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6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法官宣判结束。
  案子尘埃落定,方秀珠和刘小刀大获全胜。
  刘小刀冷冷一笑,走到陆羽面前,丝毫不掩饰眼里的得意和猖狂:“姓陆的,还不快把我堂妹还给我,要不然,告你一个绑架幼女。”
  陆羽淡然一笑,说道:“刘小刀,你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当然,我为什么不开心?东安集团所有权的官司,我过几天就找你打,我可以跟你保证,你会输得一无所有,我叔叔的一毛钱你都别想拿走。”刘小刀冷笑道。
  “按理说,你是应该开心,可是你开心的话,我就会很不开心,我不想很不开心,那就只有让你变得很不开心了。”陆羽正色道。

  “姓陆的,你是不是傻-逼,在这里跟我说什么绕口令,快把堂妹还给我。个神经病,你他妈有什么能力让我不开心?”刘小刀不屑道。
  “小朋友,我真的可以。”陆羽笑了笑。
  看着大厅的门口,也是时候了吧。
  早就说过,这官司他是赢不了,但赢不了,不代表就会输。
  大门被推开,在众人错愕目光中,一众刑警蜂拥而入,为首一个络腮胡子走到刘小刀和方秀珠面前,出示了拘捕证,冷声道:“刘小刀、方秀珠,我们怀疑你们两个跟一宗谋杀案有关,证据已经足够立案,跟我们走一趟吧。”
  说得自然是刘三爷的死。
  法官有些错愕,问道:“王警官,这是怎么回事?”
  王凯淡声道:“还能是怎么回事儿,侄子跟婶娘勾搭,谋害了叔叔,接下来还想谋夺叔叔的家产,我们这里已经有了差不多完整的证据链,这才直接来法庭上抓人的。”
  满堂哗然。
  刘小刀和方秀珠脸色大变,一个比一个惨白。
  尤其是刘小刀,先前还在云端,现在就是身心俱凉,冷彻心扉,瞬间跌入地狱。
  “你——你胡说八道,我叔叔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他破口大骂。
  “有没有关系,是司法的问题,我只负责抓人,刘小刀,你是要拒捕么?”王凯冷笑道。
  “这——”
  刘小刀站立不稳,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给我拷上。”王凯挥了挥手。
  立马几个大帽子蜂拥而上,将刘小刀和方秀珠拷上。
  陆羽淡然一笑,说道:“法官大人,因为刘西瓜小朋友的生母方秀珠卷入了一宗谋杀案,我方申请,暂时拥有刘西瓜小朋友的监护权,不知道符不符合既定程序?”
  “这个——”法官想了想,“当然是可以的,这又是另外一件事了,需要你方出具一下户籍资料、资产证明和收入证明之类,签署一下相关文件。”
  “当然,早就准备好了。”
  陆羽淡然一笑,提交了相关文件。
  然后走到刘小刀和方秀珠面前。
  “刘小刀,我再问你,你现在开心不开心?”他淡笑道。
  “你、你他妈——”
  “安静一点。”
  一个外勤狠狠给了刘小刀一下,他不敢骂了。
  “看,我就说吧,你会变得很不开心,而我——现在就很开心。”
  陆羽唇角微翘,温润中有了些料峭寒意,“狗男女,等着吧,我会亲手送你们下地狱。”
  一个自己最亲密的人,涉嫌杀害自己另一个最亲密的人,这对一个成年人来说,都是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更遑论对一个只有六岁的小女孩。
  陆羽觉得自己有必要跟刘西瓜聊一聊。

  车上,张小花开着车,陆羽跟小姑娘坐在后面,他挠了挠她的脑袋,还未开口,刘西瓜就说道:“陆羽哥哥,我没有事情的。你真的不用跟我说什么。”
  “真的不用?”
  刘西瓜嗯了一声。
  “好吧。”陆羽笑了笑,真的没有跟她多讲什么。
  就是觉得有些心疼,握紧了她的小手,发现略微冰凉。
  回到别墅,何良信已经在了,等着陆羽。
  叫夏晚秋牵着刘西瓜去午睡,两人到了书房,何良信直接说道:“小陆,刘三爷的死,确实跟刘小刀和方秀珠脱不了干系,但这事儿背后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赵家六少赵长生。凭我们掌握的证据链,只能叫公丨安丨局立案侦查,要定罪的话,就太难了,甚至连拘留刘小刀跟方秀珠都有些牵强,至于赵长生的话,有些话我不用挑明你也明白,我们国家的司法公正,对于这种真正的特权阶级来说,就是个笑话。”

  陆羽皱了皱眉头,问道:“何叔,没有办法找到更直接的证据么?”
  何良信摇摇头。
  “小陆,对面做得极为专业,基本上不可能留下太过明显的证据链,而且——”
  何良信顿了顿,叹声道:“若是把刘小刀跟方秀珠定罪,难免就会顺藤摸瓜牵扯到赵长生,这位赵家六少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依我看,他已经开始行动了,刘小刀跟方秀珠,估计在看守所待不到四十八小时就得出来。”
  “何叔,基本上能确定三爷的死,跟刘小刀和方秀珠脱不了干系吧?”陆羽沉声问道。

  “完全能够确认。”何良信点了点头,“那天晚上,是方秀珠提供的刘三爷行踪,然后刘小刀动的手,刘三爷完全没有任何防备就被阴了,幕后主使者自然就是赵长生。”
  “那就好。”陆羽眯起眼睛,“法律有时候确实很苍白,但法律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我也做不到。”
  “小陆,你是说——”
  “何叔,这事儿有劳你了,下面的事情,我来办吧。”陆羽笑了笑,具体怎么做,就没有跟何良信细说了,他还得去找王玄策商量。
  “还有,小陆,你叫我查的另外一件事情,倒是简单,幽篁酒吧的老板赵国庆确实跟那个叫张琪的混子勾搭着,做一些个不好的勾当,黄-赌-毒就占了两样,这事儿证据倒是好找,你是打算现在动他们还是先养着?”何良信继续说道。

  “养着干嘛?留着过儿童节么。”陆羽眯着眼睛,“这种祸害,能早点灭掉就早点灭掉,疥癣之疾而已。可以给王警官打电话,就说我陆羽再送他一件大功,叫元述哥暗处帮着去办吧,不能给跑掉一个。我去一趟看守所,对了,把那张琪给我留着,指不定我要他给我办一件大事。”
  何良信点了点头,转身出了书房。
  陆羽想了想,又打出去一个电话,是打给江依依的,电话里面就说了一件事情,甭管赵长生那边给了多大压力,必须得把刘小刀留在看守所,做事情,该雷厉风行的时候就要雷厉风行,不能虎头蛇尾半途掉链子。
  然后陆羽就赶往公丨安丨局,他打算去见一见刘小刀。
  看一看这个弄死了自己亲叔叔的货色,心肝脾肺到底是什么颜色。
  一间审问室,白色的灯光,白色的墙壁,甚至连板凳都是白色,衬托得后墙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字异常醒目。
  陆羽就坐在刘小刀的对面,眯着眼打量着他。
  凭他现在的能量,要在这种地方,见刘小刀一面,并不太难。
  监控已经关了,他有半个小时跟刘小刀聊一聊,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
  “姓陆的,你他妈这是在栽赃陷害,说我谋杀我叔叔,我看真正杀我叔叔的人是你吧。”刘小刀骂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