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202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庄海霞呵呵笑起来,道:“不行,就要回答这个!”李睿道:“咱们三人都是朋友,不存在暧昧关系,你这么问……”庄海霞截口道:“就算没有暧昧关系,只是纯粹意义上的喜欢,你也要回答,到底更喜欢谁?嘿嘿。”李睿脱口道:“好吧,我更喜欢安颖。”说完投给她一个眼神,希望她能领会。
  他自然是和庄海霞的情意更深,所以这当儿选择照顾安颖颜面。哪怕庄海霞这个问题只是开玩笑闹着玩,但也涉及到面子问题,他必须要照顾安颖。
  安颖听后,眼皮刷的就垂了下去,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庄海霞却是大嗔,狠狠地瞪了李睿一眼。李睿忙又给她使眼色,她却已经懒得领会了,只是怨艾的瞪着他。李睿笑着解释道:“我当然是更喜欢安颖了,谁叫你想出这游戏来难为我。”庄海霞不知听懂了没有,撇撇嘴,叫道:“再来!”说完不忘拍了安颖大腿一把,道:“安颖,他更喜欢你,喝完酒你记得把他领你家里去啊,别忘了。”
  安颖哭笑不得,道:“别闹!”
  李睿笑着摇摇头,端杯认罚,干了杯中酒。
  三人又玩起第二把,李睿不服自己的手气,决定还是第一个扔,摸起骰子来,学着刚才庄海霞扔的样子,一点那面朝上往桌面上砸,结果却扔出个二来。

  庄海霞只看得哈哈大笑起来,鄙夷的道:“想学我,你交学费了没?”说完拿过骰子,随手一掷,是个五,得意的朝着李睿冷笑起来。
  安颖最后扔,是三。又是李睿最小。李睿骂道:“我真……倒霉。”
  李睿凝思片刻,问道:“只有你们姐弟觉得我大哥死得不对劲嘛,别人没有觉察吗?”谢杜仲道:“戚管家最开始也觉得奇怪,他和黄老三个儿子说,黄老中午午休的时候睡得还很好,今晚怎么突然就呼吸无力了?不过没人理会,他也就不说什么了。”李睿略一思虑,道:“好的老弟,这事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帮你和佩兰说话的,现在所有委屈你们都先忍受下,等我回去再说,我一定不让你们被冤枉。”谢杜仲道:“好吧,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好在梁根他们也只是污蔑,倒没说追究我们责任……”

  挂掉电话,李睿沉下心来细思片刻,觉得这事最好还是马上告诉老板宋朝阳的好,因为大哥去世不仅仅是他身死这么简单,还涉及到他在青阳的投资规划很可能泡汤,譬如他要是没在遗书中说明在青阳投资的事项,更没留出专项资金,那他几个儿子很可能不认账,从而导致老板早就开始做的美梦变成泡影,这么重大的事情,必须尽快告诉老板知道,哪怕他也是无可奈何,至少让他有个心理准备,于是信手给宋朝阳拨去电话。

