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10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夜色笼罩住了北江市,小张和那个上次那个找过自己的公丨安丨局的人也通过了电话,说他有重要的情况要见刀疤,对方让小张先到南郊的一个养生堂等待一下,自己会马上和刀疤联系。
  小张答应了,他不能不答应,不仅他上次收了对方的钱,而且他也为自己的生命和前途在担忧着,说道前途,小张的心情是很复杂的,这几年来,自己呕心沥血,小心小意的伺候着杨喻义,过去每当自己望着自己超常工作所凝结的累累硕果,心中的光荣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然而,没等到过足自豪瘾,情况就发生了另一种决定性的变化,杨喻义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自己想要对之忠诚的人了,他忽略了自己的存在,更为可悲的是,随着华子建的势力壮大,杨喻义显然已经成落日余晖,但小张却无法来摆脱杨喻义强加给他的烙印,好几次自己本来可以下去掌控一方的机会,都让杨喻义浪费了,现在自己的未来已经飘渺不定。

  禁锢于小张心头的绳索,结不开,挣不脱,很多时候,凄美是主题,高尚和卑鄙,都是个人的行为,又往往只是一个念头和想法铸成的。很多事情基本没有什么原则,分不清谁对谁错。就如同乱世中的英雄,谁好谁坏?奸雄也好,枭雄也好,尽管高调唱的是:莫以成败论英雄!可失败了的英雄和狗熊又有什么区别?还不是任人践踏辱没。世间有几人能如似乐不思蜀的刘禅精明,去做个快乐的狗熊。而南唐李煜则是个吟唱忧伤歌曲的狗熊,唱什么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自作自受。

  有一种传说中的思绪叫做哀伤和惆怅,此时的小张,心中大概正是弥漫了传说中的它们。小张也知道,寂寞是不好的,惆怅也是可耻的,他决心要驱散它们。
  在路灯下的马路上漫无目的地行走,急驶的车辆不断地经过身边,稀疏的人流也不时擦肩而过,小张心里难以名状的痛楚久久不能平息,心不在焉的小张,还是到了和刀疤约会的地方,在一盏霓虹灯的闪烁下,它绿色的光亮映衬了“道轩养生堂”五个大字的璀璨。
  “应该就是这家吧?”稍作犹豫后,小张对自己说道。
  “道轩养生堂”的正面是两扇黑漆漆的木质大门,大门中央镶嵌了宽大的透明玻璃。透过玻璃望去,门厅的左边靠墙摆放了一张长沙发,正前方是一尊被塑料蜡烛和水果环绕的文关公,左边则是高至胸口的吧台。虽然门厅被日光灯照得煞是明亮,但小张在门外依旧没能见到室内的人影。
  他试探着推开了大门,大概是铰链的转轴声惊动了吧台后的women,一张年轻女人的脸伸出了吧台。走近一看,该女不仅体态臃肿,猩红妆的涂抹也很是浓烈,让人恍觉她是猩红热的重症患者。在猩红热的外侧,另有一女,她的穿着倒是比较端庄,估计是这家店的老板娘。
  “先生,想做什么项目呀?”老板娘起身走出吧台,她满脸堆着笑,竭力以亲和掩饰内心的如饥似渴。
  “做个脚吧。”小张随口答道,毫无疑问的说,刀疤现在还没有到来,他应该是深夜才出现的鼠辈,甜美与完全黑尽,他绝对不会出洞。
  “哦”小张的回答让老板娘脸上的笑意霎时消褪不少。
  然而,生意人就是生意人,心理素质足够过硬。不一会儿,春风重新飘荡在了老板娘的脸上:“好的呀,我们这位技师做脚做得老好的哦!”一边说,她的手一边还指向了身边的那个猩红热。
  听到老板娘的召唤,猩红热女人紧忙抬起魁伟的身躯,她绕过外侧的椅子,风一般地来到了小张的身边。当然,她带来的风超重,还伴着一声声粗壮的喘息。
  毫不理会老板娘的话茬,也不顾及身边猩红热女人的期盼,小张扭过了头去,眼睛直盯着墙上的价目表,表情木然。一片寂静里,他的背部可以感应到老板娘鄙视的目光,她一定是在心里诅咒小张这个只肯花五六十块钱捏个脚还挑三拣四的烂人。
  小张可不管,他本来就是一个挑剔的人,就算是休息和等人,他也需要的是养眼的放松,他几乎想要现在在联系一下,换个约会的地方,好歹自己也是堂堂的市长秘书,到这样的地方,多少让小张感到有些掉价,何况还是这样难看的一个小姐,就在小张转念之间,耳边却是传来了老板娘的叫喊声:“十六号,十六号”。
  “哎,来了啦。”一个年轻女孩带着她悦耳的清脆,也带着她高频的小碎步,风一般地拐过了弯角,轻盈地飘到了小张的身旁。一米六左右的身高,二十多岁的年龄。女孩上身套一件藕黄色t恤衫;她长了一张小巧的瓜子脸,面容肯定算不上是非常的漂亮,但却比较合小张的眼缘,尤其是她的一双眼睛,散发了迷离的楚楚忧郁的眼睛。
  “先生,你看这个小妹怎么样?”老板娘问,善于察言观色的老板娘已经发现了小张的郁闷,虽然这不是个大生意,但挣一点算一点吧。
  小张迟疑了那么几秒的时间,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既然这个女孩还看的上眼,那么就不换地点了,小张的嘴角有了一丝微笑,随后点了点头。差不多了,以小张行走江湖的经验,十六号应该是老板娘压箱底的东东,猩红热女人只是老板娘欺生的劣质产品,生意人大多是这个德性,就像我们去购买房子,好户型的总是没有,但实际上等差一点的户型卖完了,好户型也就出现了,当然,能言善辩的售楼小姐会告诉你,这是过去别人定下的,只是现在那个人生意做垮了,刚刚退回来的一套。

  接下来自然是十六号在前面带路,小张尾随其后,从前厅拐过弯角,前方是一条走廊,走廊的两边有几处敞开着房门的足浴间。经过其中一间的门前,十六号探头向里张望,小张估计应该就在这间。
  但是,经过了刹那间的迟疑,十六号却是选择继续前行,一直前行到了走廊尽头的拐角,这是一处近二十级的向上水泥台阶。
  “大哥你慢点。”刚迈上台阶,十六号就突然停下脚步,她侧转身来关照道。
  呵呵,报以感激的微笑,小张示意她继续上行,并且行走时和她隔开了一些距离。
  也许是意识到了自己登楼梯时样子的怪异,也许是小张长得比较帅的关系,在登上这短短近十级台阶的过程中,十六号多次回过头来,以她盈盈的笑和楚楚的迷离,数度与小张眉目传情。
  说实话,小张一般喜欢大眼睛的姑娘,直勾勾、水汪汪,能摄人心魄,还让人心旌摇荡。但话也要说回来,十六号不算大的眼睛里也自有一番其他的滋味。十六号眼睛的重点在于迷离,因为迷离,让你分不清是哭还是笑;也因为迷离,让你找不到聚集点,加之小张镜片后有些近视的眼神,恍惚间,置身于山花烂漫!
  跟着辛苦的十六号爬到了二楼,她又不辞辛劳地带小张登上了一段木质的楼梯,最后到了复式建筑的夹层,独立的只有一扇门的楼层。
  独立的一个夹层,单独的一扇房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