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69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跟他不能理解陆羽这狗犊子凭什么会为了一个非亲非故的刘三爷,就要跟他不死不休一样。
  这他妈都是为了些什么狗屁玩意儿。
  公道?

  很值钱么?
  “六少,陆羽这个人,却是跟我们平时接触的商人政客不一样,他——他完全就是一条疯狗。”中年人无奈道。
  “捞人,捞个屁呀。不知道巡视组还在江海?尽快跟赵国庆和张老七撇清关系。这姓陆的就是认准了这点才把我们吃的死死,先由着他胡来吧,等巡视组一走,可能还轮不到我们动手,这小子自己就是死路一条。”赵长生冷声道。
  “是。”中年人点了点头,立马去处理善后工作,撇清赵六少系跟幽篁的关系。

  赵国庆和张琪被抓了,罪名是在场子里组织卖-淫和倒卖软-毒-品。
  是王凯警官带着一个行动队突然袭击去抓的人,证据链确凿,两人被分开关着了,就等审讯结束后,直接移交看守所。
  陆羽没有去见赵国庆,他去见了张琪。
  “张老七,你这两项罪名没法洗的,谁都救不了你,至少都是十五年大狱。你也别怪我心狠手辣,人做错了事情,总归要付出代价,你也甭指望赵老六会来救你,这种当口,他撇清自己还来不及,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不用我多教你吧。你进来了,你老母亲还在,娇妻和幼子还在,听说你这几年在外面飞扬跋扈,做了不少孽,得罪了不少人,想不想给他们留一条活路?”

  同样是没有监控的审讯室,陆羽递了一支烟给张琪,帮他点上了。
  “少帅,你拿着律法和公道来压我,我张老七无话可说。你要我帮你做什么,就能帮我照顾老母和幼子?”张琪直接问道。
  “有个人杀了三爷,用法律,我找不回这个公道。我想让你帮我弄死他。”陆羽直接说道。
  借刀杀人。
  很简单的伎俩,但是很实用。
  陈道藏曾经跟陆羽说过,浮生偷得半日闲是一种境界,他以前不理解,现在倒是深有体会。
  一个人忙太久了,就容易丢掉自己,适当慢下来,其实不是懒散,而是智慧。
  这几天,江海这座城市,无论明面上还是暗地里,都处在波澜不惊的状态。
  陆羽也无事可做,难得空闲。
  被苏氏给扫地出门,暂时还没想好做什么,便抓了安洛的壮丁,叫她带着去蹭了不少江海各所大学的课。
  有基础的,如《微积分》和《大学英语》,也有稍微高深一点的,如英文版《宏观经济学》和《逻辑学》。自然也有乏味的如《毛选》、《邓论》之类。
  大学生,在陆羽心中一直都是高山仰止的存在,譬如在《宏观经济学》课堂上,有个眼睛仔旁征博引、舌战群儒,把导师都唬得一愣一愣,更是让第一次听到“排中律契合法”、“换质位法”之类专业名词的陆羽惊为天人。

  结果下课后眼镜男搓着手红着脸跑过来问安洛要QQ号和微信号,惨遭拒绝之后,竟是狠狠剜了陆羽好几眼。
  搞得陆羽都无语了,妈拉个巴子,人姑娘不给你QQ号关我屁事呀,你这恨的木有逻辑好不好,同学你不讲基本法好不好。
  安洛听了扑哧一笑。
  然后陆羽就回过神来了,“安洛同学,你一定就是传说中的校花吧。我是不是得离你远一点,我怕等下莫名其妙被人打死。”
  安洛无奈了,说道:“陆哥,我是不是校花跟你离我远不远有什么关系?”
  “别人铁定以为咱俩是鲜花配牛粪呀,这种事情,肯定比较容易引起公愤。”陆羽正色道。
  安洛笑了笑,不笑了,问道:“陆哥,你真以为自己是牛粪?”
  陆羽点点头。
  “那你也是能滋润花朵那种牛粪。”安洛正色道。
  “可惜哟,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你说我这么好的一坨牛粪,怎么滴我媳妇儿就跑了呢?”陆羽叹声道。
  “陆哥,嫂子现在不在你身边,那不能说明你不好,只能说明现在的你跟现在的她,其实还没有到那种圆满的状态吧。”
  “这话说得有水品,有文化的姑娘就是不一样。”陆羽哈哈大笑。
  刘小刀死了。
  死在了看守所,被人用一根削尖的牙刷给捅死的。

