方就曾经做过这种事情。

  一事三罚,说的不客气点,是想钱想疯了。如果那天不是因为有急事要走的话,我一定要看看,这一事能够几罚。我当时反正是看到了,丨警丨察只是罚款,对于最应该纠正的所谓违规现象根本不予纠正。一开始的时候,我很纳闷,后来我想明白了,之所以不纠正违规现象是为了给‘后来者’留下生财之路,是他们之间的潜规则,否则后来者何以循环罚款。俗话说‘盗亦有道’,盗贼做事情都要讲究道理,难道许源县的人民丨警丨察竟然不如盗贼吗?

  这封信是匿名的,一是我担心报复,二是我也想看看,看看贵局会如何对待群众呼声。虽然我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但我会关注这件事,会向贵局电话询问进展情况,也会到贵县实地感受有无整改。如果贵局置群众呼声而不顾,没有任何改进的话,那我就会向县里反映,我想县里不应该不管的。不妨说一下,我在贵县领导那里还是能说上话的,有几个领导都得给我面子,何况我这是完全占理的事情。那天一事三罚的时候,那个丨警丨察肩上扛着一杠两豆,身体很壮,声音嗡声嗡气的,说话很不讲理,要不是我打电话给……”读到这里,孟克停了下来,把手中的纸张给了楚天齐。

  楚天齐收好纸张,接过了话头:“刚才孟克同志停下的地方,涉及到了县领导,所以他就没有读下去。后来还有一小部分涉及到了对方的信息,也不便透露。”说到这里,他面色一寒,“大家都听到了吧,有什么感想?曲副局长,你说说。”
  连着咳嗽了好几声,曲刚讲起了自己的说辞:“个别丨警丨察竟然私自做出这样的事,是给丨警丨察队伍抹黑,一旦查实的话,定要严肃处理,决不姑息。当然了,我们也不能听风就是雨,也不能冤枉了自己同志,此事只宜小范围核实。因此,我想安排人手,隐密而谨慎的调查这件事,尽最大努力做到客观公正。我现在的工作量很大,既要调查这件事,也不能荒废了其它事情,因此时间上可能会稍微长一些,请局长理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