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7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难怪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犹如过江之鲫,被她苏大小姐生吞活剥吃的渣都不剩却还甘之如饴。
  吐了个烟圈,苏玲珑红唇微隙,分外妖娆。
  “陆羽,我是苏家的小姐,早就在水中,还用你拉?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看着陈琅琊把我苏家吞得渣都不剩?”
  陆羽嘿嘿一笑。
  腼腆,憨厚。
  还有点嘚瑟。
  苏玲珑接着说道:“相较于陈琅琊,我更欣赏你。你有底线,陈琅琊没有。你赢了,苏家不会垮。我帮你。”
  “那万一我输了呢?”陆羽正色道。
  “那我就陪你死。感动吧?”苏玲珑淡笑道。
  陆羽起身,上前一步,看着苏玲珑。

  “感动,感动得想以身相许。”陆羽盯着她狐媚的小脸,眼神三分侵略七分挑逗。
  苏玲珑一把将陆羽推到座位上,欺身而上,跨坐在他身上,“陆爷,这都要去拿刀砍人了,是死是活都还是未知数,敢不敢做一些平时不敢做的事情?”
  “什么不敢做的事情?”陆羽正色道。
  “你说呢?”苏玲珑直勾勾看着他,眼神挑逗。
  陆羽呼吸明显急促了。
  苏玲珑抚摸着他的胸膛,一路往下,该死的御姐,手法娴熟。
  “大姐,你这是在勾引我么?”
  陆羽眼神却很快恢复了清明,无比严肃地说道:“我是你妹夫。”
  都是套路。
  “姓陆的,你这个有色心没色胆的货,待会儿真被了砍死了才好。”苏玲珑从他身上爬起来,眼神好似刀子一般剜在他身上。
  “我没打算输,也没打算死。”陆羽淡声道。
  “要我怎么做?”苏玲珑冷声道。
  “帮我把陈琅琊约出来。怎么约你自己看着办。”

  “你是要我勾引他?”苏玲珑冷眼看着陆羽。
  “就你刚才对付我的套路,我觉着就挺好。”陆羽眯起眼睛,“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小爷也算对得起我这大侄子了。”
  罗少卿和黄养神死前一个小时。
  陈琅琊正在一栋私人别墅里滚大床。
  床上是两个人在江海风月圈子很有名气的扬州瘦马,且极为难得是一对姐妹,不是孪生,相差大概两岁左近。

  两个瘦马都是难得的水灵婆娘,皮肤娇嫩,身段玲珑,无论哪方面都符合上流货色水准。
  两个婆娘在床上风*得很,努力迎合着陈琅琊。
  对于他们来说,这个长相英俊、身材霸道的年轻男人,可比那些或大腹便便或身体枯槁有心无力的客人讨人喜欢的多,且出手还极为阔绰。
  今晚,她们不仅能享受一个欲-仙-欲-死的美妙夜晚,还能赚到买一个名牌包的钱,何乐不为?
  对陈琅琊来说,选这对姐妹,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两个娘们儿从某个角度看,很像苏倾城和苏玲珑姐妹。
  男人嘛,越是操不到的娘们儿,就越想占有,占有不了,就喜欢找替代品。
  这就是所谓的意-淫。
  陈琅琊很喜欢一句诗,叫人生得意须尽欢。
  他现在很得意,他要尽欢。
  为什么不得意?
  走通了赵长生和李景略的关系,有这么多的助力,陆羽迟早都是被他玩死的命。
  这个山野村夫,拿什么跟他玩儿?
  玩儿死了陆羽,苏氏三兄弟那三个棒槌就是被他生吞活剥的命,到时候偌大一个苏氏,还不是他陈琅琊的?
  再接着,只要用些手段,苏倾城和苏玲珑姐妹,早晚都能骗到床上去。
  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快要圆满。
  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进来,正在兴头上的陈琅琊本来不想接,看到来电显示,顿时****焚身,捂住那个跟苏玲珑长得四五分相似的婆娘,狠狠鞭挞,声调尽量平稳:“玲珑,找我有事情?”
  “想跟你聊聊。”
  “你在哪里,我马上来。”陈琅琊连忙说道。
  操替代品哪有正品爽。

  “你有事的话,明天也行。”
  苏玲珑报了一个地址,似乎听到了陈琅琊胯下两个女人的娇喘低吟,直接就挂了电话。
  “臭娘们儿,老子这就来操-你,装什么清高?”
  陈琅琊没有继续跟两个扬州瘦马奋战的想法,直接扔了两万块,把两个不情不愿还没尽兴的婆娘赶走。
  这个当口,苏玲珑找他干嘛?

