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10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十六号打开门,小张看见是一个小间,一张单人沙发放置在窗前,边上的茶几上有烟缸,正面是一大片落地的印有淡碎花的布帘,看不到墙壁。嗣后,她伸手撩开了帘子,原来后面才是被这片帘子隔开了的大里间,中央有按摩床,靠墙还有玻璃淋浴房。
  “大哥要做什么项目?”十六号看着小张,带着她固有的迷离。
  “前面不是说过的吗?做脚。”
  “哎呀,还是做个欧式油压吧,九十分钟才198块钱,消费又不高的喽,好不好嘛!”十六号望着小张,两只手的手指轻轻搭在一起,一副撒娇的样子。
  说实在的,从她在楼下足浴间门前的迟疑,以及后来又带小张爬上了水泥楼梯,小张已经在怀疑她不会是只想让自己做个足底,大动干戈只做足底的买卖傻子才会干。
  “好吧好吧,就听你的,反正人都已经被你带上来了。”小张摆出了貌似的豪爽。没办法,男人就是贱,死要面子再加轻骨头,特别是在女人发嗲的时候,而且小张也不缺这点钱。
  呵呵,十六号笑了。她随后关照道:“大哥你稍微等一下下啦,我去拿东西哦,再给你带杯水上来。”说完,迈着轻快的步伐噔噔噔下楼了。
  我靠,至于吗,不就是做个油压嘛,干嘛跑这么快,也不怕把裙子给扯裂了!小张暗暗觉得有些好笑。
  不一会儿,十六号捧着浴巾、按摩油和短裤等上了楼。
  十六号的手法果然很是了得,小张的头颈肩背经过了她的弹压拨捏,整个有了一种紧绷后完全释放的松驰。
  “大哥,你看上面这里可以了吗?”拍了拍小张的背,她问道。

  小张没有把脸从按摩床前端抬起,而是举起了先前垂在床边的右手臂,接着再伸出大拇指,并且夸张地接连上下摆弄了好几下。
  “呵呵,大哥真好玩,好玩死了!”十六号笑了,她笑出了声音,很得意。
  上半身的肩背按完了,工作重心当然是要向下半身转移。
  小张的心理和生理都真实地起了变化,他楚汉交界地带的肌肉开始了收紧,关键岗位的力量逐步得到了充实,朦胧之间,他突然好象听到了她正在轻轻说话的声音。
  “大哥,你这个地方做不做?”
  坦白讲,小张有了些刹那间的犹豫。

  但身体的暖流既已涌上心头,于是乎,小张点点头,十六号的手指继续在小张的“两弹一星”部位游走。。。。。
  后来,小张就等到了刀疤,刀疤是一个人来的,不过这一点都没有减轻小张对他的恐惧,因为小张看到了他腰间那鼓鼓的枪把,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你找到小婉的地址了?”刀疤抽着烟,冷冷的问。
  现在的小张已经穿戴整齐,他很清晰的说:“是的。我找到地点了。”
  “嗯,那好,现在就带我过去看看。”刀疤懒散的说。
  小张一愣:“我给你说地址。你自己去吧?”

  刀疤射来了冷冷的一瞥,说:“我希望更准确一点。你不会连这点小事都不想干吧?”
  面对这样的一个人,小张是没有太多的力量来抗拒的,他怕这个人灰色的眼神。
  犹豫着,小张还是点点头。
  第九百九十三章:叱咤风云
  等小张出来之后,才看到门口有一辆很普通的小车,好像是个小面包车,车上已经坐着三个人了,这三个人斗勇死鱼一样的眼神看着小张,看的他有点毛骨悚然。
  刀疤坐在了前面,说:“张秘书,你来指路。”
  小张嘴里‘嗳’了一声,就指点起来,车也一路往那个白天杨喻义去过的小区开去。

  这是一个低挡而管理混乱的小区,住在这里的人三教九流都有,门口的人也只是让每一个进小区的车辆交上5元钱,至于你是不是小区的人,车在小区停多久,那些都不是他们关注的问题了。
  小张指点着车在一个楼前停住:“就是这个搂,三单元4搂靠东的那户。”
  刀疤抬眼看了看上面,见那个小张指点的房子里还亮着灯光,不用说,小婉是在上面,上面房间里还有没有别人,刀疤是不清楚的,但这一点都不影响什么,多一个人两个人对刀疤来说也不成问题。
  “把车开过去,开到单元门口,铁蛋在下面车上警戒望风,你们跟我上去。”刀疤开始了前期的布置工作。
  这个时候,小张才觉察出有些问题了,自己不过是给他们说说地址,没想到他们现在就要动手,难怪他们让自己一个人在浴足堂里等了那么唱的时间,看来他们是在准备今天晚上的行动。那么自己怎么办,难道自己也要上去和他们一块动手不成。

  还没等小张想好这个问题,刀疤就冷冷的又说:“张秘书,你也一起下来啊。”
  “我。。。。。当初我们说好的,我就负责。。。。。”小张有点结结巴巴的说。
  没等小张说完,刀疤就拧起了眉毛,脸上浮现出冷涩的凶悍,说:“你不一起上去我们怎么叫的开门?你总不会让我们用丨炸丨药包把防盗门轰开吧。”
  “但是,我们的协议。。。。。”小张不想妥协。
  “闭嘴,屁的协议,我们要动手了,你不参与怎么可能,那我只好先灭你的口了。”
  坐在小张旁边的一个长相阴狠的男子就‘刷’的一声,从腰间摸出了一把匕首,刀锋在月色下泛着冷冷的寒光,那道寒光也就在了小张的脖子跟前。

  小张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独善其身了,只能和他们同流合污,否则现在肯定就会闹翻,这些人可不会对自己心慈手软的。
  叹口气,小张只好出了小车,苦笑一声,在前面带路了。
  这是一个老旧的楼房,有一层连过道的灯都没有,小张打开手机,照着脚下的台阶,一步步的慢慢的上爬,虽然只是到四楼去,但对小张来说,这几层楼趴的异常沉重,不是身体累,是心里紧张,走到这一步,小张有些麻木和伤感,今天自己已经成了名正言顺的犯罪同伙了,不知道自己的结果会怎么样?好像有人说过一句话,天恢恢疏而不漏,电视里也经常都是这样演的,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个例外,难啊。

  小张无助的,茫然的踉踉跄跄的走着,双目空洞无神,他无视身边的人,他觉得,自己一切都没有了,一切都没用了,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老天爷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残忍?这都是为什么呀?他心寒胃寒,苦水满肠,吐不出,吐不尽。。。。。
  楼梯总是有尽头的,何况这只是四楼,无法回避的现实就是小张已经走到了小婉的门口,他迟疑着,战抖着,心中一片迷茫,楼外有风,呜呜地响,从楼道的没有窗户的花栏里吹了进来,一轮下弦月像指甲痕一样摁在冥寂的夜空中,恰到好处地洒下一些若明若暗的月辉,刀疤的烟头在夜幕中忽亮忽灭。
  “叫门,就说杨喻义有急事找她。”刀疤也意识到这里就是目的地了。
  小张木然的摁响了门玲。。。。。。
  小婉在杨喻义下午离开之后,随便的吃了一点东西,百无聊赖之中,就早早的上床睡觉了,梦中小婉回到了家,在自家阳台上借着月光看不远处的大树和漫天的繁星。夏日的晚上格外清爽,凉风习习的。就在她把视线从星星转向地面的时候,她看到了一副令我头皮发炸的情景。在大树底下,一只黑色的猫竟然站起来小碎步的像在散步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