  张老七干的。
  杀了刘小刀,还没有来得及拿方秀珠开刀,她自己就死了,也是死在了看守所。
  不是陆羽干的。
  而是赵长生干的。

  典型的卸磨杀驴。
  刘小刀和方秀珠一死,至少在证据链上,陆羽就永远没有办法将他赵六少跟刘三爷的死联系起来。
  对于这种做派,陆羽嗤之以鼻。
  找证据,那是丨警丨察才需要干的事情,他又不是丨警丨察,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收到消息的时候,陆羽正在机场等人,开得是一辆揽胜Overfinch猎丨枪丨版,市值500万左右,他肯定买不起,找江依依借的,没办法,是来接一个天字号的大虎人,这面子,绷也得绷起来。

  虹口机场。
  王玄策跟高长恭走出机场就看到了站在小坦克一样的揽胜前的陆羽,王玄策挥了挥手,陆羽连忙小跑过去,小心翼翼地递出去一根烟。
  高长恭接过了,陆羽连忙上前帮他点燃,然后接过他手里的行李,给放进了后备箱中。
  “高哥,住宿暂时安排跟我住在一起吧,房子大,也没外人,你要不习惯,住酒店也行,香格里拉还是锦江你随便挑。”
  路上,陆羽小心翼翼地试探。
  “陆少,你安排就行了。”高长恭冷声道。
  沉默了一阵,陆羽又问道:“那高哥,伯母安排好了没?”
  “我妈死了。”
  高长恭淡声道,沉默一阵,继续说道:“你给那一个亿,我全给换成了现金,在我妈坟前都给烧了,王玄策帮我烧得,烧了得有两个小时,妈的,人民币烧起来是跟纸钱不太一样。”
  陆羽擦了擦冷汗。
  一个亿,全给烧了。

  这个兰陵王,还真是个风一样的汉子。
  不过陆羽心里其实不心疼,已经给高长恭了,那就是高长恭自己的钱,别人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跟他有个屁关系。
  “陆少,我现在心情很不好,想砍人,听王玄策说你这里有挺多人让我砍,是不是真的?”高长恭继续说道。
  陆羽沉吟一阵,点了点头。
  “那你带我去砍。”高长恭冷声道。

  陆羽再次擦了擦冷汗。
  好在他真不愁找不到人给高长恭砍,刚收到的消息,巡视组在今天下午,已经撤离了江海。
  酝酿了这么久,是时候把一些个陈年旧怨,给一次性解决通透了。
  在解决苏氏三兄弟和陈琅琊之前,陆羽决定先把一些个三脚猫给一次性拾掇了。
  刘小刀和方秀珠已死,东安集团的所有权再无悬念,就是属于他陆羽的,那么一些个别有异心的货色,该清理的,就该快刀斩乱麻,一次性清理。
  东安集团陆羽能拿过来的东西不多,幽篁酒吧算半件,是真正来钱的买卖,结果被他自己把自己给举报了。
  还剩下三样。
  一个斗狗场,一个安保公司和一个运输公司。
  安保公司和运输公司都是正规生意,唯有斗狗场是灰色性质,是一个叫魏文海的在管。
  此人身份有些特殊。
  其一,他是刘三爷的拜把子兄弟。
  其二,他是西城大枭魏八指的亲弟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