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73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得势不饶人,接连又是三刀,直接把罗少卿逼近角落,却是激发了此人骨子里的刁戾和悍勇,不退反进一刀切向陆羽脖颈,以伤换伤的打法。

  陆羽脚步顿变,百子切哧溜溜一转,拦在罗少卿刀刃上,擦出绚烂火花。
  这一下,势均力敌。
  “哼,恢复武脉了又怎么样,陆羽,你耽搁了三年练武的黄金时间,一时半会儿又怎么找的回来?你他妈依然不是我对手,在我面前,你永远是个垃圾!”
  罗少卿彻底被激发了狠戾之气,困兽犹斗,前所未有的凶狠可怕。
  “死!”
  他爆喝一声,蛤刃直穿而出,刺向陆羽右肋。
  刀光沛然。
  刀意激荡。

  刀势昂扬。
  罗少卿确实是玩刀的行家,这一刀,先是慢如天边悠悠飘来的一朵白云,刀光、刀意和刀势都锁紧了陆羽。
  待得陆羽下意识拔刀格挡后,蛤刃先是缓了一线,避开百子切出手的锐气,方才洪水决堤般溃然而下。
  锋利的一刀。
  毒辣的一刀。
  轻重缓急、恰到好处的一刀。
  “就你也配在小爷面前玩刀?”
  陆羽临危不乱,右脚踏上半步,身形微侧,沿着对方刀路,颀长手指似是抚琴般五指齐弹,令对方刀势稍缓;右手再扬,百子切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弧线,堪堪撞上蛤刃。
  金石乍响。

  蛤刃竟是被百子切卸往外门,漫天如雨的刀光纷纷碎裂,罗少卿仓皇后退。
  百子切如影随行,紧紧跟着罗少卿。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
  陆羽爆喝。
  这是他恢复武脉之后的第一战。

  当然得赢。
  必须得赢。
  一如他今晚要干的事儿一样。
  要赢得干干净净、摧枯拉朽。
  恢复武脉之后,体内有了先天内劲,许多原本不能用出的刀法,现在终于可以用出来。
  譬如这一式——《男儿行》。
  便是结合先天内劲,方才可以用出来的刀法。

  走得是杀伐之道。
  罗少卿回刀格挡。
  蛤刃直接折断。
  百子切锲而不舍。
  “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陆羽踩着小碎步,每爆喝一句,便劈出一刀。
  不是装-逼。
  而是借势。
  就如关云长读春秋练刀一样,借这首千古第一凶诗的势。
  罗少卿背撞门柱,绕柱而走,百子切穷追无滞。
  在门柱上切过几道刀痕。
  “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
  百子切破空而出,忽闪而来,如闪电,如惊雷。
  罗少卿避无可避。
  一声惨叫。
  一支手从半空中落下,掉在地上,弹起、落下,滚了几滚后,血水方才汩汩而出。
  他捂着自己切口齐整的手臂。
  眼里全是不可思议。
  “这——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陆羽纵身向前,一刀切过脖颈,罗少卿顿时捂着自己的脖子,委顿跪在地上,鲜血如利剑一般喷射而出。
  “没有先天内劲,小爷是玩刀的行家。有了先天内劲,小爷就是玩刀的祖宗。罗少卿,其实我很感谢我那废掉我武脉的老子,没有他废掉我的武脉,我怎么可能把刀法练到这种境界,跟我玩刀,你丫不是找虐么,你死的其实一点都不冤。”
  陆羽蹲下来,抓住罗少卿捂着自己脖颈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给他掰开,这样他的血就会流的更快一些,死的也会更快一些。

  他就是这么变态。
  杀了罗少卿,高长恭和黄养神鏖战正酣。
  陆羽没有去搭手的想法。
  讲道理,武道修行,化劲之下,皆为蝼蚁。
  他可以杀罗少卿杀得砍瓜切菜,化劲宗师也可以杀他杀得切菜砍瓜。
  两个宗师激战,他上前就是炮灰的命。
  还是观战的好,还能学到点东西。