  宋朝阳的手机早已由关机状态变成开机,电话打过去响了两波便被接听了。
  李睿也没空和他致歉——大半夜的打扰他,开门见山将黄兴华去世的事说了。
  宋朝阳听后也是大为震惊,良久说不出话来。
  他不说话,李睿便只能等着,电话两头都是安安静静,气氛有些诡异。
  过了几乎有一分钟,宋朝阳才回过神来,语气果决的说道:“小睿,你马上赶回青阳,以最快速度回去,虽说这样会很辛苦,可也没办法了,这件事只能派你去做。你回到青阳,一方面帮忙料理黄老的后事,另一方面和黄老的子女确认下,黄老的投资规划还有没有效,还会不会在青阳投资。确认后第一时间告诉我!”
  李睿道:“我要是回去了,您和孙老师这边会不会缺少人手啊?”宋朝阳道:“不会的,天亮了你孙老师会去做手术,手术一做就得半天多,也用不着什么人,你就放心去吧,不用操心我这儿。何况还有老周呢。”李睿道:“好吧,那我就去火车站买票,尽快赶回青阳。您要是有事就找老周帮忙。”
  宋朝阳说了声好,嘱咐他路上注意安全,电话也就挂了。
  拿着手机站起身来,李睿也才发现自己身子几乎光着,回想起不久前和安颖的短暂激情,兀自跟做梦一样,叹了口气,拣起衣服穿戴起来。
  带好随身之物,临走之前,李睿特意去二女卧室门口望了望,门开着,屋里灯关着,黑糊糊的也看不到人,更听不到什么声音,庄海霞固然睡得死沉,安颖仿佛也是回屋后就睡着了,之前洗手间的激情似乎并未对她造成太大的影响。
  李睿默默的对二女说了声“不好意思”,迈步走向门口,轻轻将门拉开,闪身而出,很快消失在走廊入口处……

  “你好,来张最近的到青阳的动车或者高铁车票!”
  “四点一刻,高铁,票价二百八十五!”
  北京站的售票窗口前,李睿从钱包里掏出三张百元大钞递到窗口里,很快换回来一张纸质车票和十五元零钱,他顺嘴多问了一句:“请问多久能到啊?”
  “三个钟头!”
  李睿说了声谢谢,离开窗口,走向候车厅。
  等待检票的时候,李睿收到了安颖发来的短信,伊人只问了三个字:“你走了?”李睿回复她:“是,我得赶紧回青阳,为我大哥料理后事,临走前没告诉你和海霞,很不好意思。你酒醒了?”安颖很快回复:“没有全醒,还行。节哀顺变。”李睿回复她:“谢谢,我会的。”安颖又发来一条:“之前因醉酒有些放浪,你不会介意吧?”李睿微微一笑,回复她:“我介意你把咱俩关系说得这么疏远生分。”

  安颖似乎很着迷和他聊天,又回:“咱俩关系貌似本来也不亲密吧?”李睿笑了笑,打字给她:“好吧,是我自作多情了。”安颖回复:“你想和我变得亲密吗?”这话平白无奇,但李睿听了还是有点血脉贲张,只恨不得回到她家,抱住她抵死缠绵一番,想了想,回了两个字:“随缘。”安颖给他发来了最后一条短信:“好吧小男人,随缘。”李睿看后哭笑不得,给她回了一条:“我怎么是小男人了?我年纪好像比你还大吧?”

  安颖却再也不回了,仿佛睡过去一般,这令李睿有点怅惘,就好像和一位美女谈恋爱,结果谈了两天刚爱上对方,对方却突然跑了,心痒难挠。
  又等一会儿,终于等到了检票时分。候车厅里站着坐着躺着的人都起身排队,李睿排在队伍里,一点点的随着队伍前行,顺利检票过关,登上了南行的列车。
  上车后,李睿将座椅调了个比较舒适的角度,仰靠在上面补觉,但一闭眼,脑海中就浮现出大哥黄兴华笑呵呵的慈眉善目模样,又哪里睡得着?睡不着就假寐,顺便分析大哥之死的细节,不分析还没事,一分析,突然就发现了诸多不对劲的地方。
  “首先,杜仲从医理上分析出大哥死得不对劲,这是嫌疑最大的地方;其次,大哥患癌之后,始终压着消息不告诉马来那边的家人子女,对此,他自己说是怕麻烦,这里未免欠乏说服力;再者,大哥三个儿子是刚刚赶到青阳,至少自己赴京之前他们还没到达,他们刚到大哥就去世了,这里面是否有什么猫腻;最后,那天梁根看向我的眼神,极其古怪,虽然说明不了什么,至少能反映出,他不像表面上显示出来的那么忠诚温厚,他在大哥去世的过程中,是否也有问题?”

  日期:2017-03-03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