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68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董忠红知道,肖平湖和他一样,明年都要正式退休。和他还想折腾出一番大局面的想法不同,肖湖平就是抱着一副与人为善的老好人的心态,谁也不得罪。这次虽然他强行把肖平湖拉过来了,但是休息肖平湖这个法政委书记直接和包飞扬起冲突,所以今天这一场大戏,唱主角的还是自己啊!
  “包飞扬同志,市政协接到群众举报,市丨警丨察局干警队伍中存在滥用职权违法办案,甚至充当犯罪分子保护伞的行为。”董忠红面容严肃地开口说道:“我今天和肖书记过来你办公室,就是想了解这一方面问题的。”
  “呵呵,董主席,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可以不可以挪动一下你准备的身躯,把我的座位给让出来呢?”包飞扬淡淡一笑,冲着董忠红毫不客气地做了一个请你让开的手势。
  “你这是什么态度!”董忠红不由得勃然大怒,拍着桌子叫嚷道:“我作为一个老同志老领导,坐坐你的椅子又怎么了?”
  也无怪乎董忠红反应如此激烈。自从他担任枫林市副市长起,就养成了这样的霸道作风,只要到下面视察,也不管是什么人的办公室,必然是当仁不让地抢着主位而坐。虽然说有些干部对他这种霸道的做法有意见,但是随着他的地位水涨船高,从普通副市长变成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下面那些非议声不满声就一扫而空,再也没有传出来过。虽然说他现在从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上退到政协担任常务副主席,权力大不如以往了,但是也从来没有想到,他有一天会被人指着鼻子让他把座位让开。

  包飞扬见过多少大风大浪,又怎么会怕董忠红这种装腔作势的做派?他冷冷一笑,说道:“董主席,你如果是作为私人身份来我办公室喝茶聊天,别说你坐我的椅子,你就是坐在我的桌子上也没有关系。但是今天不是,你今天是来谈工作的。既然是来谈工作的,那么你就得让开,让我坐在我的位置上,这样我才方便向你和肖书记汇报工作,对不对?”
  “你你你!真是岂有此理!”董忠红被包飞扬噎得说不出话来,气哼哼地一甩袖子,离开包飞扬的座位,到斜对面的沙发上,和肖平湖坐了一个并肩。
  包飞扬等董忠红坐好,这才好整以暇地回到办公桌后面,慢条斯理地从办公桌上的纸巾盒子里抽出一条纸巾,仔仔细细地把自己的办公椅擦拭了一遍,然后把废纸巾团成一团,随手一扔,废纸巾就准确地飞到了两米开外的垃圾篓里。
  这不是明显地嫌弃自己脏嘛!
  董忠红被包飞扬的动作气得太阳穴突突突直跳,差点又跳起来和包飞扬干架。只是想起他今天来的目的,只有不住地做着深呼吸,强行将自己要跳起来的冲动压了下来。

  却不想包飞扬上下打量了一下擦拭过的办公椅,轻轻摇了摇头,似乎对自己的工作成果很不满意。然后又抬手抽出了一条纸巾,开始对自己的办公椅进行第二次擦拭。
  他奶奶的王八羔子!
  真他娘的不能忍了!
  这个小王八犊子竟然敢擦第二遍!
  “包飞扬,你这是什么意思?”罗丰城自然不能看着老领导一再受辱,跳出来质问包飞扬道。
  “什么什么意思?”包飞扬一脸无辜地望着罗丰城,仿佛真的不知道罗丰城再问什么一般。
  “你……你……你……”罗丰城本来觉得自己挺理直气壮的,但是一开口连说了三个你你,这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理直气壮。
  吭哧了半天,罗丰城才问出了自己的问话,“你你,你为什么要不停地擦椅子,你这样做究竟是什么意思?”
  “哦,你问我为什么要擦椅子,而且还擦了两遍,是不是?”包飞扬轻轻一笑,望着罗丰城。

  “对,你为什么要擦椅子,而且还擦两遍!”罗丰城说道。
  “原来还真是这个意思啊?”包飞扬轻轻一笑,看了看罗丰城又回头看了看一脸猪肝色的董忠红,耸了耸肩膀,轻声说道:“很简单,因为我有洁癖……”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直接杠上
  我!
  有!

  洁!
  癖!
  董忠红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当场喷出来!
  自己作为一名枫林市的老领导,堂堂的正厅级干部,坐坐谁的椅子,可以说是给谁的面子,是他们祖上烧过高香,祖坟冒了青烟,才能够有此殊荣,对不对?
  可是他奶奶的熊,今天自己坐了坐包飞扬的椅子,竟然被他嫌脏!

  不能忍啊!
  真的不能忍!
  “包飞扬!”董忠红用手指着包飞扬,气得浑身直发抖。
  “怎么了,董主席?”包飞扬又取了一张消毒用的湿纸巾,把自己十个手指都仔细擦拭了一遍,这才好整以暇地稳稳坐在自己的皮转椅上,用一种十分无辜的眼神望着董忠红。
  “你这种行为,是对枫林市整个老领导老同志的侮辱,我会向之超同志和青华同志汇报的。有必要的话,我也会向期田同志和毕恭同志汇报的!”
  “没问题呀!董主席你尽管汇报!”包飞扬轻轻地耸了耸肩,“我也正好想听听省委领导们和市委领导们向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擦拭一下自己的椅子,就变成了对枫林市整个老领导老同志的侮辱。”

  一句话又把董忠红噎得直翻白眼。他这才发现,要想斗口的话,他还真不是眼前这个年轻的丨警丨察局长的对手。他本来也就是拿向省领导市领导汇报来威胁一下包飞扬,难道他还真有脸去把这样的事情去向叶期田、管毕恭和张之超汇报吗?到时候这些人问他,老董啊,包飞扬擦椅子为什么就是对你的侮辱?难道他还能够回答说因为他抢了包飞扬的椅子坐吗?他的目的呢,就是把这几尊大佛搬出来,吓唬包飞扬一下。谁知道包飞扬年龄虽然小,官场经验却贼******丰富,一眼就看出来自己是虚言恫吓,竟然一点都不害怕。

  看着董忠红下不了台,肖平湖坐在一旁也有点于心不忍。不管怎么说,董忠红和他一样,都是明年要到站退休的老同志了,让自己和老董同仇敌忾做不到,但是同病相怜的心情还是有一点的。
  “好了好了,咱们不谈题外话了。”肖平湖站出来打圆场,“董主席,坐下来,咱们还是先谈工作吧。”
  董忠红做出一副宽宏大量的模样,坐回到沙发上,嘴里还叫嚷着:“行,老肖,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和他计较!要不然……”
  我了勒草!

  肖平湖真想一个巴掌抽到自己嘴上!
  自个儿真是犯贱啊!明明是帮董忠红下台阶,最后却成了他给自己面子,自己欠他一个大人情!
  早知道这样,自己刚才开什么口啊!就让老董站在那里被包飞扬当场噎死算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