  毕竟两个化劲宗师生死相见的场景,极为难得。
  两人都表现出了让人让人惊愕的抗击打能力。
  咏春对咏春,全是寸拳,几乎拳拳击中对方落在实处。
  拼的完全就是谁先倒下,黄养神别看已经快七十岁,悍勇起来丝毫不弱于年轻人,如一头嗜血的豹子。
  可惜他遇到的是高长恭。
  境界不弱于他,且比他年轻了将近四十岁的高长恭。
  拳怕少壮。
  高长恭越战越勇,越打到最后,面容就越发清冷如雪,如泼上烧酒的一抹刀锋,冷冽中带着嗜血。
  眼神其实不如黄养神癫狂,但拳脚气势却更加煊赫霸道。
  终于流血。
  两人唇角都溢出鲜血。

  继续进攻。
  采取攻势的居然是年近七十的黄养神。
  如狂风如骤雨。
  拼得就是一口气。

  高长恭在忍,黄养神在撑。
  终于——
  黄养神终于露出一丝疲态,攻势满了半拍。
  瞬息之间。
  高长恭爆喝一声,身如圆弓爆炸开来。
  丝毫不理会黄养神递来的一拳,一腿踹出,无比蛮横。

  黄养神一个踉跄,吐出一口鲜血,硬撑着没有跌倒。
  高长恭没有给他机会,苦心蓄势、爆炸性一拳直接将他锤翻在地。
  颓然倒地,咏春宗师黄养神倒下。
  陆羽蹲了下来,不是去扶他,而是灵巧如响尾蛇般,掏出百子切,毒蛇吐信,在黄养神错愕的目光中,划过了他的脖颈。
  噗。

  鲜血喷涌。
  黄养神眼里全是震惊和不甘。
  这是偷袭。
  不江湖,不道义!
  “对,我就是偷袭,一开始我就没说过我是来跟你们讲江湖道义的,小爷穷疯了,好不容易在江海有个立锥之地,你们居然想把我打成丧家之犬赶我走?我那个去,我必须得跟你们玩命。让你们这群城里人见识一下,不折手段的小爷你们到底惹不惹得起。”
  故技重施,他一根手指一根手指掰开了黄养神捂着自己脖颈的手。
  变态也好,恶趣味也罢。
  陆羽觉着这样做比较爽,他就去做。
  黄养神双腿一伸,就此死去。
  死不瞑目。
  陆羽没有帮他闭眼的想法,看着高长恭,淡声道:“高哥,咱还有两个场子要赶,今晚就麻烦了,你放心,忙完了这茬,扬州瘦马,算我的。”
  高长恭怔怔了一会儿,嘟囔道:“这次亏大发了,起码要双飞才够本。”
  把时间线推前五个小时。

  见过江依依后,陆羽并没有离开那家咖啡馆。
  换了个房间,摸出一包被夏晚秋吐槽很久却已经抽惯一直没换的大前门,断断续续抽了五支烟,戴着口罩的苏玲珑出现在面前。
  看着这个面容跟自己媳妇儿有三分相似、不如苏倾城精致却更加妖怡的女人,还没开口,苏玲珑就开门见山:“陆羽,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有些错愕。
  没想到在这种局面下,率先表态的,不是他的投资人江依依,而是这个跟他谈不上什么交情的女人。
  陆羽沉吟片刻,淡声道:“玲珑姐,不怕我拉你下水?”
  “下水?”
  苏玲珑拿过陆羽嘴唇上叼着的那支皱巴巴的香烟,又从这家伙手中拿过那个已经把玩很久隐隐有些汗渍的爆-乳-女-郎塑料打火机。

  啪。
  自己给自己点燃。
  打火机炽烈的火苗辉映着那张不算顶尖漂亮却格外有风情的脸庞。
  陆羽微微眯着眼睛,打量着她。
  不可否认,苏玲珑是个尤物。
  最厉害的那。
  ,从不主动卖弄风*,但一个眼神,一个蹙眉,就能撩拨人心,把男人挑逗得从心口痒到裤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