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2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说做为一个财务中专毕业生,又有着十一年财务工作经历的人来说,这个规矩是再简单不过,贺敏不应该不清楚。可自从楚天齐到任后,她竟然一次都没来汇报工作,也没有把报表送来。一开始那几天,楚天齐也想找财务了解一些数据,他认为对方怎么也该主动过来,就一直等着。可是都这么长时间了,对方根本就没有要来的意思。楚天齐意识到对方对自己的轻视,于是他记住了那个女人,倒想看看她难道永远也不来。

  今天贺敏倒是来了,可是一进门就想质问自己这个局长,还扣上了“影响局工作、影响财务做帐的帽子”。好啊,既然你不识好待,那我就教教你。于是楚天齐才批评对方不懂规矩。说实在的,现在楚天齐刚到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并不想拿财务部门开刀,但适当教训一下对方,让她知道一下规矩还是很有必要的。
  就在楚天齐暗道贺敏“不懂规矩”的同时,在同楼层另一间办公室里,一个男人也在说着同样的话:“不懂规矩?我看是他姓楚的不懂规矩。”说着,右手拍在桌子上,然后他对着站立当地的女子道:“好啊,他要就给他送去。”
  “好的。”女人答应一声,走出了屋子。
  将近十一点的时候,贺敏送来了上年度财务报表,也送来了本年度一、二月的报表。
  楚天齐没有多说什么,只让贺敏把报表放下。待对方出去后,他翻了一会儿报表,开始拨打电话。
  通话刚接近尾声,就传来“笃笃”的敲门声,楚天齐和对方说过“就这样”三个字,挂断了电话。
  “笃笃”,敲门声很急促,而且也较重。与其说是敲门,不如说砸门更形象。楚天齐不禁眉头一皱,旋即意识到是谁,心中暗道:终于来了。
  敲门声越来越重,渐渐变成了“咚咚”声,估计整个楼道都能听到了。楚天齐眉头皱的越来越厉害,然后忽然舒展开来,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
  “进来”,在说过这句话后,楚天齐目光投向门口方向。
  “吱扭”一声响起,一个人带着风声走了进来,直接到了局长办公桌前。粗声粗气道:“那么多票据没报销,同志们都反映工作没法做了,要不是我压着,早都来找你了。”然后语气一缓,“你没做过一天丨警丨察,不知道警务工作的特殊性,这是要误事的,要误大事的。同志哥,做什么事情都要讲规矩,不但要下面同志们讲,我们做领导干部的更要讲。”
  这话听着看似为对方着想,实则是在奚落楚天齐,奚落他是外行,奚落他压着票据不报,更是用“规矩”二字讽刺他。在一个小时前,他可是刚说过贺敏“不懂规矩”的,这个人分明是在为她找面子。听到这些奚落,楚天齐没有怒容满面,反而冲着对方一笑。
  这笑容可以理解为不屑,可以理解为责怪来人小题大做,也可以理解为麻木不仁,反正笑容里面的内容很丰富。

  来人分明从笑容中看到了蔑视,顿时火气更甚。心中暗道:跟我儿子年岁相差无己,牛什么牛?然后老气横秋的说:“楚天齐同志,我以一个老兵的身份,以一个县局老人的身份提醒你,不能再这么浑浑噩噩,不能再这么不作为了。否则会出事的,会令上级对我们失望,也会令社会对我们失去信任的,好不容易形成的大好局面就会毁于一旦。”
  真是越来越上纲上限了,楚天齐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却也没想到对方说话这么过分,竟然这么不拿自己这个局长当回事,也不禁胸中腾起怒火。
  忽然,楚天齐听到外面有杂乱的脚步声,尽管声音细微,尽管尽量放轻脚步,但他的耳力异于常人,还是捕捉到了。他不由得向门口瞟了一眼,注意到屋门是虚掩着的,再联想到来人气粗的表现,明白这是对方故意要的效果。恐怕在来人进门前,已经让好多人知道刚才要有何表现了。
  想到这一点,楚天齐把怒火压了下去,再次换上笑容:“曲刚同志,我不明白,不明白你刚才的说辞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曲刚语气很惊讶,随即见怪不怪的说了句“也难怪”。然后蔑视的“哼”了一声,那意思很明确:你本来就是外行嘛!
  见楚天齐没有回话,曲刚接着道:“今天已经是三月二十二日,从你上任那周算起,正好是两周时间。在这两周里,别人都忙的屁*股不挨地儿,可是你却几乎没出过办公室。当然这话也有点绝对,吃饭还是要出去的。已经半个月时间,你没有参加一次会议,更没有召集一次会议,就连最应该召开的班子成员会都没召开。到现在为止,竟然还有班子成员没和你对过话,更别说普通警员了。
  现在同志们都有意见了,都说新局长每天就知道坐办公室学习那些资料,还说这里是公丨安丨局又不是警校。他们的说法虽然也有一些道理,但也多少有些偏颇,我就教育他们说,局长刚刚入行,总得有适应的过程呀。他们又说,那还不如到警校速成班培训几个月,最起码还能学的更全面一点,总胜于这种闭门造车,总胜于纸上谈兵。
  虽然同志们的说法有些不中听,但也是好心,因为公丨安丨工作毕竟专业性很强,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只是现在你一直在‘闭门只读圣贤书’,而‘两耳不闻窗外事’,同志们可就累苦了。按说我的体质在全局都算不错的,也快有点吃不消了。你这一直就没有什么指示,同志们都不知道怎么干了,照这样下去,局里非乱套了不可。”
  “曲刚同志,就这些?还有吗?”楚天齐反问,“不妨一块说出来。”
  曲刚心里话:哟,装得倒挺淡定,不过我还没想好。便说道:“暂时就这些。”
  “既然你说完了,那我就来回答你这些问题,看看你的这些说辞能不能站住脚。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先把你的说辞简单总结一下。你刚才说的这些,无非就是要证明所谓的‘新局长不作为,不懂规矩’。为此,你举了报票的例子,你又说我不了解情况,只知道在屋里啃资料。你还说你们累的吃不消,同志们也不知道怎么干了,还说照此下去,局里会乱套等等。”说到这里,楚天齐问了一句,“是这些吧?”

  曲刚点点头:“差不多吧,也不全是我说的,是同志们说的。”
  楚天齐眉毛一挑:“好,那我就回答你,逐条回答你,不过回答顺序未必是按你的。你说你快累不消了,那我就真得怀疑你的体质了,我从三月八号到局里,到今天正好两周。据我所知,你连续两个周末全部休息,十四天中你一共休息了四天,这就剩下了十天时间。另外,上周三你整天没来,这周二整天没来,上周四、周五又连着两个下午没来,这些天算起来就是三天,你平均每周只到岗三天半。

  你可能要说自己出去办事,但即使办事,也应该向上级领导汇报一下的。再退一步讲,出去半天的时候,可能是事情紧急,没来得及说,但整天脱岗,你总该向我汇报一下吧。每周只到岗三天半,其余上班时间都脱岗,你却说忙不过来。别人信吗?你这说法站的住脚吗?
  日期:2017-03-02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