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2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退一万步讲,即使那些脱岗天数也是去办公了,那也不应该累坏了呀。那只是每一个公务人员的正常出勤天数,你才四十多岁,又自诩体质不错,应该不会累坏的呀。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只能说明你的体质不错完全站不住脚,只能说你的体质难以胜任工作。
  你说没有局长的指示,同志们都不知道怎么办,就更站不住脚了。在我没来之前,你一直暂时代理行政领导工作,赵政委一直代管着党务工作。现在我来了,把全面工作都接了过来,你无形中减轻了担子。局里还没有重新调整分工,你负责的是你多年分管的工作,按说应该得心应手,同志们也不应该不知道怎么办呀。如果真像你说的不知怎么办,那问题就出在你的身上,是因为你分管不力。如果你也不知道怎么办,那怎么没向我汇报?要么就是你没看到问题,要么就是你自以为是,把问题压下了,责任还在你身上。同样做为老同志,赵政委就没抱怨忙不过来,也没喊一声累,而是有事情及时和我沟通。

  我来到县局后,不论白天晚上,不论是否周末,都在加班加点熟悉县局工作,这是每个一把手到任新岗位后都会做的工作。虽然你工作多年,但你没有做过一把手,最起码没有做过正科级一手,更别说副处级了,不熟悉一把手的工作方式也情有可原。还有,我刚刚通知办公室,下午召开班子成员会,估计你很快就会接到通知吧。
  本来我没义务向你讲说我这些天熟悉工作的情况,但既然你问起来了,那我就说一说。回顾过去,了解以前的得与失,是为了借鉴和警醒,是为了指导当下工作更加有的放矢。我了解到,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在成立之初,主要是由部队同志转业而来,后来逐步充实了一些警校学员。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县局连续五年获得‘全省公丨安丨系统先进称号’,更有赵石柱、王满江二人获得‘全国优秀公丨安丨卫士’,获得省级荣誉的也有十七人,那五年是县局最辉煌的时代。从七十年代开始……”

  对方竟然对这些“陈年往事”如数家珍,曲刚也不禁暗道:这小子看来也是下了一些功夫的,是个有心的家伙。听着听着,他意识到了不对,姓楚这小子说到了近几年的事,还点出了几处失误,而那些失误都是自己在负责。于是,他赶忙插话道:“楚局长,过去的这些当然要总结、回顾,我们这些老同志当然懂,也一直在做。不过这都是为了面对当下,应对未来,最终还是为了解决现实问题。比如我们要按规矩做一些事情,比如我们要按规矩及时签批票据。”

  “本来今天我不想多提‘规矩’二字,本来有些事情想要给你自悟的机会,既然你非要揪着不放,那我就说一下。我到任那天,就讲过敬军礼的事情,就讲过下级见上级的规矩,可今天你并没有做。我不知道你是故意蔑视军礼,还是业务素质过差?权当你是一时疏忽,那今天就强化熟悉一下吧,请你按规矩来,你按标准程序做一遍。”说着,楚天齐向门口方向做了一个手势。
  明白对方要让自己做什么,曲刚楞在当地,气的呼呼直喘粗气。他心中暗道: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又是一个昏招。
  尽管觉得自己理亏词穷,但曲刚不甘心就这么向对方屈服,于是梗着脖子站在那里,就是不说话。反正现场也没领导在场,我看你能怎么样?
  见对方这个态度,楚天齐也不着急,就那样笑咪*咪的看着对方,一副气死人不尝命的神态。他倒要看看,谁能耗的起。
  看着楚天齐那个德行,曲刚真想骂娘,但他还是忍住了,紧*咬牙关,心里盘算着怎么办?
  在局长缺位这几个月,曲刚一直主持局里行政工作,充分享受了一把手权威。虽然赵伯祥名义上代管党务,但那也只是一个名分,实际权利都在曲刚手里。本来就对局长职位觊觎已久,市局又把权利交由自己掌管,这是推自己上*位的节奏。于是,曲刚加紧活动,并得到了相关领导支持,眼看着就要上*位,大功即将告成。
  不只是曲刚觉得局长位置跑不了,就连县局干警也是这么认为。无论从资历、经验、成绩看,曲刚都有优势,更重要的是好多人都没有争这个位置。这让人们觉得,曲刚做一把手是板上订钉的事,就差那一纸文书和一个宣布仪式了。
  谁知,原以为春节前就会宣布的事,却一下子推到了年后,直到初八上班,也没了动静。曲刚急忙向上面打听,得到的回复也是“再等等”。
  等着等着,有了动静。正月十五那天,有领导告诉曲刚,他的事可能黄了,听说新局长要从外地来,很可能是从兄弟市交流过来。听到这个消息,曲刚的心凉了半截,尽管领导宽慰“还没最后决定”,但他知道自己肯定是没戏了。经过痛定思痛,曲刚下了狠心:我当不上,别人也休想当好。
  在楚天齐正式上任那天,曲刚看到来的竟是一个胎毛未褪的后生,更加心里不平衡:这是哪个混帐领导的安排?也太的不拿我曲刚当回事了,难道我一个从警二十多年的老丨警丨察,还不如一个外行毛头小子吗?于是他憋足了劲,想要楚天齐好看。
  在曲刚发言时,借着市委组织部王处长的话题,他很自然的把“新兵”这个词挂到了嘴上,处处都是一副老革命的做派。他就是要以老卖老,就是要给姓楚的来个下马威,让姓楚的颜面扫地。
  谁让你不开眼,抢了老子位置呢?你不就是一个只有四年官场经历的生瓜蛋子?在老子眼里,你什么都不是,太嫩了,嫩的简直不能再嫩。正是带着这种心理,曲刚把对方看成了他手中的孙猴子,而把他自己当成了如来佛。于是,他傲慢的一口一个“新”字,还过分的把新局长和自己儿子相提并论。当他看到人们那种幸灾乐祸的表情,当他看到那小子难堪的脸色时,心里乐开了花,尽等着看对方如何灰溜溜走出会议室。

  不曾想,常打雁却被雁啄了眼。本来自以为用以贬低对方的“新兵”二字,却成了对方借势的着力点,成了对方不合时宜敬礼的遮羞布。这还不算,小兔嵬子竟然把老子绕了进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老子敬礼,以下属见上级的方式敬礼,真是在折辱老子。但是谁让对方说的在理,谁让人家现在是局长呢,再说了,还有市委组织部和县委领导在场,自己想耍赖都不成。于是,带着十二分的不愿意,曲刚向对方敬了军礼。

  从那次会后,曲刚觉得自己抬不起头来,觉得人们在背后对自己戳戳点点。他发狠,一定要报此仇,一定要把这个面子找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