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2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过这一阶段的观察,曲刚给楚天齐总结出了一个最大的错误——不作为。堂堂公丨安丨局长怎能不作为?那不是尸位素餐,那不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吗?本来想要在某一个会上发作,本来想要在众人面前出对方的丑,可这小子竟然不参加会,也不召集会。这可怎么办?正自找机会,机会来了,你姓楚的竟然不签人们的报销票据,这不又是不作为吗?于是,曲刚这才来了个上门问罪。而且他在从自己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故意嚷了几嗓子,让大家都知道自己去找姓楚的晦气,让大家免费观摩。

  本来想着是给姓楚的来一通雷烟火炮,把对方打懵,本来是想着让同事们见识到自己在姓楚面前的威风。不曾想又让对方绕了进去,这可是同一块石头摔倒两次呀。怎么办?
  楚天齐脸上的笑意渐渐褪去,继而换上一副森冷的面孔:“曲刚同志,难道你真的要藐视军礼不成?”他语气异常严肃,直接给对方扣了个大帽子。然后又补充道,“你可别后悔。”
  曲刚恨的牙根痒,恨对方狡猾,恨对方威胁自己,更恨自己不长记性。但他想了又想,还是没敢拧着干。他现在可知道了,这个小兔嵬子尽是鬼点子,千万不能再意气用事。于是,他不得不走出了屋子,站到了门口。
  曲刚注意到,好多屋子都开着门,在自己走向门口的时候,还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他知道,尽管那些人回了屋子,但耳朵却仍留在走廊里。他暗自叹了口气,收拢心神,喊了声:“报告。”

  虽然对方声音够低,但相信好多人都听到了,楚天齐也就不想和对方耗时间,于是说了声“进来”。
  曲刚迈着整齐的步伐,进到屋子里,来到办公桌前,“啪”的敬了一个军礼:“局长好。”
  “曲刚同志辛苦了。”楚天齐也还了一个军礼,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听着对方一副领导的口吻,看着对方一副长辈的做派,曲刚心里别扭极了,也窝囊极了,但却又不便发作。他转念一想,对方还有问题没回答呢,正要张嘴追问。
  “哈哈,这是在军礼实操啊,精神可嘉。”声到人到,赵伯祥走了进来,“不过也该先填饱肚子呀,早过开饭的点了,领导不到场,我们也不敢开餐,这才特来请局长的。”
  “好吧,吃饭去。曲刚同志,你说呢?”楚天齐一笑,对着曲刚反问。
  “是。”曲刚憋着气,回了一句。这种情形下,他也不能再掰着那个问题不放,只能这么回答了。
  三人走出办公室,刚到楼梯口,一个人走了上来,是办公室主任杨天明。
  杨天明今天刚从**市回来上班,老父亲还在**市第三人民医院住着呢。看到三位领导,杨天明马上打过招呼。然后又对着曲刚道:“曲副局长,下午三*点在小会议室召开班子成员会。刚才去你办公室你不在,打你电话也一直没接,我正准备现在到办公室通知你呢。”
  “知道了。”曲刚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他心里话:妈的,有屁不早放。其实他完全错怪杨天明了,杨天明接完楚天齐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到局长办公室了,杨天明又怎能找到他?

  食堂里,众位干警果然没有用餐,正在等着诸位领导,不过这完全是巧合。因为食堂是到点就开饭,除非提前有特殊安排,除非是提前接到了通知。今天之所以都等着,是因为绝大多数人也刚“听热闹”结束,只不过比领导们早到几十秒而已。至于赵伯祥刚才说的在等局长,也就是那么一说而已。
  三位领导一同走进食堂,很出乎大家意料,好多人不禁自问:怎么可能?别说是三位,就是以前两位的时候,也是几乎从来没有一同到食堂就餐的。
  人们浪费着自己的脑细胞,心中自问自答着:
  “难道是小的制服了老的?”
  “应该是吧。按照刚才的剧情发展,也只有这一个可能。”
  “这老曲也太熊了吧,他可是二十多年的老猎手,就这么被小家雀收拾了?他就能咽下这口气?”
  “我看未必。好戏在后头呢。”
  三人坐到了一张圆桌上,有说有笑吃着饭,似乎看不出来刚刚发生过不愉快。但曲刚坐在那里却坐针毡一般,他知道自己现在是屋子里的焦点,几十只眼睛都盯在自己身上,他深刻体会到了“如芒在背”这个成语的含义。
  快速吃完午饭,曲刚以“有事”为由,和楚、赵二人打过招呼,向食堂外走去。临到门口的时候,他略微驻足,扭头向屋里众人投去狠狠一瞥,疾步走了出去。

  回到办公室,曲刚心情烦闷,点着香烟吸了起。一直吸完三支,他的心情也没好转,反而因为烟卷的薰呛,咳嗽不停。狠狠把烟头扔到地上,曲刚用脚掌恨恨的在上面拧来拧去,就像脚下是那个小兔嵬子似的。
  曲刚快步走到里屋,“扑通”一声躺到床*上。双人床立刻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动,仿佛不堪重负,随时像要散架似的。在床*上翻来覆去,浑身难受,于是他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电视上屏幕上,正放映的是一部古装电视剧,到处都是呐喊声,还有战马的嘶鸣声。正合老子心意,老子现在就想打打杀杀。听着电视上的声音,曲刚的心情反而平静了一些,闭着眼睛听着剧情。
  忽然,电视上传出士兵的喊声:“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周郎妙计安……”

  “都他*妈跟老子作对。”曲刚狠狠关掉电视,嘴里骂骂咧咧着,“这不是在讽刺老子吗?”刚刚平复的心情,遂又烦燥起来。
  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小会议室,班子成员会正在召开。参加会议的有局丨党丨委书记、局长楚天齐,丨党丨委副书记、政委赵伯祥,常务副局长曲刚,副局长兼副政委常亮,副局长张天彪,纪检组长孟克。指挥中心、办公室主任杨天明也出现在会议室,他不是班子成员,只是负责现场做记录。
  从下午三*点开始,会议开了将近两个小时。会议由楚天齐主持,政委赵伯祥及各位副局长分别汇报了各自工作,楚天齐对局工作做了整体要求和指示。
  楚天齐的讲话,已经接近尾声:“同志们,我们要以维稳为重点,严厉打击和严密防范各种刑事犯罪活动,维护全县社会治安秩序稳定。要进一步加强公丨安丨行政管理工作,提高全县公丨安丨机关服务水平,加强执法监督考核,规范执法活动。要强化业务素质,提高执法质量,苦练基本功,努力建设一支业务精湛、素质过硬、充满战斗力的公丨安丨队伍。”停顿了一下,楚天齐看着众人道:“谁还有补充?”

  其实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会议马上就要结束,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就要宣布散会。局长问这句话,也不过是体现一把手对大家的一种尊重,并不能当真。往往这时候,人们一般都不会有什么“补充”,都不会去和一把手抢话。就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刚才已经在会上说了,如果实在想起了新的事情,也可以在会后向领导汇报或请示。
  日期:2017-03-03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