  是觉得陆羽死定了,迫不及待要找自己这个新的靠山了么?
  那自己今晚不就能得偿夙愿?
  想到这里,陈琅琊那本来就没尽兴的老二变得越发坚挺硕大。
  男人,尤其是骄傲的男人,最为记恨就是一个女人说自己不如另外一个男人。
  陈琅琊永远忘不了上次在苏家,苏玲珑指着他说你根本就不如陆羽时候,那轻蔑和失望的眼神。

  越是这样,他就越想将这个娘们儿压到身下,狠狠操她,让她见识见识,他陈琅琊凭什么就不如陆羽了?
  陈琅琊穿好了衣服裤子,跟罗少卿打了个电话,把黄养神那个师弟叫了过来,作为他的保镖,去见苏玲珑。
  他不觉得苏玲珑有胆子害他,但还不至于色令智昏到出门都不带保镖的程度。
  古往今来,多少人都死在了娘们儿的白花花肚皮上,陈琅琊可不想自己的名字添加到这个不怎么光彩的名册上面。
  地上躺着罗少卿和黄养神的尸体,王玄策提着两桶汽油走了进来,正色道:“阿瞒,你和长恭先忙,善后的工作,我来做。”
  陆羽看了看手上苏倾城送给他的百达翡丽机械表,沉声道:“师兄,陈琅琊已经进套,我这就跟高哥过去,倒是元述哥那里——”
  “你放心,这种事情元述驾轻就熟,保管出不了纰漏,那三个棒槌,今晚一个都逃不掉。”王玄策沉声道。
  陆羽沉吟片刻,不再多言,带着高长恭便走。
  时间,最重要的就是时间。
  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把该杀的、能杀的,全都给杀掉。
  下面的事情就会变得极为好办。
  人死了就是死了,不可能再活过来。

  李景略要换驴子,也得有驴子给他换才行。
  陆羽带着高长恭走后,王玄策叼着一根大前门,一边浇着汽油做着毁尸灭迹的工作,一边哼起了半阙唱词。
  问苍天万里关山何日返?
  问苍天缺月何时再团圆?
  问苍天何日里重挥三尺剑?
  诛尽奸贼庙堂宽!
  壮怀得舒展,贼头祭龙泉。
  却为何天颜遍堆愁和怨。
  风雪破屋瓦断,苍天弄险,何苦林冲头上逞威严。
  埋乾坤难埋英雄怨,忍孤愤山神庙暂避风寒。
  说的是林冲风雪山神庙的故事。
  苏玲珑尽量让自己不去看表,以免露陷。

  她现在的任务,就是拖住陈琅琊——这个今晚明显不打算放过她的家伙。
  与狼共舞,也是火中取栗。
  陈琅琊看着这个他垂涎已久的女人,丝毫不掩饰眼里的侵略性和炽烈欲望。
  在几经试探后,他失去了耐心,一把拉住了苏玲珑的手。

  苏玲珑连忙抽离,冷声道:“陈琅琊,请你庄重一点。”
  “庄重?”陈琅琊冷冷一笑,“玲珑,那你今晚把我叫来是为了什么?那姓陆的完了,你若还想维持你苏家小姐的地位,除了跟我,你还有别的选择?”
  “这——”
  苏玲珑咬着嘴唇。
  陈琅琊一把将她拉近自己怀中,欺身而上,接着就脸色惨白,捂着自己的**。
  被苏玲珑狠狠踹了一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