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2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好几人认为会议即将结束,等着局长说“散会”时,有一人却说了话,说话的人是张天彪。张天彪三十来岁,人长的精神,身穿笔挺的警服,更显得英武帅气。只是这话说出来,却冲的很,很没有礼貌:“局长,干警的票据报上去已经快一个月了,到现在却还没批,同志们都说这活没法干了。本来近期干警工作积极性很高,工作热情就像一锅沸腾的开水,可现在却被直接抽掉柴火,立刻开水就变成了夹生水。夹生水能喝吗,喝了不是要坏肚子吗?只让马儿跑,不给马吃草,怎么行?”

  意料之中,果然有人跳出来,果然还是这件事。楚天齐没有立即予以答复,而是环视了众人一圈,说道:“关于这件事,谁还有补充?”
  静了一会儿,曲刚说了话:“确实是这样,就因为不能及时报票,干警们议论纷纷,我也听到了好多报怨。有人说是公丨安丨局经费出了问题,有人说是故意刁难,还有的说法更难听。”说着,他看向楚天齐,“人们的情绪确实不稳,士气低落,这很值得我们高度重视。如果因此影响工作,破坏了来之不易的局面,那这个责任可就大了。”
  明白对方又扣帽子了,但楚天齐还是没有答复,而是沉声道:“还有吗?谁还有补充?”说着,他的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
  其余几人或摇头,或低头不语,只有曲刚和张天彪把目光投向楚天齐,和这个年轻局长对视着。
  “在座七个人,看来只有极少数人有所谓的这种说法呀!”感叹过后,楚天齐又道,“不过这种说法却站不住脚,不是我不签批,而是财务科好多资金被大量占用了。在财务科送来的会计报表中,应收款是一笔很大的数字,我感觉很疑惑,于是看了她提供的一份详单。我这里有她手写的明细,列举出了应收款对应的人头。对外的就不说了,拣公丨安丨局内部人员的借款例举一下,就很能说明问题了。”说着,他把目光投向曲刚,又扫视了张天彪一眼,然后打开了面前的笔记本。

  此时,曲、张二人很是惊愕,却又有些怀疑,怀疑贺敏怎么就给楚天齐提供了详单,而自己却不知道。尤其曲刚更是如此,上午贺敏可是专门到自己办公室进行过汇报,而自己指示她提供报表时,特别强调了不能提供详单。难道她阳奉阴违?按说不可能呀。
  就在曲、张二人狐疑的时候,楚天齐已经从笔记本中拿出一张折叠的纸。打开后,他向众人简单展示了一下,然后照着纸上面,说道:“截止目前,曲刚共从财务借支十一万三千元整,张天彪共从财务借支五万五千元整,两人合计借款就达到了十六万八千元整。而目前送到我那里的票据合计也才三万一千多,并且这些报票的人从财务借支也有将近三万,报票也不过是冲帐而已。我不知道‘不报票影响士气’的说法从何而来,是明知故问、故意混淆事非,还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我倒要问问,执此说法的人是何用意?该不会就是为了给我出难题吧?”

  张天彪脖子一梗:“我是从财务支了款,可那些都已经为公事支出了,只不过正规**一直没有回来而已。”
  “就是,就是,我那些借款也是这样,现在好多单位都是这样,一开始做活的时候什么都好,等到要**的时候就推三阻四的。”曲刚也随声附合着。
  楚天齐把纸张重新夹到笔记本里,然后合上本子,看着二人,道:“曲副局长,你有一笔借款可是前年十月五日的,到现在已将近一年半了,就连借条上标注的相关事项都已在去年十二月支付完毕。可是如果到现在仍然没有**的话,那就是经办人失职,假如**一直不能到位的话,就给局里造成了损失。三万多元的付款项目,至少也应该是两千多的税金,要是增值税票的话,那就是五千多元。假设十多万借款都是因为**的原因不能冲帐,那所涉及的税金可就是一、两万了,甚至更多。张副局长,你也有这种情况,还需要我一一列举吗?”

  列举个屁,都被你摸的门清了。曲刚自知理亏,用脚踢了张天彪一下,示意对方不要说话。然后他满脸陪笑的说:“局长,经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得赶紧把**的事追一追。”
  “好吧,那就在四月底之前把那些应收款全部冲帐,实在有特殊原因的,写出详细情况说明,报我那里审核,如有必要的话,上班子会审定。当然,虽然你二位借款较多,也不能只针对你俩,全局干警都照这个执行。”说着,楚天齐把脸转向赵伯祥,“赵政委,你觉得呢?”
  赵伯祥回了三个字:“我同意。”
  “常亮同志、孟克同志,你们以为呢?”楚天齐又问了这二位。
  二人异口同声答道:“同意。”
  “举手表决一下吧,同意我提议的,请举手。”说完,楚天齐率先举起了右手。

  赵伯祥、常亮、孟克纷纷举手,曲刚、张大彪也极不情愿的抬起了右手。
  “好,全票通过。”说着,楚天齐把目光投向杨天明,“杨主任,在记录上记清楚了,会后形成文件,分发到各部门。”
  杨天明肯定的回答:“是。”
  “局长,还有一事。”说着,曲刚从本子里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楚天齐,“这是我近两周因公外出的情况说明,有同行人员的证明。”
  楚天齐没有看纸上内容,而是说道:“曲刚同志,做为老同志,更应带头执行局里相关规定,该履行手续的必须履行。”
  “是,是,以后绝对不会因为工作紧急就省了程序,即使当时情况特殊,事后也会及时补上。”说完,曲刚把头转向杨天明,“杨主任,办公室就相当于局里的大管家,往往督促着相关规定的推进,因此也需要带头执行。在你请事假这些天,办公室人员做的就很是不好,你重点查一查,比如有没有整天不在岗的,有没有相关记录?我听说本周三就有人整天没在岗。”
  大家都明白曲刚的说话指向,杨天明当然也明白,便把目光投向了楚天齐。楚天齐知道曲刚是想拿厉剑前天缺岗的事说事,可那天的事又不便明说,但他微微一笑,没有接曲刚的话,而是把头转向孟克:“孟克同志,我这里有一封举报信,你看一下。”说着,楚天齐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个信封,放桌上推了过去。

  孟克从桌上拿起信封,抽*出里面的纸张看了起来,看完后,说道:“局长,我知道,马上去核查。”
  “孟克同志,一定要严查。我在收到这封信后非常重视,当时星期三,正好你去县政府开会,就让厉剑去核实了一下,经过初步了解,情况基本属实。你再好好调查一下,一旦调查清楚,要对当事人严惩不贷,还要视严重程度,追究部门负责人或是主管领导的责任。要给举报者一个圆满答复,给社会一个交待。”说着,楚天齐把目光从孟克身上移开,特意瞟了曲刚一眼。
  正在狐疑楚天齐为什么顾左右言其它,却见对方把目光投向自己,曲刚不由的一楞,意识到不妙,忙道:“局长,我,我能看看吗?”
  日期:2017-03-03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