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1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瞧见了,都吓了一跳——这饺子,真的有那么好吃么?
  回到了许老的小院子里,那些从各个地方冒出来的求情和游说者,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
  麻烦没有了,大家都是眼不见心不烦,我仔细回想起那夜陆左讲的感悟,然后结合自己的实际,耐心地融合着自己各种法门来。
  如此安静的日子持续了两天,而第三天的傍晚,终于有人找上了门来。
  来人是一个让大家都有些诧异的人。

  茅山宗当今的掌教真人符钧,没想到这天下十大的事情,居然将他也给逼了出来。
  据说这一位很少出外,拜入茅山宗之后,离开茅山的次数几乎是屈指可数,没想到此刻却眼巴巴地跑了过来,而且还打通了相关环节,出现在了小院子之外。
  虽说我们在这儿待着的事情并不是秘密,但是因为许老这儿的森严戒备,倒是没有什么人能够进来。
  当然,茅山宗的掌教真人,也不是什么小人物。
  当听说他来拜访的时候,我们正在屋子里聊天,听到这事儿,陆左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旁边的杂毛小道。
  后者平静地说道:“我已不在茅山,如何处理,你自己决定吧。”
  尽管杂毛小道将那神剑引雷术传给了符钧,但是因为本身已经不在茅山的关系,所以在接见符钧的时候,他并没有露面。
  杂毛小道不出面,屈胖三和朵朵自然也不会出来凑趣。
  至于我,则被陆左点名陪同。
  我们在客厅里接待了这位茅山宗的掌教真人,与之前相见时的刻板冷漠所不同,此刻的符钧显得十分吻合,脸上还有流露着几分笑意,与我们寒暄几句之后,便开始聊起了陆左与茅山宗的渊源来。
  事实上,陆左和茅山宗最大的渊源,其实就是与杂毛小道情同兄弟。
  至于其他人,估计也就跟黑手双城有点儿关系。
  至于这位符钧先生,基本上只能算点头之交。
  而现如今黑手双城已经魔化了,杂毛小道又离开了茅山宗的山门,此刻再一次面对茅山宗,莫名之间,竟然多出了几分疏离之感来。
  但符钧却仿佛并不知晓一般,与陆左聊着,而陆左为了不让场面尴尬,也是敷衍应付着。
  这样兜圈子的话语聊了许久,符钧终于谈及了此番前来的正题来。
  果然不出意外,又是那天下十大。

  符钧是冲着陆左手头的名额来的,用他的话来讲,第一届的评选委员,与第二届的评选委员几乎一般,只是从他师父陶晋鸿换成了陆左。
  符钧话里面的意思,是这名额本该是茅山的,只不过他大师兄一力主张,让陆左得了这头衔,也希望陆左这边能够投桃报李,给茅山宗一个提名,方才和和气气。
  他并没有说给茅山的提名给谁,不过想来除了他这掌教真人,旁人又有何资格?
  黑手双城倒是有资格,但他可是公门中人,并不参与评选。
  其实照我说,茅山之中,有一人其实比这位掌教真人更有资格,那就是刑堂长老刘学道。
  不过这事儿可不是我说了算。
  陆左这两天对推脱应付这事儿,做得完全就是纯熟得很,面对着符钧的请求,他也没有太多的在意,而是平静地说道:“对于委员会的任命,我这两天也着实是诚惶诚恐,符掌教你也知道,我在这江湖之中,立足的时间太短,认识的英雄豪杰不多,也不知道谁能够有这样的资格,这几日也听了许多的游说,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符钧说道:“你若是对我没有信心,不如我给你展示一下我的手段吧……”
  “别、别、别!”
  陆左赶忙拦住了他,说符掌教说笑了,这儿是京畿之地,四九城中,而且这地儿特殊,贸然展现,事有不妥。
  符钧这才罢休,又与陆左说了几句,却并没有能够得到什么承诺,皱着眉头离开。
  符钧一皱,杂毛小道便来到了客厅。
  陆左望着院子外的门,说道:“你之前跟我说过,你这位符钧师兄为人老实本分,勤勤恳恳,对于争权夺利的事情,可从来都不甚关心呢……”

  杂毛小道的神色有些复杂,沉默了一会儿,长长叹了一口气,说人都是会变的。
  陆左盯着杂毛小道,然后说道:“是人变了,还是心有城府,一直藏着?”
  杂毛小道摇头,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事实上,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师父并不太管教学,所以我也有跟着符钧师兄一起修行,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凡事都是一丝不苟、十分刻板,让人头疼不已;我本以为他会一直这样,却不知不觉间,与许多的长老关系处得十分不错,而后又在大师兄的支持下继任了掌教之位,身份变了,心态也会有所不同,现如今他的想法,我也不知晓了……
  陆左说既然这样,你为何还要传那神剑引雷术给他?
  杂毛小道说道:“我传他神剑引雷术,有两个理由,其一我并不认为他跟大师兄是一伙的,在我看来,他有野心,也有斗志,或许能够牵制住大师兄的精力,免得整个茅山都被大师兄给掌控住了;第二则是因为阿言,如果符钧师兄得了那神剑引雷术,那么对阿言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听到这话儿,我有些激动,朝着他拱手,说多谢萧大哥照顾周全。
  杂毛小道笑了,说我做这事儿,也不是全部为了你——你应该知晓,神剑引雷术并非一蹴而就之事,需要时间和感悟的积累,而且即便是练成了,对我们也没有太大的威胁。

  他说到这里,我也忍不住笑了。
  事实上,神剑引雷术听着很厉害,但是威力却与使用者的实力和感悟相关,而且强者还能够压制弱者,甚至借为己用,反为助力。
  就比如我,如果在杂毛小道的面前使用神剑引雷术,那么如果只要他想,他随时都可以操控整个过程。
  甚至是那雷劈落下来的目标。
  听到我和杂毛小道的解释,陆左也笑了,随后他收敛了笑容,对杂毛小道说道:“老萧,原本我还没有想好第二个名额给谁,但是符钧一来,我却想通了——第二个名额,非你莫属。”

  啊?
  听到这话儿,杂毛小道皱了一下眉头,说这个还是留给胖三或者陆言吧,我个人已经不需要这种虚名了。
  陆左笑了,说其实我一直在想,你自离山门这件事情,在你心中,应该是一个心结——你别不承认,咱们兄弟俩在一起那么久,你什么想法我能不清楚?不过有一句说一句,别看屈胖三整日神神叨叨,精神错乱,但他有一句话说得挺对的,“男儿不装逼,空一身本事”,我在想,倘若有朝一日,你跻身进入了天下十大,而茅山宗却无一人入选,那些投票踢你下来的人,是否会懊恼不已呢?
  日期:2016-08-29 07: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