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11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刀疤低着头,慢慢的吃着自己面前的食品,不过他还是有点奇怪,刚才那个和华子建见面的女人在看向自己的时候,为什么自己会有一种心悸而寒冷的感觉,那眼光不过是一闪而过,但带给自己真是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难道这个女人是丨警丨察?
  在刀疤的思维中,也只有丨警丨察才是他的天地,每当看到丨警丨察的时候,他都有这样的一种不爽快的感觉,但现在在家是不管不顾了,就算是个丨警丨察,自己也是要动手的,实在不行,那只有用枪了。
  刀疤就摸了一下别再腰间的手枪,但他很快又想起了什么,拿出了手机来,把刚才徐海贵给他发来的华子建的照片删掉了,想一想,他觉得还是不妥,就把手机里的卡抽了出来,包在餐巾纸里面,扔到了纸篓里,这不过是以防万一。
  做完了这几个动作之后,刀疤就耐心的吃起了面前的牛排,他吃的很仔细,一面吃着,一面想象着一会自己一个怎么动手,自己应该是走向了华子建,走近华子建的时候,自己还有个微微一笑,笑的要很坦然,也很真诚,这样的话,华子建就会有一些疑惑,他会在大脑里思考,是不是认识自己,当然了,他来不及质疑,自己就把这冰凉锋利的刀刃穿过他颈间的皮肉。。。。。。想到这,刀疤甚至能够感觉到华子建的气管正裂着一大道口子,透着冷风。

  不过刀疤想,自己可没有时间去欣赏华子建临死前定格的表情,他只需要确认,那个家伙必死无疑,他的一刀,先切断他大动脉,再割开了喉咙,等鲜血还来不及渗透到满地,自己已经到达了预先看好位置的窗口,就在后门边。
  等大家都惊恐的发现客人已经倒下,自己就跳下了窗台,从后面逃走。
  华子建他们点的东西已经上来了,三个人说着话,开心的吃着,华子建就问安子若:“对了,你不是说找我有话说吗,想说什么?”
  安子若忸怩的看看华子建,好一会才说:“我好像有了,刚发现的。”
  “有什么了?奥,奥,你是说你肚子里面有了?”华子建恍然大悟起来。
  “是啊,我现在有点迷茫,你说我要不要呢?”
  华子建说:“当然要了,你年纪也不小了,现在不要,一会只怕想要都麻烦,对了,权总是什么意思?”
  “他还不知道呢,我刚发现。”
  “这样啊,我的意思是你最好提前征求一下权总的意思吧,这可是你们两天人的事情。我做主不太好吗,哈哈哈。”
  华子建笑是笑,但内心里还是有些苍然,但这样的心情他绝不会轻易的暴露出来,他很好的都掩饰在了自己的大笑中,不过在想想,这其实也好,看到安子若幸福的表情,自己是应该为她庆幸才对。
  安子若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问葛秋梅:“你为什么不结婚,是不是害怕要孩子,听说怀上之后会很难受的,好多个月,身材也要变形的。”
  葛秋梅一下就愣住了,从来都没有人这样单刀直入的问过她,她心中有些黯然,也有些失意,自己这一生啊,注定也就只能成为孤家寡人了,婚姻,儿女,这些对自己都只能是一个遥远的梦想,生在这个地下王国中,很多东西都要放弃,是的,必须放弃。
  葛秋梅苦涩的笑了笑,说:“没有人喜欢我啊,我可是嫁不出去的剩女,对了,华书记,你们有哪个领导还没老婆的,给我也介绍一个吧?老一点也没关系,只要疼我就成。”

  华子建知道这就是一个玩笑话,像葛秋梅这个漂亮的富婆,不要说会有很多同年人追求,就是那些年轻男子,也会有很多是希望榜上这样的富婆的,远的不说,至少那个网络写手饥饿的狼肯定就是非常愿意的,华子建记得上次看他的书,一到逢年过节的时候,那个小子都想把自己出租,虽然价格不高,全包一天才几十元钱,但就这,从来也没有见他揽到过生意,这不得不说现在社会变化真大啊。

  华子建哈哈的笑着,说:“好好,你这个条件不高啊,我记得晚上要参加的老干部招待会上,那个郭巡视老伴刚去世,他也不算老吧,才70大一点,我抽空帮你介绍一下。“
  三个人都一起笑了,特别是葛秋梅,笑的‘格格’连说:”可以,可以,老一点好。“
  葛秋梅这一笑有点颤动,就把手中叉子上的一块牛排掉了下来,她哎呦喂一声,就看到裤子上粘到了一片的油污,安子若赶忙从对面拿出了一张餐巾纸来,递给她说:”快擦擦,快擦擦。“
  葛秋梅一面接过餐巾纸擦拭了几下,一面说:”我到卫生间弄弄,不然这条裤子就算废了,这可是朋友从香港带回来的,子若姐,你陪我一起去吧?“
  安子若点头,也站了起来,两人就到餐厅的卫生间去了。
  而这个时候就是刀疤的机会来了,他也站了起来,紧了紧兜里手中的刀把,微笑着往华子建这面走来了。。。。。。
  第一千零五章:叱咤风云
  华子建还在好整以暇的品尝着美餐,他对自己即将面临的危险混然未觉,刀疤带着一种惨杂了邪恶的微笑走来了,他已经好像闻到了华子建身上的血腥,他下意识的舔了一舔有些发白,干裂的嘴唇,从兜里掏出了那把跟随他很多年,被他一向都认为很可靠的刀。
  不过这个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声呼喊:“刀疤,你最好不要动,你是跑不过子丨弹丨的速度。”
  这一声呼喊让刀疤一下就愣怔住了,这里还有人知道自己的名字,还有人手里有枪,但自己怎么就没有发觉呢?刀疤很快的想到了,一定是那个刚才和华子建在一起的女人,这个饭店里,也只有她眼中尽显犀利,不错,应该是她。
  刀疤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无法确定身后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不是他怕死,而是他不想因此耽误了眼看到手的行动,或者,先料理了身后的人更稳妥一点,因为就算华子建警觉了,那也没有什么关系,一个官员,他只会吓得发抖而已。
  他缓慢,但还是很坚决的转过了头,让他惊讶的是,他看到的却是一个很年轻,很美貌的女子,这个女孩好像刚才并不在饭店里,但她怎么就突然的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刀疤是来不及多想的,他只是要冷静的观察一下,看看自己能不能从她的身上找到一些漏洞,虽然她的右手腕上搭着一件风衣,但风衣下面会是什么?对这一点刀疤是不能完全的确定。

  同时,刀疤听到了华子建的一声惊叫:“萧易雪?你怎么回来了?”
  萧易雪脸上一直都没有凶神恶煞的样子,她一直是在微笑着,从这副表情中,你是无法想象她正面对着一个杀手,她说:“我回来好几天了,见你最近忙啊,就没有打扰你。”
  “奥,这样啊,我就说,你也该回来了。”华子建很轻松的说。
  “嘿嘿,你还牵挂我能不能回来吗?”
  “当然了,很牵挂呢。”

  两人竟然对话起来,这让刀疤情何以堪,既然对方明明已经认出了自己,也知道自己想要对华子建下手,但她怎么能如此的无视自己呢?自己好歹也是韩阳市数一数二的打手呢?
  华子建这个时候才看了看刀疤,华子建的脸上没有太多的惊诧,他问萧易雪:“你刚才叫他什么?刀疤?莫非他就是徐海贵手下的那个正在被通缉刀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